廖容嬋 是國際攝影賽事的常勝軍,今年法國PX3攝影大賽在非職業組共獲得了2銀3銅4榮譽獎。不過她本質上其實是位藝術家,攝影只是她創作的媒材之一,也因此不同於我們常見的晨昏夜景、人像寫真或旅遊紀實等攝影題材,她的作品有些較為抽象,甚至深入到到心靈及哲學的層次,訪談中她也和我們分享了關於 裸體藝術 的觀念釐清,一起來看看吧!

 

廖容嬋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畢,主修藝術史、藝術評論,副修繪畫創作。於東華和慈濟大學等大專院校兼任講師,教授攝影與藝術創作。得獎經歷包括法國PX3攝影大賽、美國IPA攝影大賽、美國B&W雜誌黑白單張影像年度大賽等賽事,至今已累積超過93幅作品得到國際大獎。

 

 

Q1. 你是如何開始接觸攝影的呢?請談談你的攝影經歷和精神。

我從大學時期就開始玩底片機,用的是我父母的結婚紀念物老古董機。後來在北藝大念研究所時曾經跟阮義忠老師學習過暗房影像沖洗,技術忘得一乾二淨,但阮老師那強調以攝影來彰顯人性尊嚴的理念卻深植我心。開始轉玩數位相機是近幾年的事,因為考量到底片保存不易的問題,只得跟趨勢妥協。一開始是為了拍舞蹈,那是我到目前仍鍾愛的題材,還有為了假借攝影之由到處遊山玩水。相機在當時充其量只能算是我的記錄器具,開始成為創作工具來表達自我思維與情感則是最近兩年的事。

攝影對我而言,是表現個人情感與思維的載體,希望將純藝術(Fine-Art)的美學養分注入攝影範疇中,讓攝影不再只是停留於技術與記錄之層面。我什麼題材都拍,隨心隨興,只要有感動就按下快門,享受拍照當下的喜悅。有時攝影是與自我內心對話的過程,如同禪坐的效果,濾掉煩惱與心靈雜質、觀照本心、明心見性。我不為比賽不為特殊目的而攝,比賽只是肯定自我程度與實力的方式之一,得獎只是享受攝影過程的副產品,也因不自我預設目標,不自我設限,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我認為因興趣而創作,創作生涯才能持久。

 

Q2. 過去接觸攝影創作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經驗可以和我們分享?

攝影應該是一件快樂的事,而攝影過程的快樂就是最大的反餽,若為了參加比賽而攝影,或執著計較輸贏得失,無疑是捨本逐末。

 

Q3. 參加國際攝影比賽的緣由為何?

創作一定要藉由分享才能獲得真正的滿足與快樂。一開始是在網路blog與Facebook與朋友分享,但獲得的正面回饋並不多,大多是習慣性或捧場性地按讚,又或許是因為我的作品是反應個人思維與情感,不具有取悅觀眾眼光的特質,因而有點曲高和寡之嫌。為了肯定自己的實力,也為了取得伯樂的共鳴,我一年半前開始參加國際攝影大賽(主要是純藝術類別),幾乎每投必中,不但得到國際專業評審人士的肯定,作品又能在國際觀眾眼前曝光,一舉數得。

 

▲2014 PX3 Advertising-Beauty / Fashion (Silver) - Zero-gravity Dreams

▲2014 PX3 Advertising-Beauty / Fashion (Silver) - Zero-gravity Dreams

▲2014 PX3 Advertising-Beauty / Fashion (Silver) - Zero-gravity Dreams

▲2014 PX3 Advertising-Beauty / Fashion (Silver) - Zero-gravity Dreams

▲2014 PX3 Advertising-Beauty / Fashion (Silver) - Zero-gravity Dreams

 

Q4. 談談本次得獎作品Zero-gravity Dreams和That Creature的發想與緣由?

無重力的夢(Zero-gravity Dreams) 

這系列水中攝影作品的技術層面頗高,動用了至少六盞電影拍片用人造燈,加上反覆的燈光效果實驗,來營造合適的光線氛圍。模特兒需諳水性,拍攝者需掌握千鈞一髮的快門機會,才能拍出心中想傳達的畫面。為了與坊間常見的商業廣告式水中攝影作品有所區隔,我試圖以藝術美學手法來呈現此主題。欲營造出一種神秘的、詩性的、迷離夢幻的、超現實的氛圍,同時兼具戲劇般的光影效果、古典繪畫中的溫暖色調與鮮明對比,帶有點巴洛克時期畫作與超現實主義畫作的況味,特別是向我所心儀的幾位藝術大師致敬:卡拉瓦喬魯本斯達利

 

所謂的創造物(That Creature)

這系列作品是延續我在2013 PX3獲得銀牌獎之得獎系列作品 《禁錮的靈魂》(Imprisoned Souls) 之主題,主要是在探討人性的可卑與可貴之處:相對於神,人類具有弱點、會犯錯,常被源自本能的慾望與衝動所驅使,靈魂被軀體束縛著,不得自由;但相對於動物,人類具有可貴的理性與靈性,藉此得以超脫肉體的桎梏,奔向自由,往神性前進!

