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界的兔子小姐-鄭如敏專訪

引言圖片-攝影界的兔子小姐-鄭如敏專訪說到拍貓,大家可能第一個時間會想到貓夫人或吳毅平,那拍兔子呢?看完這篇專訪,或許你就會將鄭如敏這個名字記在腦海裡,一個想要成為攝影界兔子小姐的女孩,同時她也是今年TIVAC攝影比賽的首獎得主!雖然接觸兔子攝影僅有短短一年半的時間,不過背後蘊含了過去幾年來人生經歷的累積。

 

鄭如敏

輔大新聞傳播系畢業,生活於台中的台北人,現為友愛兔工作室負責人,台灣第一 位兔子專門攝影師。

經歷:2014 TIVAC攝影獎首獎得主
          2014 八月 全台首場《友愛兔攝影展》

FB粉絲團:Friend Rabbit Photograph

 

我就只想拍兔子

「做兔子攝影其實中間面臨許多選擇,早期很多人覺得既然我會拍兔子,那要不要一起拍貓、狗或天竺鼠,大家會覺得我是在做寵物攝影。」剛坐下來點完餐,有公關經歷而且不是第一次接受採訪的鄭如敏似乎很清楚我們好奇什麼,率先打開話匣子:「但我那時候內心有一點點猶豫,『難道我真的要拍別的東西嗎』,說真的其他寵物我不熟,而且我就是喜歡兔子嘛,所以就執意選擇只拍兔子就好。」談到兔子她的眼神都亮了起來,鄭如敏透露,拍別的寵物她無法帶入任何情感,甚至拍兔子到某種境界的時候,拍其他東西都完全退化了,「我現在很不會拍人,除非對方跟著兔子一起拍照,才會激起我的熱情。」

她滑著手機跟我介紹粉絲頁上一張張可愛的兔子照片,裡頭除了鄭如敏養的「露莎」,其他多數都是等待認養的「中途兔」,鄭如敏將兔子攝影與公益結合,那些曾被人家棄養或不當飼養的兔子,就是她的主要拍攝對象。鄭如敏指出,中途兔的送養有8成都是透過網路,用圖文搭配的方式傳遞資訊,所以照片的品質非常重要。很多愛心志工雖然花錢又花心力去照顧那些流浪兔,但不見得有良好的攝影能力,而且多數也只是隔著籠子拍兔子憨厚的模樣,這樣其實較難引起大眾認養的慾望。因此她的定位就在於協助攝影的部分,拍出牠們活潑、可愛的一面,同時也幫忙宣傳,並以分享攝影作品的方式,將認養訊息再分享出去。

 

 

 

雖然說是為了宣傳認養,但鄭如敏很堅持不拍灑狗血的畫面,例如兔子破破爛爛或受傷的樣子,很多動保單位團體會這麼做,但這樣所得到的迴響和關注只是一時的,鄭如敏相信如果能讓大家被正面、樂觀的畫面感動,那種關注才會一直延續下去,而且會維持很久。「所以這是個滿重要的心態調整,我的攝影是有選擇性的,只呈現牠們比較可愛、有希望的一面;當然我也會有各種的情緒起伏,但我不會把負面情緒帶進作品裡面,反而是更用力地拍出快樂的感覺,有時就是用這種方式來治癒、撫平自己。」這也是為什麼當我聽到兔子會打架而充滿好奇的時候,卻沒有照片可以看,不免感到有些可惜。

不過跟貓狗比起來,兔子的表情和肢體較不明顯,是如何掌握牠們活潑、可愛的一面,鄭如敏分享了幾個重點。首先可以從眼神和耳朵觀察牠們的情緒,因此角度的拿捏特別重要,盡可能從側邊帶到兔子的眼神,讓畫面更具感染力,而有些無法言喻的細微神韻,就考驗著拍攝者的經驗和捕捉瞬間的直覺。肢體動作的部分,兔子會把牠的耳朵折下來,就像女人在洗頭髮一樣優雅,或是牠們洗臉的瞬間,會有一個像「拜拜」的經典動作,而牠們露出好奇心站起來東看西看的時候,也是不容錯過的快門時機,可以呈現較強的畫面感。

