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台北烏來的桶後,享受午後的悠閒啜飲,應該是別有一番情趣,在綠樹清溪間閉目沈思你將會體驗到大自然在你耳邊細語,此時飄下陣陣細雨,輕啜一口泡過涼泉的佳釀,真是上天賜予的美好……

一直計畫著要去桶後山上放鬆喝點小酒;但是今年雨水多,只要想去就會下雨,桶後本來就是集水區,一年也許也會下個兩百多天吧,索性就來個風雨無阻,搞不好會別有一番風情;所以約在五月底的星期一,我們就上桶後去了,當然雨還是下著,特別是在我們離開之後,更是滂陀大雨,我們還特別謝謝老天爺給我們一段小雨甚至雨停的短暫美妙時光。

其實在雨中還是別有一番風味的,雨水落進綠樹清溪,悉悉漱漱,頗具蕭索靜滯之勢,我們先把酒插進溪裡,讓雨點也同時打在瓶身上,我想這兩瓶酒在出生時絕對沒想到會是在如此光景下被品飲,壯麗多幾分雋秀也多幾分。特別帶這兩瓶Wishbone,是有幾番意義的;一是Wishbone顧名思義可以許願;二來他們不用軟木塞裝瓶,而是金屬旋蓋易開罐,不必費心攜帶開酒刀;三是我們當然不敢帶嬌貴的高級莊園酒來,破壞或浪費這天人野合的粗獷時刻,在這裡我們根本不需要酒杯,直接或著泉水雨水踩罐喝。

看著雨水打著躺在溪水的瓶身,不由得得意了起來,我覺得Wishbone的酒標漂亮,仔細看W字體是用許願的雞胸骨排起來,仙風道骨的,新酒廠就是可以設計嶄新的酒標,凸顯自己的時髦,尤其是其中一瓶Fire Road泡在溪水裡更是別具意義,因為桶後溪本身就是一條Fire Road(防火巷);2000年紐西蘭南島馬爾堡發生大火,波及這片葡萄園,最後靠著Fire Road防火巷發揮作用以及風向轉變才消滅火勢。

只是這瓶Fire Road Sauvignon Blanc一點都沒有火燒的味覺,有點像清淡荔枝的果味,反倒消暑,記憶中的火海也許將只留在釀酒人心中;另一瓶寫W的是 Wishbone的黑皮諾,在野外喝紐西蘭的黑皮諾,當然不是要追求那種冷靜等待的變化,也很難品嚐產區間的個別特性,而是要得到最最直覺的齒頰留香,就是那種與葡萄酒的原始初戀,只是今次把纏綿帶到天邊。

一次我問好友林裕森,能不能接受葡萄酒用金屬旋蓋;他說:其實年輕喝的酒比較適合金屬旋蓋,旋蓋式的保存爭議當然還需要時間來考驗,他能不能久存現在還是個未知數,但是裝瓶時二氧化硫的添加可以減少,就對年輕酒是很大的幫助;我們這種人,酒買來放不到幾天就要喝掉的,其實適合旋蓋;當然來到野外,旋蓋太方便了,真的帶開酒刀太麻煩了。上山前,我們幾個懶鬼到梅森凱瑟Maison Kayser,隨便拼了十幾種熟食,還有起司、火腿、麵包、甜點,在山上下雨天一切從簡,但是還是美味高級,爽在心頭。

延伸閱讀

林煥楨 專欄:鮮釀才得生命之水,慕尼黑Carpaccio巧搭Chianti

林煥楨 專欄:野趣不成,深庭酒醒

讓你像奧林選手般的五款運動鞋推薦

台北 散散步: 古今書廊 用二手書穿越古今

林煥楨

身為爽爾國際負責人,代理許多歐美音響品牌,也喜歡喝酒,熟知各種酒的特性,也把人生當作酒來品味。

 

 

未成年請勿飲酒

撰文:林煥楨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6月號/2012 第102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