因此,這系列作品意圖呈現出人類靈魂在慾望(原始的獸性)與理智(神聖性)之間不斷拔河的煎熬狀態。我想表現的是做為一個人的總總真實情感,不一定是要唯美取悅人目的畫面。憤怒、痛苦、妒恨、驚懼、絕望.....等等,都是身為「人」才能體悟的珍貴情感,亦是一種存在的證明方式,缺少了這些陰暗面,就無從襯托出光明的美好。

這系列作品皆是運鏡之妙的成果,畫面的形成一氣呵成,幾乎沒有經過影像軟體後製加工。彷彿延續了油畫時的直覺塗抹習慣,只不過,這次的畫筆是相機。我認為攝影的最珍貴處,在於捕捉住「偶發性」瞬間,因此,個人不大喜歡「全然」利用繪圖軟體來刻意經營之影像,那已脫離了「攝影」的本質與真諦,應該歸屬於「數位媒體影像創作」之範疇。

 

▲2014 PX3 Advertising-Self-Promotion (Bronze) - That Creature

 

Q5. 參賽作品的拍攝過程,有沒有什麼感到最難忘或印象最深刻的事?

每一個拍攝的當下都是難能可貴,都是活在當下的最佳映證。人生無常、瞬息萬變,願用相機來凝瞬每個飛過眼簾前的美好,並將之化為永恆。我的拍攝除了場景因素的控制之外,對於拍攝對象通常都無事先預期與安排。當自主性對象的靈魂與情感釋放之際,我用直覺感受與共鳴的心律,啟動觸發快門的身體反射機制,因此,每次的拍攝成果,都是一次驚喜,無法如法炮製。而意義的產生通常是當下頓悟或事後加諸賦予的。我享受即興創作過程的神秘性與偶發性,沒有參照的美學原形,沒有固定的語法與形式框架,放空中湧現的靈感,或許無法符應固著的認知判斷或審美型態,卻或能羅致更多的可能性。

 

Q6. 參賽作品的挑選及排列,是基於怎麼樣的思維和想法?

挑選組作時應考量到作品之間彼此的呼應關係與整體均衡感與張力效果。每一幅作品應該讓主題的整體語彙更加完整,彷彿一篇文章的起、承、轉、合,若任一作品有畫蛇添足不必要之嫌,則應捨去。

 

Q7. 藝術相關背景對你的攝影有怎樣正面或負面的影響嗎?

我覺得攝影跟練功一樣,基礎功紮實,就能事半功倍。我的基礎功秘訣就是「構圖美學」,這個馬步我已蹲了十餘年,因此對畫面的掌握能力駕輕就熟,成為我的優勢之一;此外還有感性能力與理性哲學深度思考之長年培養,都有助於日後我在攝影上的創作表現。

至於裸體藝術攝影,我亦著力於人體繪畫研究長達十餘年,對人體的生理構造、心理狀態、光影佈局、曲線美感、肢體語彙之體察,培養出一定的敏銳度,較為得心應手。

或許因我過去嚴密的學院美學訓練與藝術評論背景,對藝術型態有著更寬廣的認知與理解,我不喜制式的拍攝手法與觀念,只是在拍攝過程中不斷地實驗、不斷地嘗試更多的可能性,我相信,走出窠臼,才能另創新局。

 

▲2014 PX3 Advertising-Self-Promotion (Bronze) - That Creature

▲2014 PX3 Advertising-Self-Promotion (Bronze) - That Creature

▲2014 PX3 Advertising-Self-Promotion (Bronze) - That Creature

 

Q8. 你的作品有些比較抽象,而藝術或裸體相關的攝影在台灣仍是非主流,能不能談談你的想法,也幫我們介紹該如何欣賞這類型的作品?

國內對裸體藝術的觀念與想法相對偏向保守,深受倫理道德約束,反觀國外,思想則較為開放,接受度亦普遍較高。其實裸體不等同情色,在此為大家做簡單的觀念釐清:

有關「赤裸(Nakedness) / 裸體(Nudity) / 情色(Erotica) / 色情(pornography)」之個別定義,在藝術史與藝術評論中已有明確的釐清,「赤裸」(Nakedness)代表了揭露真實自我內在,是具自主性與自覺性的主體;「裸體」(Nudity)是在藝術史中對女性形體的呈現方式,儘管有「美」的形式包裝,但仍普遍具有迎合男性觀看者之傾向,而被拍攝者通常亦不自覺地去迎合男性的觀看方式,將自我當成一展示品;「情色」迎合男性觀看慾望之程度更高;而「色情」則以完全脫離了藝術的範疇,將女性身體物化成男性的洩慾工具,甚或迎合消費市場機制。這百年來大多數的裸體攝影都是以迎合男性觀看慾望的方式來呈現。

