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世界五大威士忌產區中最不引人注目的日本威士忌,短短十年不到,不但成了全世界威士忌愛好者最矚目的焦點而且還賣到供不應求,實在是非常不簡單,就讓Stuff來為你剖析其中奧妙。

講到日本威士忌的歷史,就不能不提到三得利這家公司,第一瓶日本威士忌「白札」就是在1929年,由創辦人鳥井信治郎與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攜手釀造而成。但長久以來威士忌在日本國內一直不是市場的消費主流,但在2006年,山崎18年在IWSC(舊金山國際烈酒競賽)中拿到了金牌,消息傳回國內引起一陣搶購風潮,也讓世界注意到了這個國家獨特的造酒風格。

接下來幾年日本威士忌在各大國際烈酒競賽幾乎拿遍了所有獎項,在世界掀起了一股威士忌新潮流,還數次在最具權威的WWA(World Whiskies Awards)中奪得最高殊榮,甫公布的2014年WWA的世界最佳調和麥芽威士忌(World's Best Blended Malt Whisky)獎項就是由竹鶴17年拿下,可見他們的調和工藝是如何傑出。

對於製造威士忌來說,日本的環境可說是得天獨厚,許多酒廠建造於較高海拔的山間或是稍偏北緯的位置,不但年均溫低,提供了橡木桶優良的熟成環境,而且能夠輕易找到非常優質的水源。而日本人追求完美的執著體現在威士忌釀造與調和工藝上更是表現的淋漓盡致,例如在國際上拿下最多大獎的三得利首席調酒師輿水精一,每天都是第一個到達酒廠上班,為了不影響對調酒師來說最重要的味覺與嗅覺,幾乎是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粗茶淡飯數十年如一日,而這種堅持具現化的成果,就是他每一支作品都在國際上受到極大的肯定,山崎25年在今年的WWA拿下了日本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帶有泥煤香氣的白州18年與調和藝術具體代表的響17年早在2007的IWSC就雙雙拿下金牌,成就傲人。

可惜的是由於銷量成長過快,完全出乎大多數的日本威士忌酒廠意料之外,因此他們庫存的原酒供應不上,而加班增產的威士忌的也至少還要花費10年以上來熟成,目前市場已經出現短缺的現象,而且不僅是高年份酒款已經成為市場上爭相搶購的商品,一般的低年份威士忌亦然,像是三得利旗下最受歡迎的調和威士忌響12年在全世界都已經缺貨,台灣市場也不例外,非常搶手。以下Stuff將介紹從入門到進階的各種日本威士忌,讓你一窺東洋風味的奧妙。

 

新.山崎單—純麥威士忌

三得利現任首席調酒師福與伸二上任後發表的首批新作品之一,福與想要撇除年份迷思,讓更多的年輕消費者可以領略單一純麥威士忌的美妙。雖然不標年分,但在調和時使用了許多陳放在雪莉桶、紅酒桶與日本獨有的水楢桶的高年份威士忌,除了保持山崎華麗豐富的調性之外,這支酒還有著更多的可能,除純飲之外無論是以加入大圓冰塊,被稱為on the rock的方式,或是融入蘇打汽水的highball喝法都會讓你嘗到不同面向的口感。

 

新.白州單—麥芽威士忌

位於日本阿爾卑斯山脈下的白州酒廠,一直以清新溫潤的淡泥煤風格風靡全球,而福與伸二所精心製作,與新‧山崎同時上市的新‧白州更展現出了不同於蘇格蘭島嶼風情的另一種泥煤個性。

福與使用特別熟成的淡泥煤原酒調和部分的雪莉桶原酒,讓這支酒入口之後在清新的麥芽甜味中緩緩透出柔美的泥煤香氣,在做成highball之後更多了一種獨特的清涼感,即使是盛夏飲用也非常舒服。

 

Mars Maltge 3Plus 25

有時候一支酒的成功就可以讓一間酒廠一夕爆紅,信州酒廠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這支酒是放在舊廠址25年後,遷移到新廠址又放了3年,因此才以3 Plus 25命名,本來只是清空庫存並測試市場反應,沒想到在2013的WWA,3 Plus 25一舉拿下了最佳日本調和威士忌與世界最佳調和威士忌兩項大獎,本就為數不多的3 Plus 25馬上被搶購一空,現在已經是拍賣市場的珍品,也讓酒廠信心滿滿的準備推出下一款產品。這支酒有熱帶水果、椰子、烤蘋果塔、蜂蜜、荳蔻等豐富的香氣與口感,尾段還有黑巧克力與黑胡椒的氣息,很有意思。

 

響12年調和威士忌

三得利歷代獲獎最多的首席調酒師輿水精一退休前的封刀之作,雖是12年的威士忌,但使用了30年以上的高級原酒,以及陳放於珍貴梅酒桶中的稀有原酒調和,帶有其他國家威士忌少見的豐沛果香,口感豐富細緻,餘韻還帶著一點點微妙的酸甜與梅香,令人回味。

未滿十八歲,請勿飲酒


(下一頁還有更經典威士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