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太陽花 學運 聊 攝影

引言圖片-從 太陽花 學運 聊 攝影 太陽花學運的衝擊,讓不少人的公民意識抬頭,在這影像充斥的數位時代,我們該如何選擇角度,該如何記錄下這屬於台灣人的一頁歷史?

 

3月18日,為了重啟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談判,並要求先立法再審查,學生們率眾佔領了立法院,這對台灣來說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事件,當然,對整個國際社會來說,也同樣屬於一件值得關注的新聞事件。而在太陽花學運持續將近半個月的時間,與論上或是網路上都非常的激烈,甚至是呈現了十足的對立面。3月23日,學生更進一步的攻佔行政院,鎮暴警察、鎮暴水車再次走出歷史中,慘烈的流血衝突一直到曙光劃破了黑夜才宣告終止,血和淚灑落在台灣民主歷史上的一頁。

為什麼會在今天跟大家談到太陽花學運?因為在流血衝突後,網路上瘋狂流傳了模糊事實呈現的照片,造成了嚴重的人民與階級對立。筆者自己是攝影記者,在這場學運中,從攻佔立法院後持續進到現場參與影像記錄工作,但在攻佔行政院之時,筆者開始猶豫是不是應該繼續前往拍攝,心底清楚這個活動最後一定會演變成流血鎮壓。

攝影其實是主觀的,可是攝影記者的工作需要抽離主觀的觀看,當我知道我沒有辦法這麼客觀的拿起相機對著失控的情況拍攝,說實話我很掙扎,因為如果沒辦法客觀記錄,就會淪為主觀的呈現,最後的結果或許我也會拍出大家瘋傳的模糊事實影像。


攝影是一種工具,當攝影者透過攝影來還原現場,它可以是善也可以是惡,真的需要很小心也很謹慎,當我們在現場如果過於主觀的選擇我們刻意想拍攝的情況與畫面,這對事件的呈現並非是好事,因為在所有的平面照片都是當下的凝結,它如果不是系列照片,意味著它沒有前因,也沒有後果,如果沒有抽離掉刻意的選擇,真的會讓照片的當下被錯誤解讀,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說在攝影,尤其是新聞攝影或是紀實攝影,真的需要小心也需要謹慎呈現。


立場的選擇,對於新聞或是紀實攝影來說非常重要,保持中立與客觀是一門艱深的學問,我們先姑且不論某些非中立媒體,就一般攝影愛好者來說,在拍攝新聞或是紀實攝影時,立場選擇同樣是一件十分重要也需要清楚的事情,我們選擇如何觀看,選擇如何呈現,最後就會傳達什麼給觀看者。當然,某些紀實攝影的作品,它是屬於完全主觀呈現,這也無非是另一種的表現方式。但是,就像我說的,善與惡就是在這些選擇中呈現,我相信人性本善,可是如果有人想利用影像來操弄人群造成對立,這就是最壞的狀況,所以就筆者自己的想法來說客觀的呈現,還是有它的必須性也有它的重要性。

這場學運最後會走向如何,沒有人知道,台灣的下一頁會變成什麼樣子,同樣也沒有人能預測,但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手中的攝影器材記錄下這些影像,不管你是支持或反對,這都是屬於我們台灣的歷史新頁。拿起相機,保持客觀,善用我們自己的能力,為台灣記錄下這個時刻,當然,請記得,謹慎使用你的能力,讓影像回歸真實。

天佑台灣。 

 

延伸閱讀

舞台攝影這樣真的行嗎?

攝影師滿街跑,是專業還是滅亡的開始?

攝影該不該?8個攝影新手常問的器材、技術檢視清單

拒絕當個鍵盤評論家吧!

九尾

攝影,是一種映射,映射出自己的個性,映射出自己的想法,映射出獨一無二的態度。 靠著影像,我們可以天馬行空,我們可以瘋狂叛逆,躲到我們用相機創造出來的世界。
看更多文章
Way Wang's flickr
facebook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