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夏至時節,攝影師朋友都會約我去合歡山拍夜空,以台灣最高的公路點蒙受最近的星空洗禮,永恆的銀河在無月的夜裡壯麗閃爍,微冷的低溫急速消暑,聽不到也聞不到遊客的聲息,儼然的野外仙境遊歷。

酒友也有另類作用

我不管攝影師他們是要縮時攝影還是相機測試,我的任務就是幫大家排遣無聊,倒酒盡興。臨時抽了兩瓶Sancerre松賽爾,一白一粉紅,用來配7-11的茶葉蛋、關東煮,各式乾糧,再帶兩瓶烈酒驅寒,一瓶Bowmore 12年,一瓶1990年Cognac,另外再帶一瓶我一直想到天涯海角喝的1996 SALON香檳,就這麼層層保溫防震的肉身護衛,抱著坐車上山了。

Sancerre松賽爾產區的酒是我第一次喝,根據林裕森的葡萄酒全書,松賽爾位於法國中央。2010 Lucien Crochet的松賽爾白酒,有非常明亮的果味,酸得令人興奮,帶著果皮的苦感,扎扎實實的圓實體質,棒呆了;接著開2011 Lucien Crochet的Pinot Rose,雖不若白酒的驚豔,但清新可口,帶走暗夜飆奔的肌肉緊繃感;在荒郊野外,7 Eleven的微波熱食都成了他鄉遇故知的美好,搭著兩支會跳舞的松賽爾酒,眾人化開長途舟車的靜默,仰望星空,人不轉天轉,流星劃過,瞳孔漸次地擴張,竟是任風也靜止, 96 SALON陪著我躺在如幻似真的太虛床。

 

醉翁夜探星軌

30秒一張連續拍兩個小時是為了展現10秒鐘的夜空縮時影片,15分鐘曝光一張是要拼接星軌,證明即使沒喝酒天地還是自己自動旋轉,經過神乎其技黑暗專業架設的忙亂後,每個人逐漸進入了冷卻模式,漫漫長夜夜未央,保留體力到天亮。微冷且讓烈酒派上用場。

12年艾雷島的Bowmore是威士忌海島酒的重要示範,獨特的”死蟑螂味”,粗獷豪邁,那種黏稠感,讓我們得到力量繼續幹活。至於細膩高雅的1990干邑,我直覺地不打算現在喝了,畢竟他與艾雷島威士忌差異太大,在這裡會產生混亂。

拍攝持續進行,雖然可以自動快門控制,但是還得小心車輛通過帶來干擾的光,過了午夜三點丑時,我聽見SALON的呼喚,在身體淨空與心靈沈澱後,輕輕拉開SALON,倒進特地帶來的The First香檳杯中。

怎與你不期而遇、紅樓夢仙女、語笑嫣然的眼睛、操弄詩人冥頑弩鈍的心、我能有多大的能力、承受失去妳1996 SALON與令我痛楚的美麗。

延伸閱讀

史記壯懷激烈 Cristal語笑嫣然

綠樹清溪、桶後、品泉飲雨

鮮釀才得生命之水,慕尼黑Carpaccio巧搭Chianti

Panasonic G1X ×京都車站,連結古時與現今的門戶

林煥楨

身為爽爾國際負責人,代理許多歐美音響品牌,也喜歡喝酒,熟知各種酒的特性,也把人生當作酒來品味。

 

 

未成年請勿飲酒

撰文:林煥楨、攝影:陳金燾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9月號/2012 第104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