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擊劍任俠,不免獨立蒼茫,於是乎就倒行逆施來個先吃紅燒,由濃轉淡吧,選了兩個地方的酒來搭紅燒,一是來自托斯卡納Toscana,百搭中庸酒質的Badiola 2009,二是智利濃郁厚重的Cabernet Sauvignon,Sol De  Chile 2005,而白酒就選了德白Riesling Pichler來搭清燉的牛肉麵湯汁。

葡萄酒一定得配西餐,搭配牛肉麵不行嗎?

我常吃牛肉麵。下雨的冬天,來一碗紅燒湯頭牛肉麵可以驅寒,補中意氣,讓末稍的手腳舒活起來 而酷暑籠罩期間,進出冷氣房引發的虛熱,衰竭倦怠,更是需要靠牛肉熱湯,來內燃驅趕。所以我想幫牛肉麵搭個葡萄酒作個報導當我告訴大家這著想法時,居然獲得所有人一致的贊同。就來搭百吃不厭的「史記牛肉麵」 吧 一來外帶很近、麵湯分離,二來他有清燉紅燒兩種,一配紅一配白剛好,三則史記總給我一種武俠的想像氛圍,讓我想起擊劍任俠。

既擊劍任俠,不免獨立蒼茫,於是乎就倒行逆施來個先吃紅燒,由濃轉淡吧,選了兩個地方的酒來搭紅燒,一是來自托斯卡納T oscana,百搭中庸酒質的Badiola 2009,二是智利濃郁厚重的Cabernet Sauvignon,Sol De Chile 2005,而白酒就選了德白Riesling Pichler來搭清燉的牛肉麵湯汁。

我讓兩瓶紅酒提早開了兩個小時,開瓶時看到他們一整個頑固的傻樣,不免得意了起來,要對抗加了辣度的紅燒,酒體需要這種強度 ; Toscana Badiola中庸的酒體,一把游移自如的劍,在紅燒微辣的火海中載浮載沈,而Sol De Chile則做了強勢對抗,也許紅燒食材與酒體的強烈個性對抗,或許就是完美搭配。

中間間奏以一碗史記奶酪,其色如白雪,嬌鮮欲滴般的軟嫩鮮甜先清除味蕾前一次的記憶,接著以清燉搭德白Riesling Pichler,想來我還是覺得清燉高級,因為他是極力發揮食材本質的,愈是清淡者其功力應該越深吧。

有感而發如下 :

濡濡潺潺水花干
白湯白片白麗斯玲 酸香甜苦 兩頰動容 紅湯紅塊紅蘇維翁 刀光劍影 義憤填胸 史記牛肉麵正宗
白雪奶酪 初見小喬
松江路畔
數千古風流人物需看今朝 興之所至,再開一瓶香檳,2004 Cristal

第一次鼻息 妳的呼吸
恨 那雍容華貴 遙不可及
距離 貫通了我的野心
我將不惜
征戰 討伐 侵略 超越所有 燃燒一切 直到佔有妳 Cristal
只是怕 那一天 心想佔有的 不再只是一個妳

延伸閱讀

綠樹清溪、桶後、品泉飲雨

鮮釀才得生命之水,慕尼黑Carpaccio巧搭Chianti

踏上最後一塊淨土找尋食材

何孟修 專欄:「紙」要好產品

林煥楨

身為爽爾國際負責人,代理許多歐美音響品牌,也喜歡喝酒,熟知各種酒的特性,也把人生當作酒來品味。

 

 

未成年請勿飲酒

撰文:林煥楨攝影:陳金燾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8月號/2012 第103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