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參加過任何攝影比賽的紅刺蝟,這次卻報名了MPA認證的考核,讓許多人感到非常意外!不過對他來說,一切仍是保持平常心看待,機會來了就順其自然去做,也希望透過和國際攝影師的交流分享,找到作品中自己看不見的盲點。另外,現在大家都很強調「與國際接軌」,這方面紅刺蝟又是如何看待的呢?還有他如何估量自身行情與報價?在這篇專訪中都可以找到解答。

 

紅刺蝟(孫國治)

東海大學美術系碩士,紅刺蝟攝影團隊負責人,從事攝影創作15年,受訪兩岸各攝影類雜誌專書專欄、各攝影網站、大馬報章媒體採訪。受邀北京,台灣,香港,大馬各學術單位,以及公司社團等近百場攝影美學講座。目前從事藝術創作、攝影創作等相關教學,專職海內外婚禮紀實、自助婚紗、各式寫真、各類商業形象拍攝。

個人著作/紅刺蝟人像攝影美學
pushart.tw
www.facebook.com/RED.PORCUPINE2013 

 

Q. 過去沒有參加過任何攝影比賽的原因是?這次怎麼會想要參加MPA的審核考試呢?

我之前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賽,因為我覺得每個人拍照的個性不太一樣,不參加也不是說覺得不好或否定,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我還滿淡然看這一切的。這次參加MPA算是因緣際會,很多人說沒想到我會去考,就連講座都有人問我會去考MPA的心境轉變是怎樣,但其實我的心境沒有轉變啊。只是剛好有機會瞭解到MPA的考核制度,覺得還滿完善的,尤其像我們這些可能外界很多人已經把你定位成老師級的時候,作品拿出去大家也只有稱讚你,不會很大膽指導你的作品哪邊不好,但我不認為是老師級的在國際上作品就一定很好,所以我也希望可以聽聽國際攝影師的一些建議。

MPA因為它是第一次在台灣舉辦,台灣也沒有人考過,再來就是馬來西亞、新加坡那些曾有考過的攝影師,他們的風格在台灣算是比較少見的,是屬於那種修得非常精緻,像畫一樣,這其實沒有好壞問題,而是風格的不同。那我們台灣攝影師就會覺得說,是不是考MPA就是要走這個風格,大家會有疑問或把它想得比較狹隘,但詢問過後其實並沒有啦,而且總是要考個第一次,當有其他風格也通過審核的時候,大家就會知道了。

 

 

Q. 從報名完到審核的這段期間,做了哪些準備?參加審核的20張照片怎麼挑出來的呢?

一開始我有點搞不太清楚狀況,我是報名Wedding類別,到底是要交婚紗的、婚禮紀錄的,還是要各一半,我不曉得哪個會比較好?請教幾個考過MPA的國外攝影師,有給我一些方向,剛好他們也看我的作品很多年,說知道我在表現什麼,但考試會有一個審核標準,建議我有些比較風格式的東西要稍微收一下,要讓評審看到的是細節和基本功的部分,然後像婚禮紀錄的一些習俗,這種太細項的部分就不要拿出來,因為老外比較看不懂。

我想說既然他們要看細節,我又是報Wedding這一塊,什麼最能夠表現細節?就是白紗,所以我大部分交的照片都是有紗的。另外,任何比賽或考試都一樣,要注重整體性,今天不是說你拿了20張得獎的作品但風格都不一樣,而是要拿出一個系列的,不一定是相同主題,而是色調、感覺不會跳來跳去,看起來比較統一。像以前美術辦展也是這樣子,有質感的藝術家展出的東西都是一系列,即使不是一系列,東西看起來也都是很順的。

 

 

Q. 考核時20張照片的擺放順序,其思維和邏輯是?

順序很重要,當然如果你不是拍同一系列的,一定會東一個西一個,這時候我可能就會集中一下,比較相同的擺一起,例如說有樹的擺一起、風景很像的擺一起,再慢慢帶到室內的擺一起,然後服裝或動作比較相同的都擺一起。我是以場景來做區分,因為景點都有一個共通性,慢慢再有一個循序漸進的感覺。或是你可以去看一下你的作品,裡面有亮的有暗的,那排序就從最亮到最暗,把亮的都擺前面,看起來會比較順。

 

Q. MPA今年首次引進台灣,以你對它的瞭解和觀察,跟我們談談你的想法?

他們非常重視印刷的技術和紙質,再來就是重視修圖成像的細部,例如說暗部要有細節,畢竟你要稱得上是一位國際級的攝影師,不能只是含糊帶過,不能說只是走一個feel,所以你去看那些評審的作品,每一個都是細到非常誇張。當然細部這個東西,我在我過去的講座跟書裡也都有提到,我的觀點反而是希望大家回到攝影的本質,不要修圖修過頭,我是一直抱持這樣的觀點。但我也不是一個很硬的人,很多東西其實都可以接受,風格這種東西沒有好壞,而是你在這個風格裡面有沒有做得到位,只要有到位就都很好。所以我覺得這是個很良性的交流,他們雖然是那樣的風格,但也能接受我的風格,我也可以接受他們給的建議。

