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什麼情況下開始《東京女孩》這個系列作品?

大概3年前我想拍一系列關於人的作品,不管是男人,老人,還是小孩。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女性,因為自己個性比較害羞,然而女性在我心目中一直有一種敬畏的感覺,我一直都很關心女性,但不會主動說我關心她們。某種程度上自己也滿害怕女性的,於是我決定要利用攝影去克服自己的陰暗面,然後再發現新的自己。

然而一開始是從身邊的香港女性朋友開始,但一直都沒找到拍攝的角度,效果不理想,因此也停頓了半年。我在日本的經紀人是一家模特兒公司的老闆,有一次在工作空檔時就約模特兒到公司附近拍照,無意發現這次照片所呈現的氛圍是自己想要的。

雖然我平常的工作的對象就已經是模特兒了,但是商業攝影沒辦法滿足我個人的創作需求,對我而言這些都是沒有感情,一切只是為了追求畫面上完美。然而我內心創作的欲望越來越強烈,想拍真正的女性。雖然這系列作品的拍攝對象多數是模特兒,有業餘也有專業的,但我不再把她們當成是模特兒,因為她們只是職業是模特兒,實際上她們還是一位單純的女性,我想呈現的都是最自然的一面,包括髮型,服裝,沒造型,沒反光板,沒助理,很隨性的,和我平常工作的模式是完全相反的,因為我覺得用幾乎是所有攝影人當初開始拿相機想拍照的那種感覺和初衷,用最原始的方法和心情去拍照和紀錄。

 

預計什麼時候完成?目前已經拍攝多少人?

目前已經拍攝85人左右,目標最少拍100位當成是一個段落的結束。但是100個之後還是會繼續拍,然後預計出版攝影集還有舉辦大型的攝影展。


▲圖片提供:1839當代藝廊。

 

你如何挑選這些被攝者?

這些被攝者都沒有被挑選,全部都是模特兒公司送過來的,全部都是第一次碰面,當天可以在什麼時間,或在那裡拍攝,我就會出現在那裡。

 

為什麼《東京女孩》的照片都是以黑白為主?

因為我平常工作都是用彩色去拍,所以這系列就用黑白,挑戰性比較大。

我相信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拍到好照片,因此想用一種最自然輕鬆的方式去拍照。

 

最近又會開始出現彩色照片呢?

因為我抱著一種實驗性好玩的心態去嘗試,因為之前雜誌都刊登黑白作品,就想嘗試彩色的感覺,這也是一種學習,其實也不太需要執著彩色還是黑白,最重要還是要享受拍攝的過程。

 

那你覺得這系列作品中,黑白和彩色分別帶給你什麼樣的感覺?

其實這也是我最近在思考的問題。的確會有不一樣的,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彩色攝影有彩色攝影的表達方式。黑白攝影比較有時間性,過去的感覺,彩色攝影比較當下,這是我目前覺得這組作品最大的分別。


▲圖片提供:1839當代藝廊。

請問你在拍攝這組作品的時候有遇到那些什麼困難呢?或是有趣難忘的事?

最困難的是如何在工作之餘,找時間來不斷的持續拍照。所以當知道有數天有空時,便要於那數天內,每天盡量拍攝,從早上拍到日落,吃飯的時間也沒有。難忘的事大概就是本文中那位躺在地上的少女,她是由女優公司帶來的,有一天收到她的電郵,說她也有拍照,我才發現我之前在一攝影比賽展覽看過她的照片,後來委託那公司把照片送給她,但他們巳與她失去了聯絡。

 

請問你是如何挑選這次的展覽作品?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或主軸嗎?

我平時在網路或雜誌分享的作品,都是比較關於那位被攝者的局部特寫,這次展覽會選比較屬於環境肖像以及個人化的作品。我想看看這樣的呈現方式有沒有什麼差異性。如果全部都是大頭照的作品,其他人可能會誤以為這是美少女攝影展,我的目標不是要把照片拍的很唯美,而是想要紀錄女性,還有個人看這個世界的方式,所以選的照片都是比較屬於個人化。

 

你所描述的個人化只是攝影者本身還是被攝者?

