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電影 劇照師 郭政彰, 讓片段凝結於一瞬間

引言圖片-專訪 電影 劇照師 郭政彰, 讓片段凝結於一瞬間「念 電影系 前以為,每天看電影好像很開心,哪知道後來從第一堂課開始就是完全沒看過的電影,而且是從來沒接觸的類型。」 郭政彰 拿著啤酒大笑起來說,「當時可真痛苦,看的不是藝術電影,就是黑白電影,然後怎麼看也看不懂,在黑漆漆的教室裡,總是看沒多久就睡著了,甚至哪時睡著的都沒印象,接著下星期又要應付繳交觀影報告,這樣的日子維持了整整兩年⋯⋯」

從動態電影 回歸平面攝影

兩年後,透過不斷思考,並一直尋找為什麼要這樣看的理由,卻才發現經過這樣的日子,逐步建構出自己的美學概念,以及了解影像視覺的語言,如何在影像中呈現故事與情緒,可說是自己非常重要的學習時間。他說以往還沒進學校前,也與我們一樣經常性的觀看好萊塢電影,熟悉好萊塢講故事的方式,但在學兩年電影後,才慢慢了解原來電影表現是可以這麼多樣性。

而平面拍照這件事情,是因為學習電影的過程中,不可能就直接拿著動態錄影機出去拍攝,所以要先由平面攝影開始,透過一張張的照片去練習分鏡,看要用多少畫面來講訴一個故事,也是這個時候,才開始正式接觸並喜歡上平面攝影。不過平面攝影在學校中只是通論,所以郭政彰花了不少自己的時間與力氣做自我進修與學習。

▲聽說-彭于晏、陳意涵。

 

郭政彰說若自己的生活與思想美學是建構於電影,那麼平面攝影的美學就是因為拍劇照而能更為完整。他認為雖然許多人認為學習攝影要先了解構圖,但他挺慶幸自己在大學四年中,並沒有特別學習構圖,因為自己的美學概念是由動態電影而來,所以更能跳脫出一些既有框架。而電影有別於平面的動態美學,也不難在他各種作品中看得出來,畫面中總是能感受到「動作」,不論是利用快速瞬間凝結,又或者略帶一些慢快門的模糊動作,其中又以前者的影像類型多了些。

「陽陽」劇照

「陽陽」這齣戲在台灣的評價其實頗為兩極,單就以電影的攝影運鏡手法來看,美籍攝影師包軒鳴在片中大量使用長鏡頭、一鏡到底、手持運鏡的攝影風格。據聞現場光的佈置也相當麻煩,為了維持自然光的感受,許多場景,燈光也僅比實際亮度稍亮一些而已。而這一切都為了去表現陽陽這位女孩的情緒。

可以想見劇照拍攝時,要特別注意並避開動態攝影機的走位,加上光線本來就暗,一方面符合影片風格,又要能找到平面攝影解決慢速快門,卻同時試圖去呈現女孩內心的情緒,其困難度可見一斑。有興趣的讀者可搜尋本片影評中,介紹影片風格與運鏡的部分,或乾脆觀影後對照劇照,頗有另一番趣味。

 

(當劇照師好像很自由?!工作方式有什麼不同呢?)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