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幾個好友隨性喝葡萄酒,夜裡餓了就即興煮個粥,發現既暖和身體又解酒,非常愜意,想咱們都是米食民族,理所當然,有米就給元氣。

最近參加了幾場品酒會,看見各式各樣的品酒風景,非常有趣也感觸良多。整體而言,品葡萄酒已經是被公認的高級社交活動,我看見很多年輕人趨之若鶩的跟著潮流跟著品牌跟著名人品飲,比起我們當年更是蔚為時尚風潮。

我想讓葡萄酒好親近這個想法終於在偶然間被觸發了 一次我跟幾個好友隨性喝葡萄酒,夜裡餓了就即興煮 個粥,發現既暖和身體又解酒,非常愜意,想咱們都是米食民族,理所當然,有米就給元氣。

適逢有苑裡朋友帶來頂級新鮮的灣麗米及香米,我們就各放了一半攪拌,多放了很多水把稀飯煮得很水很水,我這種喜歡喝稀湯粥的就可以多舀上面的米湯,喝得開心過癮 不過比起我愛吃的台東池上米、富里米、關山米,顯然還是他們較優 話說灣麗米已經是台灣西部山靈水秀之地所產出,只是仍不敵更是大山大水氣質的台東風土而已,至於搭粥的點心,我想到一個絕妙餐廳外帶,台南阿輝鱔魚,配粥的小菜有花枝 丸、蚵爹、烤香腸、糯米腸,當然還有旗魚,酥以及乾炒鱔魚,這些小拼盤盡顯台灣小吃之精髓,是一種重踩土地的調性,是先民苦中作樂的幽默飲食 我只找了一瓶Lustau Fino Jarana Sherry雪利酒來搭,我認為這是一種很親近海洋的酒,而且是一種一開始喝會想笑、喝到後來會想哭的很幽默的酒。

Lustau Fino Jarana Sherry雪利酒絕對是獨特的酒,冰鎮後好喝些,單獨聞有些刺鼻,有點像紹興,只是淡很多,喝第一口一定皺眉頭,粗獷還不到,卻肯定會打顫,再多喝第二口,你會跟他絕交 但是這種雪利酒的偏見就是需要台灣海產小吃的傲慢 蚵爹、花枝丸是炸物,外面會再灑上一層胡椒,啜一口 Fino,酒不再怪開始變香變順口,炸皮的香、花枝的甜,被包在粉裡的蚵也透出生津的滑潤 旗魚鬆泡在稀飯裡,本來就神功無敵,再啜一口 Fino,更甜,味蕾更有被逼開的寬廣 再一口乾炒鱔魚一口酒,天作之合,我想起了灌籃高手櫻木花道的小人物上籃,雖不是石破天驚,卻是最直接最有效率最簡單流暢 最後還有米腸香腸加蒜頭,一口 Fino,真的想哭了,整顆蒜頭一股力量爆發開來,再一口Fino威力Double

香檳一開,那細膩高雅,眾皆臣服,頓時鴉雀無聲。

詩云:飄上氣泡音符的、不獨詠歎華麗極盡、繽紛閃亮、假面舞會一生輕嘆、只恨娉婷、眼前一瞬

延伸閱讀

靜止的風、地轉天旋啊星空、 親吻Salon紅樓春夢

林煥楨 專欄:史記壯懷激烈 Cristal語笑嫣然

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 正式開展,體驗瞬間的永恆

大紅燈籠高高掛:京都先斗町看藝伎,享受京都夜生活

林煥楨

身為爽爾國際負責人,代理許多歐美音響品牌,也喜歡喝酒,熟知各種酒的特性,也把人生當作酒來品味。

 

 

未成年請勿飲酒

撰文:林煥楨 、攝影陳金燾
本文同步刊載於 Stuff科技時尚誌 10月號/2012 第105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