我的作品屬於「赤裸」(Nakedness),是有自覺、靈魂的作品,是用「透明」、「中性」眼光來呈現真實,展現自我與全人類精神靈魂狀態,非為取悅男性視覺神經,更與物化女性身體無涉!我不是一名女性主義者,因為我創作時從未意會到我是名女性,也不為挑戰霸權,只是一個純粹中性的靈魂體,我大多數的作品其實是反映全人類集體靈魂狀態,不侷限於為女性發聲。

我欲將多年來著力於人體繪畫的研究心得,帶到攝影領域中,不僅為找尋人體的原始美感密碼,也為揭露皮相底下潛藏的人性、慾望與精神意志。我的作品中的人物大多沒有可供辨認的面貌或五官,因我想呈現的不是特定的形體表徵、不是紀錄個別身份的肖像,而是表達一種屬於全人類的共同象徵身份與心理特質。

 

Q9. 未來有沒有想挑戰什麼樣的主題?下一次PX3會不會考慮投稿職業組的類別?

我不大會去刻意探討某個現今正受爭議的議題,因為任何議題都是短暫性質的,如同流行物一樣,會隨著時間而逐漸被稀釋與遺忘,消逝在藝術史的洪流中。我對本質性、哲學性與普遍人性等的主題比較感興趣,希望將世間的無常凝瞬,萃取出永恆元素,並注入一種優雅如詩的姿態。

我戀「經典」。我心目中的經典,是其核心價值不隨著時間之推進有所磨耗,反而與時俱增者,其或能彰顯人性之種種可貴價值,或能喚起人類內心的共同情感與集體潛意識,不因時空異處而不被理解。有時經典是靈感的泉源及創新的出發點。我想藉由不斷試驗,來打破形體的疆界,讓不可看見的(如:感覺、氛圍、形而上現象、禪.....)被看見,將有形轉化為無形(如:從具象轉為意象,甚至抽象)。

若稍微花心思去觀察,您會發現職業組別得獎作品的水準不見得比非職業組別高,這完全是一個迷思,只是名稱似乎較好聽而已。比賽規章上明確說明,若是你主要是以攝影維生,則報名職業組,反之則報名非職業組,並不代表攝影能力的專業程度。職業組別的風格很多都偏向設計而非純藝術風格,非職業組別反倒有更加寬廣創意的表現,而且參加人數更多,競爭更加激烈,要脫穎而出更加不容易。我那時投非職業組別完全只是因為我確實非靠攝影為生,攝影並非我的主業,我的主業是藝術推廣教育,攝影則只能算是個業餘愛好者。但未來或許會投職業組也不一定。

我參加比賽完全是隨心隨興,沒有任何事先規劃與計畫,有滿意的作品或有把握才投,不會浪費我的子彈,這也是我幾乎百發百中的原因。未來參不參加比賽,其實對我而言已經不再重要,因為我已經擁有夠多的國際評審肯定,不再需要他人幫我貼上名牌標籤,也不用再無止盡地追逐收集獎項,剩下的就是自己未來要持續精進,自己對自己有所交代就好。攝影只是我創作的工具與媒材之一,我不一定要執著於此創作媒材,未來也有可能從事數位影像繪畫創作,或重拾油畫的手工即興創作樂趣。

 

Q10. 你參加比賽和得獎的經歷相當豐富,有沒有什麼心得或建議可以分享?

因我過去曾經是名藝術評論者,所以對作品的品質好壞有一定的辨識能力,也是中獎率高的原因。至於新手,我會建議他們多去觀賞每個比賽歷屆得獎者的作品,以及多多觀摩國際攝影與繪畫大師的作品,來培養攝影的美學能力。除此之外,也要多充實自己的內在,接觸文學、哲學及八大藝術領域。然後靜下心來,多觀察多拍,假以時日,自會有所精進。

我還是建議不要為了贏得比賽獎項或頭銜而攝影,要為感動而攝,能感動自己的作品,才能感動他人。最後,永遠不要忘記剛拿相機時那種雀躍的心情,用心去看這個世界,去發現這世界的美好;倘若厭了、倦了,暫時放下相機也無妨,不要讓機器奴役了你的心,用你其它的感官,去感受這個多采多姿的世界。

 

© Jung-chan, Liao (All Rights Reserved)
圖文版權皆為廖容嬋所有,請勿盜用

延伸閱讀:

陳虧寶 × 2014 PX3 心得分享:開心拍照才能留下美麗作品

攝影比賽的 選圖 思維,2014 PX3 得獎者經驗分享:馬賽 × John Tao × 鯊魚

PX3 攝影比賽 報名 流程分享

攝影創作解密(上篇)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