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東京女孩》系列作品,在日港台爆紅的攝影師沈平林(Jimmy Ming Shum),於日前在1839當代藝廊舉辦《Tokyo Girls Alone東京女孩》攝影展。過去總是視「攝影」為興趣,不想為了現實屈服對拍照堅持的他,究竟是如何搖身一變,成為現今能拍出商業、時尚卻不失自我風格的商業攝影呢?且看筆者這回的人物專訪。

 

當初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攝影?能否簡單敘述您的背景?

我大約國三的時候開始接觸攝影,在學校加入攝影社,小時候喜愛畫畫,自從接觸攝影之後就很少在畫畫了,因為攝影比較接近自己的個性,可以一直外出旅遊拍照。國三就開始冥想攝影是什麼,攝影是不是只有美?因為當時的主流是沙龍攝影。

在我高中畢業以後,到了香港的Photo center繼續學習攝影,那邊有很多老師都是從國外回來,然後就接觸到很多國外的資訊,在我出國念攝影以前也曾在香港學過一年的設計,後來才到美國舊金山藝術學院學習攝影,大學畢業有再到紐約的Pratt念攝影研究所。

 

為何當初念完研究所之後不留在紐約繼續工作呢?
相對的,攝影在紐約市場和發展空間應該更大。

研究所畢業之後,就想先回到香港拿一些工作經驗,畢竟在此之前我都不曾做過任何工作。很多時候讀書只是理論,然而我念的是純藝術(FINE ART),回到香港後不想用攝影賺錢,再加上當時認識很多長輩都是從事商業攝影,競爭激烈,所以決定不當一個職業的商業攝影師。

後來我開始發展第二志願:電影。不過在香港被人說太斯文,不太適合走電影圈,然後有朋友介紹我去拍電視廣告,也是和攝影和藝術相關,因為我還是不想把攝影當成賺錢工具,想堅持把攝影當成是興趣。


▲圖片提供:1839當代藝廊。

 

電視廣告是平面攝影的還是動態攝影?

一開始也是從燈光,器材,助理然後慢慢當上副導演,然後開始自己拍廣告。一切都是從基礎開始,大概努力了五,六年吧,那時是香港廣告的黃金年代,發展機會非常多。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後,突然覺得電視廣告還是很商業。例如,洗髮精廣告,銀行廣告等,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去拍攝廣告,目的只是為了宣傳產品,覺得沒有太大的意思,開始覺得鬱悶,因此決定離開這個跟創意有關的行業。

後來就開始嘗試跟朋友合作,一起做時尚產業有關的生意,這其實是我的第三志願。那時我已經和攝影完全脫離關係,但我還是把攝影視為最純粹的興趣,我仍會常去看攝影展,看攝影集,欣賞攝影。

之後遇到了香港經濟蕭條、SARS入侵、生意失敗,錢都賠光了。那時過了一段很低迷的日子。因為經濟出現了問題,突然興起回頭當商業攝影師,但已經離開這個行業6-7年的時間,是有些難回頭,再加上手上沒作品集。有一天經過Art Center看到一張海報上面寫著「年輕藝術家作品徵件機會」,作品入選後會有展覽、出版品、宣傳等。既然有這個機會,我就拿研究所畢業作品去投稿,後來就被徵選上了。作品也被香港文化博物館看見,他們開始典藏我部分的作品。

 

當初在04年於東京遇上荒木經椎及細江英公時
他們對你說了什麼鼓勵的話, 讓你決定重拾相機呢?

那時我的作品也參加日本清里美術館的徵件,後來我收到得獎通知,而且是唯一一位兩套作品都入選的參賽者,當下覺得非常感動,在我人生最低迷的時候總算看到一點希望。

「我們會把你的作品永久典藏,是因為希望你們記得還有人很重視你的作品,希望你們繼續拍下去。」 後來也有機會跟評審ARAKI聊天,他說,他記得我的作品,他有投票給我,因為他覺得我作品裡的世界很怪異,很陌生,有日本攝影的味道,但又和日本的攝影師感覺不一樣。

因此,我就開始決定重拾相機拍照,不管是拍興趣也好,還是職業也好,總是當時就有一股熱血想要拍照。

再次回到香港後便開始找機會拍照,打電話給雜誌毛遂自薦說要拍作品,當我成功接到案子之後,我就回去日本找當地認識的造型師朋友,協助拍一些作品,慢慢的就開始拍時尚相關的作品。作品刊登之後慢慢有些迴響,反應還不錯,尤其是在日本。後來我就一直在日本香港往返拍照,當初一心只是想要把作品拍好,很多時候都是超出案子的預算去呈現心目中的作品,都是自己掏腰包埋單的,慢慢累計作品,漸漸的工作量就變多了,就很順其自然的成了商業攝影師,在日本時間久了就開始根據日本的方式去經營自己。

 

那你的日文應該很不錯吧?

我太太是日本人,但我的日語普通,聽還可以,講的就不太行,因為住的時間還不夠長。


▲圖片提供:1839當代藝廊。

 

如何在商業攝影和藝術攝影之間取得平衡?

這一點倒不難,只要明白商業攝影師需要付出什麼,藝術攝影就是拍自己喜歡的東西。我很常告訴別人,商業攝影師就是客戶給你一個題目或難題,然後我就用自己專業的技術去幫助客戶解決問題。相對的藝術作品就比較單純一些,過程中是「自己和自己的對話」,會產生很多問題,然後幫自己解決問題,尋找答案。

其實只要明白這兩個道理,就不難。商業攝影就是服務,用自己的美感和專業去幫助付你錢的人解決問題。藝術作品純粹為了自己,我年輕的時候還不知道這一個道理,總是有人付我錢拍照,我只要覺得不喜歡就推辭掉。

 

你說你高中的時候就一直在冥想攝影是什麼,這些年來你經歷了人生高低起伏,也在商業和藝術攝影之間遊走,這些有改變你對攝影的看法嗎?
現在的攝影對你而言是什麼?

攝影現在對我來說,是我對外界溝通,還有表達自己的方法。因為自己從小到大的個性都比較內斂,我都會把自己的情感隱藏起來,我不是一個直接的人,類似半自閉症。我喜歡觀察別人,關心別人,久而久之就開始想表達自己的情感,於是透過攝影去表達無法用文字解釋的內心世界。

 

請問您的星座?

天秤座。


▲圖片提供:1839當代藝廊。

 

(後面告訴你:Jimmy如何在興趣與工作上取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