我指的個人化是攝影者本人,個人非常喜歡有光影的對比變化,是很個人的風格。所以我這次選了很多這類型的照片。

 

你認為人像攝影(Portrait)最重要的是什麼?

商業人像攝影最重要的是把畫面呈現地完美。如果是其他人像的話,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把「人」當作是「人」去拍,因為很多時候商業攝影都會透過軟體去把人變得更完美,但實際上人不是這樣的。

人的結構本來就是很漂亮的,我的興趣是呈現人最自然的美,可能我們都太習慣了商業攝影後製的美,所以我這系列的作品都沒有任何的後製,因為女性本來就很美了。

 

除了人像攝影以外,你還想嘗試其他類型的創作嗎?

在我拍東京女孩的時候,也會同步紀錄一些東京的街頭,這是我另一個無人的環境系列作品。《東京女孩》這系列作品當中,已經可以分出另一個系列,我會再發展出其他系列的東京女孩。這次展覽有幾張照片已經開始不一樣了,新系列我會介入比較多,幾乎都是我指導的,之前的都比較隨興,寫實。

其實我平常什麼都在拍,然後也不斷累積作品,我也拍很多自己的女兒,等時機到了就會發表。


▲圖片提供:1839當代藝廊。

 

日本這個寫真大國,是否讓你有更多的發展機會或是更多的競爭對手?

其實我一直都很欣賞日本的攝影文化,以及日本人對攝影很認真。他們有很多的攝影集、藝廊、攝影家,相對的香港比較少。所以我想找一個攝影氣氛比較濃厚的地方,透過拍照合作學習他們的精神,很多作品我都寧可帶去日本進行拍攝,也希望可以把這些學習帶回去香港,藉此可以影響更多人進行創作。

 

在日本工作壓力大嗎?

日本人對攝影工作和計劃非常認真、謹慎。我一開始遇到的困難點,就是需要適應他們的工作方式。我以前經常遲到,但是現在變得準時,因為日本人很準時,試過遲到五分鐘就被念。日本人做任何事都很投入,我很認同他們的理念。他們認為一個好的創作最少需要5到10年的經營,而不是一兩年就出版攝影集。他們非常重視細節,一切都務必做到最好。

 

你有喜歡的藝術家或攝影師嗎?為什麼?

有非常多,比如說大家都喜歡的森山,ARAKI,當然我也喜歡。最近我也很喜歡一位日本攝影家須田一政,我覺得他的作品跟我是有連接的,他的世界就是我喜歡的世界,我最喜歡他街拍的作品,還有一些很抽象很神秘的人頭。

還有美國的Philip Lorca Dicorcia、Geogory Crewdsom、Nan Goldin…尤其是Diana Arbus,我很喜歡她奇怪的狀態。

 

那有台灣的嗎?

張照堂,以前在人間雜誌很常看到他的作品和介紹,最近比較喜歡的還有沈昭良的《STAGE》。

 

請給攝影新手一些建議。

喜歡拍照的人很多,但是想拍作品的人很少,要拍照也是要拍認真一點。

如果真的愛攝影是不會分業餘還是專業,因為你都是在拍自己喜愛的作品。我認為喜愛攝影的人,還是要認真拍關於自己內心世界的作品,在作品中呈現關於人類的文化,作品才會有保存的價值。

 

《Tokyo Girls Alone東京女孩》

時間:02/23-03/24,週一公休
地點:1839當代藝廊(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20號地下室)

延伸閱讀

日本著名攝影藝術大師 加納典明 專訪

Fujifilm XF1 試玩評測:用色彩玩出不一樣的人文街景

Fashion Icon:走入服裝秀場,用攝影品味時尚風潮

Nikon AF-S 80-400mm f/4.5-5.6G ED VR 發表,超遠攝變焦大砲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