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風景攝影,"喚醒"你內在的藝術細胞

引言圖片-探索風景攝影,"喚醒"你內在的藝術細胞在大概一年前多前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風景攝影上處於一個很微妙的過渡期。之前,我一直在北美這個被譽為風景攝影師的“樂園”拍攝了很長一段時間,去了不少地方。同時,我花了大量時間去實踐和掌握不少攝影前後期的技術技巧。漸漸地,我感覺到自己拍攝的照片和風格等等達到一個需要做出些改變的時候。

當然,目前我還在不斷摸索和改變,這個過程仍然持續中。在這篇文章中也稍微回顧一下過去2017年拍攝過的作品。
 
《Above All Else》
 
拍攝風景幾年到現在,我不再刻意地追求單純美麗的日出日落。沒錯,漂亮的日出日落風光圖片的確能給予觀眾美的享受,但更深一層的是這張圖片是否具備某種意義?換句話說,這張圖片能否傳達給觀眾拍攝者想要表達的感覺以及意義?如果沒有,那麼這張照片充其量只是一個“花瓶”。也許有朋友會說風光片不都是“花瓶”麼?我不這麼認為,一張風光片如果能表達出作者對所到景色的感覺、情緒等,並且能引起觀眾的共鳴,以及感受到作者所想表達的感覺和情緒,那這張照片就不是“花瓶”,它已具備了含義。
 
《Wuthering》
 
在過去的這一年多期間,我花了不少時間在西藏藏東南探索拍攝。對我來說,這不僅是一個探索新拍攝點的歷程,同時也是一個自我探索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開展了個人長期拍攝專題計劃《Mountains’ Portraits(山之肖像)》,通過這個計劃我在尋找山峰原始、純粹和獨特的一面,並沒有任何前中後景去“裝飾”山峰,同時我也希望能讓觀眾感受到個人拍攝時的情緒和感覺。以下為部分此專題的作品。
 
《Shark's Fin》
 
這一年多期間,我在西藏拍攝的時候更多地使用長焦鏡頭,有意地用少一些廣角鏡頭。對於廣角鏡頭的使用,我格外的謹慎,如果沒有碰到自己喜歡的廣角場景,和我想要表達的感覺,就算有好的光線、好的日出日落天空,我也寧願不拍。對於利用長焦鏡頭來展現風光,我還在不斷試驗和探索中,《山之肖像》計劃是我一個還在不斷摸索中的實驗品。
 
《Fortress》
 
《The Spear》 
 
《Into the Dream》 
 
《Stand in Storm》 
 
《Spiritualization》
 
在這場自我探索的過程中,我嘗試總結了以下5點。我希望能為尋求改變,尋求拍攝屬於自己的風光作品的你帶來一些幫助。
 

1.追尋和探索原創

 
相信不少朋友可能已經聽了不下萬次了。拍攝不一樣的、獨特的、新的東西。可以去一個新的、沒有人拍過的地點;也可以是很多人拍過的地點,但是用新的視角拍攝、不一樣的後期處理圖片氛圍。藝術是具有創造性的,複製別人拍過的視角和後期氛圍對於新手來說的確是很好的練習和學習機會,但對於想要追求自己內在藝術潛能的你,這可能就叫“克隆”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成長在不同的時代、生活和家庭環境,對不同事物和景觀都有不同看法和感覺。只要能反映出自身內在對事物景觀的感覺,那麼這張圖片就具有原創性。通過鏡頭展現你的視角、你的世界,這很重要。攝影藝術的魅力是因為其獨特性,所有人都拍一樣的東西,自然便失去其魅力。
 
《Icebound Window》
 
西藏藏東南的確有其獨特的魅力,17年3月份,我從冬天大雪,春天桃花開放,到夏天溫帶雨林都看到了。可以說3個星期就經歷了冬春夏三季。這是一張對我而言獨特的片子,也是我第一次拍攝到冰錐和冰川雪山互相呼應的片子。
 
《The Path to Green Haven》
 
2017年3月,在西藏海拔2000多米的山谷中徒步的時候,發現一片長滿苔蘚獨特的溫帶雨林。這片森林讓我知道了西藏地貌的多樣性,不單單是只有松樹冷杉林、灌木叢、石頭和雪山。而森林也是風光攝影中最難拍攝的一個題材,我利用了溪流作為引導,簡化了整個複雜的場景,而這張仍是我目前拍攝過的最喜歡的一張森林圖。 
 

2.有中心著重點

 
“圖片能闡述一個故事。” 相信有不少朋友都聽過這句話。也許有人問:“我怎麼才能用圖片來說一個故事?“其實任何一張好的圖片都有一個中心著重點、一個主要特徵,同時有不同的元素去支持這個中心著重點和主要特徵。如果我們涵蓋太多元素在畫面中,例如景物元素太多、畫面所有元素顏色過飽和,這樣會導致畫面沒有規律和重點,這會讓觀眾難以尋找你想要闡述一個怎樣的故事。很多初學者、包括我剛初學拍攝風光的時候,碰到一個大場景、想著要囊括所有景物元素在一個畫面中,這並不能告訴觀眾任何東西,因為畫面是混亂的。這也是為什麼在攝影裡面構圖總是放在第一位的原因。構圖決定了一張圖片的中心著重點和主要特徵,以及不同元素如何去支持這個中心著重點和主要特徵。
 
