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貓見證科技演進

拍貓十五年,都足以讓一隻小貓變成耄耋之年的老貓,吳毅平手上多到數不清的照片,正好也可以看出數位影像科技的演進軌跡。除了底片時代留下來的許多影像紀錄,吳毅平手上甚至有Canon EOS 10D 等所拍攝的貓,後來輕便的400D 更曾陪著他走遍許多有貓的角落。不過為了工作之故,目前他使用5D MarkII 拍攝。

「以前我拍貓只用底片來拍,因為這是我自己在經營的題目,工作才用數位相機;」吳毅平說,「但是隨著數位相機越來越進步,確實帶來許多便利性。」比方說,「以前,如果你想要讓大家看到自己的攝影作品,得要出書或辦展覽才行,這可能要花上一年。後來e-mail 與部落格流行,拍完照回到家坐在電腦前,沒幾分鐘就能讓照片到處流傳,幾天之後,就可看到各方意見蓋起大樓。到了最近,連回家處理照片都省了,拿起手機發出偽快門聲之後,照片就可同時讓數千人看見,大家還會給個讚。」吳毅平表示,「就像手機一樣,有時真的很難想像拍照這個行為未來還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福建的土樓裡,只剩幾個老人家守著老厝,幸虧還有這隻「喵阿」。

儘管科技日新月異,對他來說,拍貓這件事還是一樣的 —「我還是要到現場才能拍到照片,要到有貓的地方才能拍到貓,要等到貓打哈欠才拍的到打哈欠的貓。」當然,「我還是得花大部分的時間拍一些用來換鈔票的照片,才有錢買機票出國去拍貓。」不過由於他「有貓才去,沒貓就不去」的執著性格,帶著一個裝滿底片泡麵罐頭的皮箱出國兩個星期,最後才帶回五張自己還算滿意的照片是稀鬆平常(當然,是貓的照片),既沒有到名勝古蹟一遊的紀念照,更不會有紀念品。親朋好友們雖然很難理解他旅行的方式與目的,還是只能默默接受這個事實。


▲當話少的人遇上無言的貓,那份舒坦或許正是讓吳毅平持續拍下去的動力。

 

從街貓身上看見無限可能

說到拍貓15 年來的心得,吳毅平酷酷地搞笑回答:「拍貓不用錢,養貓也不用錢,請大家要養貓去認養就好,不需要用買的。」不過他還是一本正經地說,每一隻貓的個性都不同,花紋也不一樣,「在流浪貓的身上,可以看見無數的可能。」加上流浪貓壽命普遍不長,即使故地重遊,恐怕也不可能往事再現,尤其國外許多地方要再到訪也有困難,因此吳毅平拍貓時,除了使用中長焦鏡頭捕捉逗趣特寫,他也時常使用廣角鏡頭將貓兒身邊的環境納入,保留更多當地特色。

為了生活拍照多年,拍貓對吳毅平來說是一種精神上的交流,有時甚至是解脫。透過鏡頭,人與貓無言對望,既不用擔心客戶提出怎麼拍才符合哪些標準等等要求,更不用煩惱被拍攝的貓會開口說「不要從這邊拍我的臉,這個角度不好看⋯你要把照片用在哪裡?我要保留我的肖像權」之類的話,他愛怎麼拍就怎麼拍。

一個人能夠早早就確定自己一輩子想做的事情,是一種幸福。「十五年會讓底片褪色,硬碟會壞掉很多次,但是如果能讓照片留在許多人的書架或牆壁上,那是很幸運的事。」吳毅平說,「未來十五年,我想我也會繼續做同樣的事。然後看看會不會窮得只剩下貓吧!」


▲在廈門的第八市場遇見了傳說中的「鞋貓見客」。

吳毅平

曾任自立早報、路透社、TO'GO 旅遊情報、30雜誌攝影記者,現為自由攝影工作者,作品散見於商業周刊、新北市文化季刊與自由時報副刊等。曾獲TIVAC 365 傳統攝影獎、台灣新聞攝影大賽、美國B&W攝影雜誌Porfolio Contest 等獎項,作品台北人獲國立台灣美術館購藏。曾出版《在路上遇見貓》、《優雅的瞬間》、《到里斯本尋找一隻貓》、《貓島.座間味》等書,新作《當世界只剩下貓》即將發行。

吳毅平個人網站
吳毅平攝影, WU YI-PING Images粉絲團

延伸閱讀

行萬里路,拍萬隻貓,當世界只剩下貓 讀後感

向 吳毅平老師 致敬

轉角遇到一隻貓

愛無私的 狐獴 家族 溫芳玲 專訪

花卉攝影:幻夢情花,綻放只為一展笑顏。

本文同步刊載於 DIGIPHOTO NO.54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