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火車在台灣已經走入歷史,要一睹風采通常只能透過台鐵辦的活動,不然就是轉往國外尋求更多刺激、更多真實的體驗。就跟大部分的鐵道迷一樣,黃威勝也去過日本朝聖,但他覺得到中國大陸「追煙」的經驗更令人難忘,火車與當地人的生活緊密連結,這才是他想要的!從內蒙牙克石到新疆三道嶺,他見識到了蒸氣奔騰的壯闊場面,也經歷過天寒地凍的苦不堪言,甚至身體出了問題前往醫院報到,皆為他構築深刻且雋永的回憶。

 

黃威勝

攝影工作者、擁有十多年攝影記者資歷,現為周刊視覺編導

部分鐵道相關作品,於『鐵道情報』連載

500px相簿

 

 

零下30度的內蒙牙克石

從台北到北京,再從北京到海拉爾,那是離牙克石最近的一個機場,黃威勝說還沒看到蒸汽火車就已經被震撼到了,過去爬山很冷的經驗完全派不上用場,一出飛機外頭就是零下30度的低溫在等著他們(下飛機沒有空橋),不只晚上冷到沒辦法睡,白天也是受不了,一下車沒多久身上的那些保暖衣物就通通失效,趁著還沒凍傷又趕緊躲回車上避寒。但也是因為夠冷才有美麗的蒸氣凝結,讓火車頭冒出的煙如蕈狀雲般震撼、豐厚、紮實,那是我們在台灣很難親眼目睹的景象。「到牙克石顛覆了我對蒸汽火車的認知,煙的密度和層次非常豐富,過去的拍攝經驗幫不太上忙,很容易就爆框,不管構圖或曝光都要去考慮煙的方向和角度,第一時間就必須取捨自己到底要什麼?」

夠冷、天氣好、風景漂亮,黃威勝說這是拍好蒸汽火車所需的先天要素,「但天氣冷的地方一定是有錢人不願意待的地方,通常在那邊的人過得不會太好,他們也是逼不得已在那裡與蒸汽火車一起生活。所以很多國家也會視蒸汽火車為落後的代表,很想趕快把它淘汰掉。」相反的那些人也都比較純真,只為了生存不會想太多,黃威勝舉例,在台灣或日本要拍火車可能會被拒絕,或是被對方覺得妨礙到他們之類的,但那邊的人都很好相處,甚至會很興奮居然有人這麼在乎他們的東西!至於另一個讓他備感親切的,是某天在等火車經過時看到一旁的告示牌寫著「大興安嶺森林區」,以前在地理課本上唸過的東西就在眼前,感覺又與當地拉近了不少距離。

 

▲內蒙牙克石

內蒙牙克石

內蒙牙克石

內蒙牙克石


在牙克石住了2、3個晚上後就搭著臥舖車到赤峰市,10幾個小時的車程也讓黃威勝更瞭解他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跟餐車的廚師鬼扯聊天,那趟車突然讓我找到了搭火車的樂趣,一切就是那麼自然。髒、味道難聞、隨時有人過來跟你講話、看到很多奇怪的事。」黃威勝坦言,有人喜歡火車就是要像高鐵那樣又快又舒服,但他覺得火車應該要有點舊舊髒髒的,生鏽甚至燒到破洞,相較下日本豪華舒適的鐵道旅行就太完美了,完美到有點假。甚至去日本拍火車只要買本雜誌,會鉅細靡遺地告訴你拍攝時間、地點、方向、鏡頭焦段甚至太陽的位置,所以大家拍出來的都差不多,也似乎少了一點期待和珍惜。

話題回到往赤峰市的臥鋪車,雖然髒髒舊舊的讓他很有感覺,但廁所髒亂的程度則是讓人不敢恭維,告誡自己少喝點水,沒事不要去。但本來就因為天氣冷水喝很少,在臥鋪車上又不太喝水,一連串下來最後引爆尿道炎,「到平庄過夜時有意識到自己水喝太少,半夜起來上廁所就知道不對勁了,趕緊去看醫生,並更改行程提早訂機票回台。」黃威勝回憶整趟旅程,記憶最深的其實不是蒸汽火車,那只是迫使自己出發的一個動力,每次期待的都是途中發生的種種。而那趟追煙之旅並不輕鬆,要拍到蒸汽奔騰的壯闊場面得經歷一番痛苦,「我覺得要擁有一個深刻的回憶就要付出許多,那絕對不是很輕易就可以得到的。」他篤定地說。

