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船去了豐島兩次,終於如願以償進入了「什麼館藏都沒有」的豐島美術館。說是什麼都沒有也不盡然,美術館的天花板開了兩個圓孔,至少下雨館內還有雨水吧!

豐島美術館位於日本瀨戶內海的豐島上,位置是在島中央的檀山半腰,左望直島、右望小豆島,一邊俯瞰湛藍海洋,另一邊可望見附近小丘半山上的田園與自然美景。整座美術館的輪廓像是枚滴落到地面上,還能微微晃動的水滴那樣自由曲線的建築,其最高度刻意壓低到四點五米,一如附近山坡道般毫不唐突的低調;而在像是貝殼覆蓋的館內,是25公分水泥壁厚所建構出無支柱的一室空間,最寬處達60公尺,天井所特別預留的兩個大小開口,讓光線、雨水恣意進入,在看似平靜的室內空間裡,還有看不見的空氣與微風在此擺盪,所預留的那條白色絲帶,是讓人看出風的形狀的唯一線索。

建築師西澤立衛讓這個只有曲線的建築與附近的梯田、地勢相融合,甚至連一旁所栽種著豐島的雜草野花,都任其自然地存在生長,外部,它融合了自然環境;在美術館的內部,藝術家內藤禮創造出以水為主角的場域,藉著水珠緩緩從白色地面暗湧,再如剔透珍珠般地徐徐滾動匯聚於一池,醞釀出一種產生無限哲思的美術氛圍,人們在館內或坐或躺或安靜下來,流動的風與水之間,時間在這裡彷彿凝結。

 

美術館建構出一個只有在豐島才成立的原因

美術館在島上的唐櫃清水,所位居的檀山正是島民不可或缺、海拔340公尺高度涵養著250年以上樹齡的水源地,島上有著四、五百個蓄水池來支撐著農業漁牧業,甚至足以外銷,同時也涵養著島面積14.61平方公里上約1,000人左右的住民,過去還以產角礫凝灰岩著名。後因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加上島嶼西側被民間業者非法丟棄廢棄物,於是開始就有民間發起的反對運動,運動透過媒體報導,讓豐島變成了人們口中的「產業廢棄物之島」。島民並不氣餒放棄,直到問題獲得改善,華麗轉身成為福利設施俱全的豐盈之島。

豐島的改變不僅於此。美術館周遭的梯田,過去被棄置許久,直至2009年當地居民重新整理再生,將原本棄耕或休耕的梯田重新開墾,有250塊以上的梯田隨著地勢與自然景觀再度從地表中浮現,成為美麗的自然景觀,這使美術館為梯田環繞,這裡產的稻米、蔬菜與來自於地下180公尺的湧泉,更提供美術館CAFÉ的需求。不只是景觀的共生,還有著產銷相互依存的緊密關係。

"豐島美術館的建築與美術,找到了一個讓人欣賞自然的角度,創造出可以感受並感謝生命喜悅的場所,我想所謂自然就是最美的藝術不正是如此?"

 

延伸閱讀

 觀看新東京的角度

窺看 大建築家之家 享受創作的原汁原味

東京建築,法國風情

建築詩人竹山聖 西村屋招月庭

吳東龍

台灣新竹出生的六年級中段班,主修工業設計,但也拿筆寫作書寫設計觀察、手握滑鼠畫圖描繪設計風格。現為設計專欄作家、書籍與視覺設計師。09年成立《東喜設計工作室》,並於木馬文化成立並規劃《享讀》書系,為多方位的設計工作者。

 


本文同步刊載於 Stuff科技時尚誌 5月號/2014 第124期
如欲購買雜誌,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