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出國的機會少一些,尤其是對熟悉的城市,開始有些想念。該從哪裡開始想念?於是回想過去拍過上萬幀的照片當中,還有哪幾張會在腦海裡翻攪,它們又個別代表什麼意義?記憶裡浮現出想到有關食物的畫面,儘管過去我對於食物書寫的比例相對較少,但在這些想念食物味道的記憶裡,似乎嗅到了記憶的味道。

那是一個櫻花盛開的微冷春天,飄落的花瓣沒有什麼特別味道,週日城市裡的人潮也是罕見地稀少,那是兩年前震後的春天。味道的記憶發生在東京神田的「江戶ッ子壽司」,店舖就在架高 JR 的橋下,這是昭和 32 年( 1957 年)開業的握壽司店,是深受在地人所喜好的 B 級人氣美食。此處沒有大餐廳的細膩精緻,但坐在壽司吧台前卻多了些親切感與感受地道吆喝的本地氣息。儘管料理的價位稱不上非常便宜,但吃過絕對感受超值。

特別在於其海鮮食材相當新鮮、用料實在到令人難忘不已,特別是當那道「鮭魚卵與海膽握壽司」上桌時,完全顛覆了過去菜單照片比實品豐盛的潛規則,同時伴隨著小木勺是用以舀取盤上滿溢出來的鮭魚卵,用日語「贅澤」(非常奢侈)來形容它應該格外貼切吧!贅澤的幸福感,竟就這樣輕易地被滿足而久久無法散去,在當時因為地震而瞬間被冷落的這個城市裡,是一直忘不掉的記憶滋味。

 

另一回是某次離開東京前的午餐

地點是在六本木之丘旁的一間餐廳 Lauderdale,餐廳的概念是將佛羅里達面海的羅德岱堡那樣的悠閒感覺帶進六本木,並以法式風格揉合了日本的精巧細膩,從早餐到午夜以前,供應流著日本血液的法式浪漫情調。餐廳空間內有半露天的露臺空間、吧台,也有餐桌,特別是門窗敞開的空間光線充足、花木植栽繚繞,像極了一個美麗的電影場景,每個面向都是不同且精心設計過的生活景片。日本人的和諧與精緻,從來就不會只是侷限在漂亮的室內陳設而已,牆上一頂一頂的法國帽子,木櫃上一瓶瓶的各色酒瓶,用纍纍蔬果花卉妝點的桌上空間,更增添蓬勃生氣。

漂亮的空間、家具、餐具,當然更少不了漂亮的食物,更令我驚艷的是其中的一道「現作鮭魚香草 Soufflé (舒芙蕾)」,又重寫了對於 Soufflé 的味覺記憶,口感由酥到軟,並在口中散發著自然的香氣,絕對堪為一份具有滿足與飽足感的餐點。這個從視覺到味覺都充分飽滿的餐廳氣氛,是我的記憶中難忘的味道,在那個午後微涼的季節裡。

還有一次因為小小的意外,不得不在東京多留了一晚。當天晚上,朋友邀請我到六本木芋洗坂上的居酒屋「わらやき屋」晚餐作為意外裡的安慰。這間居酒屋裡面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有一道用稻草炙烤鰹魚的料理,師傅站在一個大鐵桶前,不斷丟入乾稻草,隨著到的花火上揚,置於上方的整塊魚肉表皮健熟甚至略帶焦黑,再將魚肉切分數份供應。

這道新特色料理的魚肉表皮酥脆,內部還保持了生魚片的新鮮口感,再佐以清爽的紫蘇、洋蔥與蒜末並用岩鹽提味,這種組合實是極特殊也罕見的味道記憶呀!迄今我似乎仍記得圍坐在鐵桶旁被火光照亮了臉龐的客人,與彌補了那次旅行遺憾的暖暖記憶。

在大啖美食的記憶裡,永遠會有令人意猶未盡甚至難以忘懷的食物味道,但是更讓我惦記著的,是因為伴隨食物所發生的時光、氛圍與朋友,總讓這份味道的記憶更加綿長雋永而難忘。

 

 

延伸閱讀

在東京 遇見伊東豊雄

越數位,越類比 — 尋求類比經驗的數位年代

當好品味變成好生意

19世紀 百年老鏡 重生, Lomography 即將推出 Petzval 人像鏡

吳東龍

台灣新竹出生的六年級中段班,主修工業設計,但也拿筆寫作書寫設計觀察、手握滑鼠畫圖描繪設計風格、指按快門寫真紀錄設計脈動。2006年起於台灣與中國出版個人的全創作系列書籍《設計東京》,現為設計專欄作家、書籍與視覺設計師,設計講堂規劃與講師,並參與展覽設計與相關企劃,文字與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09年成立《東喜設計工作室》,並於木馬文化成立並規劃《享讀》書系,發掘令人感動的設計,為多方位的設計工作者。部落格:www.tomicdesign.com

本文同步刊載於 Stuff科技時尚誌 5月號/2013 第112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