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為什麼笑故事中的文字是以像新詩那樣的方式呈現的?本來以為是真的會敘述一段故事...

A: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這是新詩還是什麼文體。這樣寫,是希望以自己喜歡的文字和表達方法去寫,從我的角度再去演繹主角的故事。你會發現文字上是以主角的第一身出發,讀者像是看主角自述,而加上我的理解、感受後,主角也能從一個特別的角度重新感受自己的故事,我覺得是一件有趣的事,所以就一直以這形式寫下去。

笑.故事(八)。笑故事的文字呈現有如新詩一般,精緻而引人入勝。
(圖片截自點報


Q:你用底片相機拍攝,有什麼特別原因?

 A:我用底片相機,也有我的故事。

我用底片相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個人的習慣。拿著底片相機,一下快門就多用一格底片的緊張感,給我一種創作的動力和靈感,觀察和思考也會特別仔細。另一個原因是我在用的底片相機是我二伯父傳給我的。他年輕時是一位記者,現在是編輯,因為數碼年代和位置轉變的關係,已不太常用這底片相機,所以當他知道我開始嘗試用底片相機拍攝時,就拿給我囑咐我要好好運用它,拍一些好照片出來。所以,當我想到要拍這充滿故事感的計劃時,就決定用我這家族傳承下來的底片相機,認為這是一個完滿的配合。

 

Q:計畫執行到今日,有什麼感想和收穫?

笑故事也給我們對人有一個很重要的反省,就是時時提醒著我們,其實每個人都是獨特的,都有其在世界上生存的意義,每人的故事和經歷都有獨特的意義和價值。每人都有他值得笑的原因。這反思讓我們更懂得要常處謙卑的位置。

感恩上帝的創造和看顧,尊重和欣賞每一個人!

笑.故事(五)。Photo by Gary

 

筆者訪後感:

這個訪問其實在2014年中做的,但因為當時香港社會正在面對佔中的問題,將心力放了在關心社運的事情上,之後佔領運動展開,又忙著攝影紀錄的工作,我就把這篇訪問暫時放下。今天再拿出來整理,香港社會甚至整個世界沒有好轉,繼續有很多令人不快和憂慮的事情發生。雖然我們很難改變環境,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心態,不讓自己灰心,用積極的態度面對和挑戰這世界的負面。

就像Gary和Suki用鏡頭尋找人生中的美好的故事,不但帶給別人正能量,也給了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心靈治療。

我認識有不少攝影師,包括自己也是,都經歷過在生活的迷失中透過攝影這個活動,重拾方向,甚至得到一些心靈安慰。這是一個很奇妙的旅程,不容易說明。我想起攝影師張雍曾說:「你拍照都是兩個人去,是你跟另一個你自己。......會有很多反省的事情會跑出來。你會發現,認識你自己是一個會讓你上癮的事情。你會發現你開了一道門之後,後面有另外一道門,你到了一間很大的房子裡面,那永遠開不完的門。有時你開門的時候不小心絆到,你會趺倒,還是拍一拍,爬起來。」

會不會是因為人在攝影這個活動過程,對自己的認識多了,對自己的問題和光景掌握多了,因此帶來了成長?又或者是因為選擇拍攝的對象,而令自己受影響,因此被改變呢?可能兩樣都是。

笑.故事(十三)。Photo by Gary

 

欣賞更多「笑.故事」Those Stories With Smiles攝影計劃作品,可到前往他們的粉絲專頁,或在點報上瀏覽。

 

延伸閱讀

用心靠近,小談攝影者與拍攝對象間的關係

與張雍談攝影:要成為一個好的攝影師,先學會做個好人

名副其實的攝影生活,全職媽媽攝影師 Teresa Shih

沒人品的美麗作品,有意思嗎?

楊軍

正職傳道,副業攝影,閒時寫作。

看更多文章
【Ways of Seeing】Elvin Yeung Photography
Humans of Hong Kong 18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