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在台灣,最令人振奮的新聞,莫過於位於松山文創園區京華城中間的台北機廠,確定全區保留作為國定古蹟,這讓許多鐵道迷與關心台北文化保留的市民們,可是興奮不已。這在國民黨執政時期,以經濟發展與財團利益為第一優先考量的年代,所可能不會發生的。至少在這塊機廠決議上,當初在郝龍斌為市長時決定把所有維修火車的功能搬到桃園,剷掉這大塊土地作為商業開發。光是其身後的松山菸廠,被誠品拿下來開發後,產生了多大利益?還好市長換人做了,許多過去習以為常的黑箱作業,或許不會在這麼常發生;許多過去以大企業為優先的決議,可以終於回到小市民為考量的政策。

 

台北機廠究竟是?

說了這麼多,但都沒有介紹到機廠跟機場到底是相同還是不同的?大家所熟知的松山機場是飛機起降的地方,而同樣位於信義區的台北機廠,則是以前作為維修與保養台鐵火車的工廠。而在台北鐵路地下化之前,前後相連的華山車站與松山車站,也陸續拆除與從地上移到了地下,而此站也在2013年任務移交給富岡機廠後,準備走入歷史。

 

但這個消息傳出來之後,不僅國內的文化資產保護團體挺身而出,不希望彰化扇形車站與周邊鐵道文化的錯誤再度發生。於此同時,日本與歐洲的鐵道團體也加入聲援的行列,讓保留古蹟的聲量逐漸聚集,加上幾位知名部落客也在網路上發聲,讓這件事情變的有討論的空間。

 

其實在2015年以前,台北機廠其實對外小部分開放過幾次,其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是在2014年9月27號至10月26號,當時大家都認為辦這的大,搞的跟追思會一樣,大概展覽完之後就要剷平了,雖然新聞打的不大,知道的人不算很多,但是不少家長帶著小朋友來,甚至有人擔心以後再也看不到了,展期中還來了兩三次。

 

可能台灣鐵路局也沒想到會有翻盤的一天,所以他們在佈展時,並沒有刻意把工廠裡的雜物通通清掉,反而保有了平日工作的環境,讓一般的民眾可以知道,維修技工們是怎麼日復一日的,在維護保養這些每年要行駛4600萬公里的列車,有地方休息。

 

古蹟保留的是歷史記憶

最近另一則新聞也吸引到了我們的注意,彰化鹿港的九曲巷因為牆壁有許多斑駁,所以政府「好心」的把牆壁的磁磚補上了。但是半世紀以前的磁磚,怎麼可能貼上現今的不會有違和感?文物的保護不只是做做樣子,而是要保護它的美、它的史。那像機廠裡的這些老藤椅、舊收音機,是該移除呢?保養乾淨收到玻璃櫃裡?還是就讓它們繼續在廠區內吸收灰塵呢?

 

而這些以往員工吃飯的餐具,雖然歷史還不夠久遠,拿到國際上可能賣不了什麼錢,但對於台灣自己人來說,只要印上了台鐵的印記,端在手裡、看在眼裡,就是有那份懷舊的感覺。因為在沒有捷運的年代,我們就是搭著火車通勤的;因為在沒有花東鐵路電氣化時,就是要花一整天從台北來到台東玩;因為在沒有高鐵的過往,坐火車南北通勤一定會在座位上用到餐。

 

就算那些看起來好笑的標語、現在已經看不到買不到的磁磚、甚至台鐵辦公室裡角落邊的一個洗手台,都能讓我們自己腦補,幻想那個年代是怎麼生活、怎麼工作的。古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要認識自己的國家,從了解歷史開始,而親自走訪這些過往的建築,體驗才會深刻。

 

但對於年輕人來說,可能說這些太過沈重了,但不代表博物館與歷史建築就是給專家與老頭的。像是這個躺在工廠裡的,不知道是火車還是什麼的,是否有點像太空戰士七裡,一開場克勞德出場所站的火車頭?只要能找到適當與觀眾連結的點,歷史文物也可以很受普羅大眾歡迎。

 

這幾年,阿里山的櫻花之所以這麼熱門,除了花本身茂盛漂亮之外,更大原因是攝影師們搶拍蒸汽火車行駛過櫻花樹,分享到網路上的結果。我想如果蒸汽火車換成高速鐵路,可能那個美感就少了些。但換個角度,會不會一百年後,早期的自強號也同樣具備吸引力呢?如果是,那不是應該現在就開始為我們未來的子孫們做準備呢?


 

(下一頁再談談關於古蹟、文創與商業間的平衡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