除此之外,鄭如敏也要求自己的作品必須兼具藝術創作的層面,不但結合台灣文化特色景點,像是橋頭糖廠、台灣詩路、彩虹眷村等等地方,還要帶入自己的哲學觀和價值觀,希望讓觀者有所啟發。例如兔子站起來往天空看的畫面,似乎是在想些什麼的感覺,或是兔子回眸的背後有著綿延的道路,象徵著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甚至將兔子放在軌道的交叉點,彷彿思索著什麼大道理一般。鄭如敏擅長捕捉兔子的神韻,再透過牠們的肢體語言,運用一點想像力讓畫面傳達不同的情緒或意念。但老實說,初看這些照片時單純只有「兔子很可愛」這樣的感想,其他什麼人生道理於我如浮雲,不過看照片有時就像是心中的一面鏡子,或許面臨不同心境的時候,又會有另一番解讀吧。

 

 

 

命中注定的痕跡

隨著訪談逐漸深入,才發現原來不只是「喜歡兔子」這樣單純的理由在支持著她,或許應該說所謂「喜歡」的紮實程度,已經和她的生命緊緊結合在一起了,會從事兔子攝影有明顯的脈絡可循。首先她們全家都是兔迷,從小就跟兔子一起長大,不但是童年的回憶,也是維繫家人感情的關鍵,曾經跟姐姐處在長期冷戰的狀態,後來因為養了一隻道奇兔,進而讓姊妹倆的關係破冰。再來就是當她面臨工作與感情的雙重低潮時,從兔子的身上找回了自身的能量,那段時間她到愛兔協會當志工,看著那些被棄養的兔子從生不如死的狀態逐漸恢復,從中感受到生命的韌性和奇蹟,能夠從低潮的谷底爬起,兔子對於鄭如敏有著「恩情」,也因此讓她發願,如果有機會離開台北生活,就要認養兔子作伴。

很巧的是,就在發願後不久,她在台中沙鹿與朋友夜遊的時候撿到了現在養的兔子「露莎」,這樣的機緣讓她後來發現,原來兔子在自己的生命中有著很重要的位置,「其實每個人這輩子要做什麼都有一些線索在,只是有沒有注意到而已。」鄭如敏發現兔子一直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將她的生命經驗都串聯在一起了。至於和攝影的結合,則要回溯到大學的時候,黃建亮老師啟發了她對於攝影的興趣,也因此購入第一台單眼相機Canon EOS 500D;沒有歷史沿革、技法、構圖等常見的制式課程,而是每週都訂個主題讓同學發揮,這樣教學方式讓鄭如敏印象深刻。再加上看到日本攝影師內藤雅光拍攝兔子的作品,帶給她很大的震撼和靈感。

2012年9月,彷彿是在露莎的指引下來到了台中展開新生活,果汁店的工作做了一段時間後,鄭如敏決心將兔子和攝影結合,也開始了一段沒有收入的日子,成天就是在家裡觀察兔子的作息和特性,不然就是到兔子餐廳去練習拍別人的兔子。為了累積作品,她也上網徵求「兔模」幫人免費拍攝,但其實那時內心經過幾番掙扎,對於「拍免費」是有一點點不甘的,不過一直沒有case進來,只有這麼做才有兔子可以拍。關於收不收費、怎麼收費的矛盾糾結,直到一次與黃建亮老師的談話才化解:「你的專業夠嗎?只要你有專業,要找你拍的人自己就會來,根本就還不需要煩惱說要不要收費這件事。」鄭如敏笑著說,這讓她放下那種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很厲害要收費的念頭,更專注在磨練、累積自己的攝影能力。

 

 

經濟壓力如影隨形

即使如此,沒有收入的問題還是在,她坦言其實一開始是想要當專職的兔子攝影師,邊兼著拍流浪兔做公益,但早期因為知名度不高,也不太懂報價、行銷這些工作方面的「眉角」,所以對外宣稱可以拍寵物兔攝影,大概只持續兩三個月而已,然後就發現自己快要餓死了。但為了不放棄初衷,鄭如敏還是咬緊牙根徹底排除錢的因素,轉而專心投入公益拍攝流浪兔,一邊做著咖啡店的工作養活自己。