MPA有分三個階段,最初的LMPA會希望先看到的是很基本的功力,至於個人風格的部分等到第二階段的時候再拿出來無妨,因為他們知道你已經通過LMPA,代表說細節方面沒有馬虎帶過,所以進階到AMPA他們就不會有這個疑慮,就比較能接受切頭、切腳或是一些特殊效果。因為如果你在LMPA就用這些東西,他們會有一個質疑是,你是不是想用這些東西去掩蓋你的技術不好,我覺得還滿嚴謹的。

 

 

Q. 跟我們分享一下,評審給的建議和評語比較印象深刻的部分?

主要是誇讚的比較多啦,他們覺得我的東西比較特別,不會太擺拍,但他們會挑一些小地方,例如說新郎的姿勢再怎樣會更好啦、這張切到腳啦、新郎新娘如果調換位置是不是比較好,大概都是建議這一種。評審過程中也會問你是怎麼拍的,例如我有一張婚禮現場的照片,他們覺得光線不合理有色差,我就跟他們說明現場的拍攝情況,或是因為我的東西比較偏不打燈的,有幾張作品他們誤認為我有打燈,挑了兩三幅覺得這個風格跟其他不一樣,那我就有解釋是怎麼拍的、怎麼後製的。

我拍照時動作很快,而且我又比較活一點,比較不會去注意這種很細部的東西,經由他們的指導,我也覺得這應該是要去注意的,這是我學到的啦。但有時候你放太慢,拍照那種活的感覺就又不在了,所以還滿兩難的。基本上我還是順著我的拍攝方式,就是一些小地方注意一下,畢竟我們每個人還是會有盲點,那個盲點是人家才看得出來,即使做到一個高度了,就是一定會有盲點,那身為老師也要有自覺,虛心去接受和交流。

 

 

Q. MPA比較特別的是實體作品的審核,在印刷輸出方面有什麼心得或建議可以分享?

老實說我對這一塊也不是非常的專業,我也是經過這次考試之後,才特別知道國際上對這方面的要求是很高的。一直以來我的作品都是在網路上發表,至於印刷方面我就是會有配合的廠商,色管的部分,我就是做基本的螢幕校色。經由這一次考試的經驗,主審也有給我一些關於用紙的建議,他們會希望不是那種光面、亮面的相紙,可以用一些美術紙,比較不反光,摸起來感覺就像畫紙一樣,表面上看照片不會很炫很亮,仔細一看細節都有出來。我是建議一些比較業餘的玩家,若要參加MPA,要特別注意打印這一塊,可以去請教一些有相關經驗的攝影師。

 

Q. 關於之後考AMPA的準備方向?

不會特別為了AMPA去拍一輯作品,因為非我個性,有時候你特別要做的東西不一定好。我還在考慮,如果AMPA可以讓我換的話,我想換成人像類別,因為我也有在拍人像,想說都試試看。這一次沒有拿人像出來,是因為我希望考試對工作有幫助,畢竟都花錢去考這個了,以實際面來說就希望能為自己的工作加個分。

我覺得MPA考核其實還滿難的,評審有表示第一階段的LMPA他們會放得比較鬆,就是看大家的基本功,但到了AMPA和FMPA,照片就必須要有梗,也要有震撼力和創意,修圖技巧還要很強,要達到那樣的等級的確不容易。說真的我們是在做生意,像拍婚紗也不是說在創作啊,其實就是工作,就是穩穩地幫新人拍好,但創作就會要花很多時間去弄那些東西,如果是要進階的攝影師,東西拿出來都不能是太一般我們看到的婚紗照,可能都是要有點創作的味道在裡頭,才會有震撼力和張力。

 

 

Q. 現在很常聽到大家強調「與國際接軌」,你在這個部分是如何經營的呢?而對於「國際化」有什麼看法?

其實我沒有特別往國際發展,也不會把自己定位成國際攝影師,當然會希望可以往這個方向走,所以這次MPA有這個機會我也是很高興,機會來了我不會排斥,就順其自然去做,這次就算一個國際交流啦。與國際接軌有其必要性,我覺得台灣其實有一點點不太爭氣,台灣曾經是婚紗王國,但中國、香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等都進步得很快,2010年的時候,我應該是第一位網路攝影師被邀請到馬來西亞辦講座。再來是價位的問題,考完之後在現場有一個簡單的講座,一個馬來西亞的評審就在問,台灣拍一場婚禮的價位最高到多少,大家心裡都有個指標,差不多6、7萬,評審就覺得很納悶,這些東西應該要開始提升起來。

