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幽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曹操的短歌行流傳千古,藉著這句酒為忘憂君的名言,前陣子與若干酒友在古色古香的觀荷以酒會友時,酒友因搖杯品飲時經常打破酒杯,早己捨棄西式品酒杯的飲酒習慣,改用南北宋時建陽燒製的陶製酒壼與碗來醒酒、喝酒,一開始深受西式品酒文化的我,還不太習慣用陶製酒器來品酒,但是經過第一次的中西酒器大對決後,老祖宗的智慧果然不同凡響。

中西酒器大對決當天品飲的葡萄酒是2010年的智利酒,新世界葡萄酒經常適合年輕時飲用,不過老實說大部份年經的葡萄酒喝起來不是太酸澀、就是太甜,就在大夥認為這支酒太難入喉時,觀荷主人發哥拿出收藏己久的南北宋時期的陶碗,讓大家把西式酒杯中的葡萄酒倒一半,比較看看有何不同?懷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我一喝下陶碗中的葡萄酒時,三分鐘前太過酸澀的酒質竟然變得順口多了,再回頭喝西式酒杯中的葡萄酒,口感卻仍舊沒有改變,由此可見陶碗的醒酒功效。

 

哪一種材質的酒器最古老?

話說回來,中國的酒文化源遠流長,陶製品酒器可以說是最古老的酒器,早在西元六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文化時期,就己經出現了類似的陶製飲酒器具,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山東泰安附近的大紋口,出土大量的陶製品釀酒與飲酒器具,其中有相當精美帶圓耳的小茶碗酒杯與帶孔的高腳酒杯。經過幾千年以來的改進,陶製飲酒器具在南北宋時期達到高峰,當時建陽地區就有幾百個專門燒製飲酒用陶碗、壼的陶窯,可見陶壼、碗早己被老祖宗們拿來當醒酒、飲酒的必備工具。

近年隨著酒業在世界各國的蓬勃發展,葡萄美酒早已在人類日常交際生活中有著獨特的地位。即便是輕巧的酒具,它的發展也不容小覷,甚至可從中分析中西方的生活環境、傳統習俗等差異。就東方人的論點而言,西方人飲酒的目的往往很簡單,只為追求享受美酒的味道,所以多年來酒瓶的外觀並沒有太多花巧的變化,反而開瓶器則有著萬千變化,令葡萄酒開瓶器的欣賞價值大大提高。

在開瓶器出現之前,大家都是這樣開酒的啊!

有趣的是在開瓶器誕生之前,喜歡喝紅酒的法國人,通常不是把軟木塞捅進瓶子裡,就是利用利器快速打碎酒瓶的瓶頸,但這兩種方法都不利於紅酒的再次封存,亦會破壞酒的味道。一直到19世紀於法國南部的小鎮上,有人專門製作了用來開紅酒軟木塞的開瓶器,能夠漂亮地打開一瓶紅酒,從此開瓶器便成為了愛酒之人的必備品,而開瓶器也必然成了愛酒人士與收藏者們的囊中之物。無論是忘憂君或是但求一醉的醉翁,當驅愁破睡的美酒注入酒杯之際,不但可以滌煩忘憂、會友聯誼,也能調適得志失意的悲喜,多少騷人墨客,在有意無意、似悟非悟之間,很自然的就走進了詩酒相親的禪境醉鄉。

延伸閱讀

羅斌文 專欄: 飲酒師 愛上老年份 葡萄酒 的感動

舉杯吧!六瓶 美酒 速配 美食 漫談

羅斌文 專欄:薄酒萊趣談

羅斌文 專欄:華人酒莊出頭天

五支逗趣設計 小雨傘 介紹

羅斌文

現在是玫瑰古堡主人,隱於安居、樂業街附近。歷任報社記者、雜誌主筆、網路總編輯等,並曾自行創業做過運動行銷,出版職業棒球與王建民海報等專刊。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想先找一杯有酒精的飲料解渴,最後願望是喝完自己最愛的稀世珍釀。

未成年請勿飲酒

撰文:羅斌文 攝影:陳金燾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09月號/2011 第92期 
如欲購買雜誌,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