她回憶2013年9月底適逢存亡之際,再沒有收入的話真的差點就要回台北了,也差不多在那個時間點,醞釀著想開間可以認養兔子的咖啡店,憑著對咖啡有一些興趣和概念開始找工作,履歷上的介紹簡短有力地寫著:「你好,我叫鄭如敏,輔大新聞系畢業,本人已經有強烈的意志,未來的志向走三個領域:兔子、攝影跟咖啡。」後來順利錄取了咖啡店,就這樣邊利用休假的時間進行拍攝,不過到外地的交通及租借相機、鏡頭的費用還是不小的負擔,經濟壓力仍如影隨形。好奇問她怎麼不先用500D擋一陣子呢,至少可以省下器材租借的費用,但卻得到一個「就是要撐下去」的堅定回答,她還笑著說:「很難想像吧,我八月才剛辦完攝影展,但卻連一台高階相機都沒有。」

為了解決經濟問題,鄭如敏決定開始建立文創品牌,「我沒有辦法從每次的拍攝去賺取費用,不可能跟那些愛心志工拿錢,但是作品拍攝完之後就是我的東西啊。」她將攝影作品加入設計元素做成文創商品,籌備了一段時間目前已經有初步的雛型。她進一步分析,以明信片來說,對外販售可以得到許多效益,除了讓自己有穩定的收入,還可以幫送養的兔子再做一波宣傳,並讓更多人關注到流浪兔的議題。同時也不忘公益,將商品賺取的部分所得捐給流浪兔保護協會或愛兔協會,讓他們可以有經費擴展資源或人力,變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兔迷的夢想之地-大久野島

今年7月底,鄭如敏和家人去了一趟大久野島,那裡被稱為是兔迷必朝聖的地方,「我本來沒有想要那麼快去,對我來說那是個非常夢幻的地方,還沒有想過可以實現它,就像是個餌一樣,驅使我不斷前進。」聽到這樣的描述讓人充滿好奇,原來它是在日本廣島縣外圍的一個小島,從忠海搭船過去大概15到20分鐘,大概就像淡水到八里那樣的距離。在以前戰爭時代大久野島是個製造殺人毒氣的地方,所以現在島上有個毒氣博物館,以及一些遺留下來的炮台,唯一具有觀光性質的就只有一間旅館。

在過去戰爭時代本來就有拿兔子做實驗,但曾經發生過一場大型的火災,所以兔子早就沒了,後來是為了觀光而再引進兔子,據說是有一組團隊會去巡邏並照顧牠們的健康,因此有點是介於野生跟家畜的模糊地帶,即使不去餵牠,牠們也有自己生存的能力,會去吃落葉、啃樹皮。據說島上有700多隻的兔子,牠們會在山林間、炮台間與海邊出沒,不過牠們又很親人,會讓觀光客餵食,不過只要看你沒有要餵的意思就馬上鳥獸散。鄭如敏說,原本以為牠們會兇猛地搶食,但那邊的兔子其實很優雅,而且見好就收。

大久野島最著名的就是兔子海,通常大家去那邊都是享受被兔子一群群包圍的感覺,「我本來也期望拍到的都是那樣的照片,但後來發現卻完全相反,我反而拍的比較多是一隻一隻的,表面上看起來一大群,但實際上牠們並不是群體動物,不會狐群狗黨一起活動,每一隻都在做自己的事情。」鄭如敏表示,要拍兔子海的時候她反而想呈現那之中的孤獨感,明明畫面是喧鬧的,她卻刻意拍起來很安靜、很細膩。這組在大久野島拍攝的作品《孤獨的溫柔》獲得評審青睞,拿下了今年TIVAC攝影比賽的首獎,也達成了鄭如敏想前進台北藝術攝影博覽會的心願,可以讓更多人看見她的作品!到現在還記得,採訪完隔天她告訴我得獎了的那種興奮心情。

 

 

 

 

 

 

 

 

延伸閱讀

超 可愛 兔兔 天堂 !前進 日本 兔島 大久野島 ,捕捉 萌 兔 萬千風情

要拍好你家寶貝?先從了解 兒童 開始 

動物與孩子的純真畫面,Elena Shumilova用鏡頭記錄下的 兒童寫真

街貓手到擒來:拉近距離,降低視角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