 

內蒙牙克石

內蒙赤峰市

內蒙牙克石


新疆追煙的完美旅程

新疆三道嶺是另一個蒸汽火車聚集地,直徑20公里的露天礦場,讓它成為現在中國大陸蒸汽火車最多的地方。2014年華航開航直飛烏魯木齊,從烏魯木齊搭臥鋪車到哈密,再從哈密開2小時的車就可以到三道嶺。黃威勝說那是一趟非常開心的旅程,在內蒙古必須不斷移動去追火車,但在新疆你就身處礦場,一次可以看到好幾台車跑來跑去,目不暇給。甚至一次7台停在眼前冒著煙,讓他直呼超奢侈!「之前在內蒙古覺得火車太少等個要死,但在新疆火車多了也是要等,等待光線、等待自己心中的畫面,想著這個景如果剛好有一台車經過該多好啊!」

黃威勝笑著說,在台灣如果看到蒸汽火車,即使再爛你都會拍,但在三道嶺那邊有那麼多車,反而可以將興奮的心情放開、將拍攝的節奏放慢,讓自己抽離遠一點,以發掘更多可能。「每天早上就是先到車站蒐集情報,裡頭的蒸汽火車多到讓你眼花撩亂,中午光線不好就去吃飯,下午就開始等你想要的景色。」他指出,在等待的過程中就會開始玩,觀察周遭有什麼有趣的事物,慢慢去瞭解當地的歷史,盡情享受這趟旅程。

今年初他與同好相約再去了一趟新疆,以彌補上次沒搭到蒸汽火車、沒去到修車的機修廠,然後夜景拍的不夠多等等遺憾。「你跟司機混熟了他就願意讓你上車,在駕駛室看他們工作、跟他們聊天,能搭上蒸汽火車又是另一種樂趣,聽到聲音也不太一樣。」除了拍照,他對錄影也有涉獵,這回上車就拍了一段影片關於「煙」跟「火」,將蒸汽火車的內部如實記錄下來,未來更希望挑戰縮時攝影,為直徑20公里的礦場呈現不同面貌。而多年的拍攝經驗下來,黃威勝指出,從事火車相關行業的人對鐵道迷大概都是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們的工作有人喜歡、有人重視,恨的是有些不守規矩的人為了拍照無視鐵道的「淨空」區域,非常危險。

 

▲新疆三道嶺「煙與火」

▲新疆三道嶺

▲新疆三道嶺

▲新疆三道嶺

 

從內蒙古牙克石到新疆三道嶺,他跟我們分析去新疆追煙的「C/P值」比較高,火車夠多可以拍得盡興,好吃的東西也不少,住宿和交通也舒適一些,更重要的是頂多零下10幾度,相比之下不算太冷。而且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太陽很斜,能帶來長長的影子和豐富的色彩層次。不過就「煙」的本質來說,他覺得還是牙克石最為好看,「因為夠冷,在蒸氣團之上還有一層像熱浪般半透狀的煙,那是在新疆看不到的!」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就是新疆前陣子爆炸案頻傳,安全上有些疑慮,因此今年初這趟他們就決定不要走烏魯木齊,改從蘭州到三道嶺。他也提醒大家,臥鋪車的安檢很嚴格有4道關卡,不能帶液體上車,也因為不曉得排隊要多久,建議提早2、3小時就要先到火車站準備安檢。最後在費用方面,到牙克石一趟7天約花費NT$25,000,新疆三道嶺則貴一些,預算大概抓NT$40,000左右,給大家參考。(不含台灣中國來回機票)

 

新疆三道嶺

 

(下一頁告訴你鐵道迷有哪些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