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去年發表「未来ちゃん」那份純真自然影像而紅遍日本的他,在過去或許沒有耳熟能詳的名聲與背景,也沒有可為他背書的國際級大師,但他有的卻是對於攝影的熱情,與面對理想目標的堅持。他就是第 42 回講談社文化出版賞「寫真獎」得主 - 川島小鳥。

一部電影,讓路從此不同

去年以《未来ちゃん》傳遞孩童那份純真情感,而轟動日本攝影界的川島小鳥,在高中以前其實並不對影像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就如同日本時下青年般,單純喜歡漫畫、散步,與享受東京給於人們的生活風氣。然而真正讓他踏入攝影圈,想要以攝影為志向的關鍵,卻是部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電影-王家衛的《重慶森林》。

昏暗的光線,絕麗冷冽的色調,慢速快門所表現出恍惚眩目的移動街道,這些都是電影《重慶森林》中,王家衛導演新奇的運鏡步調與手法,藉以闡述片中社會生活的複雜紛擾。在那個年代,王家衛以此部片走出亞洲,聞名世界,卻也因為這部電影,讓川島從此之後愛上了影像,甚至開始想嘗試電影的拍攝,想要將自己對於眼前所擁有的感觸,借由電影手法來陳述。無奈在當時還是一位高中生的他,即使有這樣意念想努力,但不論是自身的技巧,還是進入那圈子門檻,對他來講還是太過遙遠,因此他選擇相機作為初入影像創作的器材。雖然現在回過頭來看,當時那個決定不一定是錯的,但因早期接觸電影所累計下來的動態影像美學,卻讓他在未來畫面的組織與定義上,逐漸融合電影所留下的基礎,在自身影像表現上突破,綻放。

 

從原點出發實踐理想

揮別高中那份對於電影的憧憬,川島在進入大學時,不是以藝術或攝影相關的科系為考量,而是選擇大眾所能接受的普通科系,早稻田大學法文系。但大學這四年之間,他卻無心專注於學業,雖然法文是面對攝影之外的另一片天空與思考方向,他也很珍惜課程中所學習到的新鮮事物,不過此時川島卻逐漸發現攝影已慢慢佔據他的所有心思。而這期間也因緣際會,進入攝影事務所當起助理,正式師事於攝影家沼田元氣的門下。

「最初,我只是想要像沼田老師一樣,能夠出版屬於我自己的攝影集,就這麼簡單!」當筆者詢問他既然選擇法文系,為何又在課外回歸影像的範疇,川島這樣淡淡訴說著對於攝影的理想。「高中時的我,雖然因為電影而喜愛攝影,但坦白說,我並沒有正式接觸過所謂的攝影理論,我只是喜歡拍,喜歡那與朋友以攝影互動的樂趣。」大學時並沒有想要成為專業攝影師的他,只是每天跟著朋友在一起拍照,不斷地累計對於圖像表現的經驗,因此若要算起對於職業攝影的原點,在輔助沼田老師過程中所學習的技巧,就像是一盞過路明燈般,照亮其在攝影道路,讓他至今仍受用無窮,持續發揮。

隨著在攝影家指導下的時間越長,川島越能體會影像的意義,思考關於個人創作的主題。2007 年《BABYBABY》的出版可說是為他建立個人一個新的里程碑。在這本長達四年的創作中,他試圖用影像去突顯那僅存於攝影師與被攝者間的微妙距離,妥善運用光影去表現影像所包含的內容,闡述每天生活的想法與意義,算是種貼近記錄朋友的成長故事,希望強調出自己當下的感受,並從中延伸面對事物情感的描繪,或是曾經幻想的夢境,所以影像對他就像是個願景般,等待著觀賞者的認同。

 

(下一頁還有更多的未来ちゃ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