現場就有人舉手發問,想要知道各位評審的價位,算一算他們的價位大概都在台幣10幾萬,講完之後他們也好奇為什麼台灣沒有這樣的價位?我覺得並不是他們那邊沒有低價的攝影師,而是彼此間最頂級的攝影師價位居然差這麼多。所以重點在於台灣人對於這塊產業的價值擺在哪裡,大家都會有對每個行業的價值觀,例如在德國,老師就是一個非常高尚、高薪的職業,德國特別重視老師,那德國的教育就很好。也就是說你必須尊重那個專業,那個專業在自己的領域裡面才會更自我尊重,才會做得更好。

 

 

當一個產業越來越專業的時候,相對的價值就會提升。在台灣,主要是婚禮攝影師的心態,台灣有個特色就是削價競爭,然後消費者要俗又大碗。我個人對這一塊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意見,但我知道前面有人在衝價位,像有的團隊在發展海外婚紗路線,很想跟國際接軌,就會以國際的標準看我們台灣,前面有人在衝,後面的就跟進嘛,這是很好的現象,而不是說大家攝影師都無感。

但首先要注意的,自己要開到那樣的價位,作品要好啊!像我都跟我們團隊的人說,婚禮攝影師不是在比誰的案量多,不是越多場就越厲害,那會把自己累死,我們攝影師也要有生活品質,那你就必須要把價位拉高,把案量減少,把生活留給自己。作品要好價位才拉得起來,所以像國內幾個價位較高的攝影師,必然是有他們的長處。

 

Q. 你覺得與國際接軌很重要,不過自己似乎沒有積極發展,聽起來是個滿有趣的情況?

是這樣啦,我或許比較被動些,但有機會來找我,若評估過後覺得可行當然很樂意,就像這次的MPA考試以及EIPA國際高峰會有被邀請當講師,能和國際眾多講師一同分享教學當然很榮幸,也有機會向他們學習到不一樣的觀點我覺得很棒!其實讓自己作品與國際接軌有很多種方式,重要的是資訊和觀念上的交流,或自問真正獲得什麼?

如果你說的沒有積極發展,是指我沒去搞現在正流行的海外婚紗、到處申請婚禮攝影師的國際認證,或參加大小各種比賽,這方面以我個人來說倒也不是很重要,也許這跟個性有關,前面有說到有時我做事就是比較淡然那種。不過這只是我目前的作法,不代表以後都是一樣,因為我並不排斥,像今年之後我這裡就接了幾場海外案子。

只是有些攝影師為了積極往海外發展,可能會先壓低酬勞或是配合各種優惠條件等等,甚至主動規劃丟出行程表,只為了要換有一個海外作品的機會。但以我個人而言,只要客戶喜歡我的作品願意找我,價位合理,彼此條件和時間都搭配得來我也會接受,只是本身沒有太積極幫自己主動規畫這方面的事情。

我有主見,但不是成見,只要它是正面的、能提升自我能量的,都是值得去做的。之前被邀請至香港人像外拍教學,以及有三次受邀馬來西亞數個城市巡迴講座,也曾與北京在地婚紗公司合作,拍攝婚紗樣本和一些政要的婚禮,同時也幫內地攝影師開過課程,也曾赴沖繩拍過婚禮現場,加上我個人出版的著作在內地、香港、大馬及新加坡都有還不錯的成績,其實這些對我來說都算是自己的攝影與國際接觸上很美好的經驗!

 

 

Q. 最後,作為一個專業攝影師,你如何估算自身行情與報價?通過這次審核考試,甚至未來通過FMPA等級,會以此作為漲價的依據嗎?

我現在還不是很清楚這個東西可以幫助到多少,很多人也在問,考完了然後呢?除了證書和證明,我們可以做的也都是在官網上發布自己考過MPA的消息,但是國人對MPA又認識多少,大家對這個東西很陌生。而報價這件事,以前我帶的學生或團隊成員會問我說,到底要如何去評斷一個標準?是不是價位高低就代表名氣或作品好壞?我覺得這都無所謂,價位這種東西完全就是看你自己,不是跟別人比,當然你可以看這整個大環境,重點是有沒有要漲價完全取決於你。

而漲價的依據,我就看我一個月可以接多少量,假設我一個月的上限設定接到9場,那就看我每個月是不是都有9場,當每個月都有滿滿9場的時候,就有漲價的條件了。你覺得有到自己設的標準就可以漲價,漲價之後就可以看案量會掉多少,如果你漲了之後案量還是一樣,那麼你漲價就是對的,反之案量忽然減少,就表示你的程度可能還是在之前那個價位會比較好。

 

 

延伸閱讀

MPA英國攝影大師協會來台,現場考核你的作品

攝影比賽的 選圖 思維,2014 PX3 得獎者經驗分享:馬賽 × John Tao × 鯊魚

張國耀談《攝影的視界》得獎不能當飯吃!最重要的是創作的心

攝影創作解密(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