《Ice Wave》
 
去年17年秋天在西藏藏東南探索拍攝點時候,我在這個冰川湖上劃艇,我利用了這像波浪一般的冰前景來重現我在艇上看到的景觀和感受,同時留有部分湖面和湖上的其他冰塊。而這個冰前景支持了背景重要元素以及中心著重點:雪山和冰川湖環境。 
 

3. 學會選擇光線

 
其實在戶外拍攝風光的時候,任何時候都會有不同的光線影響景物,有時候強,有時候弱,光線總以不同程度影響景物。作為攝影師,除了選擇好構圖外,第二要做的就是選擇光線,選擇最適合你要拍的這張片子的光線,能體現你所要表達的感覺的光線。沒錯,我們控制不了大自然的光線,但是我們可以選擇用適合的光線去闡述這個圖片的故事。要確保光線增強圖片中的中心著重點還有你想要表達的感覺,並且能引導觀眾看到中心著重點。出門一趟不容易,去一個打動你的地方拍攝可能更不容易。所以,允許自己有足夠時間去等待適合的光線,又或者保持開放的態度,隨機應變,對時刻變化的光線做出快速反應。有很多時候,我個人最滿意的作品的光線只存在短短2、3分鐘甚至更短,有很多時候甚至並不是相機在三腳架上架好拍攝。
 
《Fullfill the Dream》
 
這是藏東南一個偏僻的角落,擁有少人看到的美景。這是這區域今年的第一場雪,經過一晚的下雪,所有景物都變得潔白無暇。早上雲霧漸漸散開,日出的陽光照射到山峰上,十分夢幻。這張片子的光線轉眼即逝,當群峰在雲霧中稍微露頭的時候,我便馬上拿起相機去找尋適合的視角拍攝。拍完1,2分鐘,馬上雲霧又堆積起來遮蓋了部分山峰。 
 

4.去打動你的地方旅行

 
我們生活的世界是多姿多彩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夢想要去的地方和季節。這個地方不一定是遠在天邊,也可以就在家的附近郊外。同一個地方不同季節景觀不盡相同,總會有最打動你的地方。忽略那些攝影熱門地和被千百萬個人拍攝過的地方,去尋找和拍攝打動你的地方和細節。有時候不一定是宏大壯觀的風光場景才能打動人,也許一個簡單細小的場景也能予以人享受。對於我來說,西藏是一個獨特的地方,一個能打動我的地方,在這短短一年多期間,我前後去了3次,在不同季節時候去,總是能被不同景觀所打動。當你對一個地方接觸越深,你的個人經歷和感受也能自然而然體現在作品裡面,這是我這一年多期間在西藏拍攝所能體會到的。
 
《Mountain Curve》 
 
西藏的秋色有其獨特的魅力,而這個充滿秋色的完美U型溪流拐彎打動了我去拍攝。這是一張11mm都囊括不下的場景,我用了總共18張15mm端,上下兩排各9張拍攝的圖片,後期花了不少時間半手動合成拼接以達到我想要的視覺效果。
 
《Yearn for the Light》
 
在西藏旅拍途中,一個長在懸崖峭壁上的小樹在“拼命”渴望著一絲溫暖的陽光照耀。頓時便吸引了我的注意,拍下了這張片子。
 

5.為你自己而拍

 
關注你想要拍的和跟隨你自己內心的聲音去拍攝,這點很重要。我們身邊總有著各種各樣的雜音和壓力圍繞著我們,很簡單的就是來自於圖片社交網站以及其他社交群的“聲音”和無形的“壓力”。“這張片子沒什麼特點、一般般”;又或者是蜂擁而至的“讚美”;這張圖片有多少多少點贊,這些都是來自外界的聲音和壓力。你不需要那幾千幾萬點贊來證明一張圖片是好片子,一張圖片能觸碰到你內心的感覺,這就是一張好片子,如果能引起其他觀眾共鳴,那是好上加好。如果是單純為了追求關注度和幾千幾萬贊,長久下去你會被其所侵蝕,你的片子自然而然失去其魅力和獨特性。對於我來說,能在野外大自然探索、生活,能接觸大自然本身就是我的熱情來源,能把我的歷程和所到之處看的景觀拍攝出來分享給大家,這是額外附加的。
 
《Trap in Pieces》
 
乍看之下也許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其實這是冰封湖面上的冰結晶體,下雪之後風把雪吹進去這些冰晶體,雪困在冰晶體後形成的景觀。
 
《Insanity Net》 
 
被大火燒毀的樹林,只剩下一條條黝黑筆直的樹幹再加上大雪覆蓋的冬天,形成一幅抽象畫。
 
這是在今年年初拍攝到的,兩張本人喜愛的抽象作品。這類抽象作品向來好像不受大眾歡迎,但從來沒有令我制止不去拍攝這類畫面。對於我自己來說,它們是特別的存在。我總是感嘆大自然造物的鬼斧神工,能創造出一些我們想象不到的畫面。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去創造藝術,去拍攝屬於自己的作品。你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如何能體現你內心聲音和感覺的方法,不斷地去嘗試試驗,不斷地拍攝,不要害怕外界的聲音和“壓力”。希望在新的一年裡,大家都能拍到自己滿意的作品!在這裡提前預祝各位攝友新年快樂!

 

轉載自 蜂鳥網 作者:潘瑋浩

 

延伸閱讀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