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拍攝經驗

除了遇到閃電令人難忘,阿展回憶有一次和朋友拍完粉鳥林的日出,回程時想說順便到力霸產業道路勘景卻被關起來的事情。由於力霸產業道路是私人所有,因此入口設有鐵柵欄管制出入,通常大家要去拍照都是騎機車鑽鐵柵欄旁的縫隙進去。不過當天阿展發現鐵柵欄沒關,就決定直接把車開進去,但沒想到勘完景後鐵柵欄卻關起來了,只好掉頭求救。「原本都已經做好要被罵的準備,畢竟是擅闖私人土地,但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卻十分淡定,直接跟我們說該去找誰拿鑰匙,讓我十分訝異」阿展笑著說,該不會常常有人被關住出不去吧?

另一次到石門山拍星軌的經驗則是令人毛骨悚然,當時共 6 個人在建築物的屋頂上拍照,那天雖然很冷但沒什麼風,因此當其中一個朋友的腳架連同相機突然摔到樓下去的時候,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後來屋頂就剩 5 個人繼續在曝星軌。突然間我很想上廁所,於是跑到屋頂的另一側,而就在解放的那一刻,我的腳架也倒了。」阿展說他那時腳架放得很低,而且中柱下方還掛有重物,在沒有風沒有外力的影響下還會倒,不禁讓人多做聯想。


這張清水交流道的疊圖作品,在阿展的臉書上獲得極大迴響。photo by 許展源


除了帶來不同的影像樂趣,疊圖通常是為了保留足夠的暗部細節。例如該張照片右下角的山林在入夜後會死黑一片,因此要趁天還沒暗時先行拍攝,之後再將其與燈光燦爛的夜景做疊圖處理。photo by 許展源

 

見證景點的興衰

芭樂點拍久了,阿展和幾個朋友也開始尋找新的攝點,像是最近拍攝的瑪東交流道和長潭漁港,都是憑藉著網路上零碎的線索和資訊,先透過 Google Map 鎖定大概的範圍,再到附近摸索探路才找到的。而探勘景點令阿展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新店交流道,除了原本較廣為人知的攝點外,阿展又繞到側邊山區尋找其他拍攝角度,根據他的描述幾乎可以用「翻山越嶺」來形容,而且拍完後要摸黑離開也是讓人捏了一把冷汗。另外還有林口發電廠,當初只憑著朋友給的「興福國小」和「公墓」兩個關鍵詞,在墓地裡頭繞遍了所有死路才找到拍攝點。對阿展來說,探訪沒拍過的景點這個過程,也是晨昏夜景攝影的樂趣所在。

在找新的攝點之餘,一些舊景點的變化則是讓阿展很有感觸,例如大稻埕碼頭,那裡可以說是北部攝影玩家拍攝晨昏的起點,相信很多人都十分懷念改建之前的樣貌,阿展說他當初就是在大稻埕碼頭練習搖黑卡的,但改建之後就再也沒去過了。而新板特區則是阿展覺得拍夜景以來變化最大的,「以前新板特區很好拍,可以讓我連續去個 2、3 天,但現在星光草坪的燈也壞了、噴水池也只有星期六的固定時段才會噴水。」阿展指出因為疏於管理,相關單位沒有進行修護工作,有些東西壞了就壞了,才讓新板特區有如此大的變化。

「以前拍照是休閒,但現在拍照就是想說要累積作品。」從上班族變成攝影老師,除了拍攝技巧的進步,心境上也有所轉變;以前是偶爾拍,現在是幾乎天天拍,長期下來總有遇到倦怠的時候,這時阿展就會嘗試其他拍攝題材,像是生態、微距、半 IR 或宙玉,調劑心情後再回歸到晨昏夜景的拍攝。而這樣的生活步調,也讓人好奇阿展的未來規劃,可以像這樣無憂無慮拍照到什麼時候?對此阿展表示現階段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仍是會以教學為主,然後繼續熱血地到處追光逐影,記錄夜景晨昏的每一刻。


photo by 許展源


拍攝晨昏夜景之餘,阿展對半 IR 和宙玉也有所涉獵。photo by 許展源


photo by 許展源


拍完粉鳥林的日出,勘景尋找龜山島和冬山河的攝點卻被關起來,是阿展難忘的拍攝經驗。photo by 許展源


有時候阿展也會嘗試生態題材,調整自己的拍攝步調。 photo by 許展源

延伸閱讀

打造成就他人的舞台, DCView 站長 Herb 侯俊耀 專訪

旅遊攝影部落客 Louis Huang 專訪,留住生活的感動

人像攝影講座:約拍百人的熱血玩家 YANG

女攝影師 宋美琪 Maggie Sung 專訪:光是攝影師的語言


許展源

能專注在一般人無法輕易投入的事情上,通常都有著「瘋子」或「神經病」的特質,展現對所喜愛事物的虔誠與狂熱。阿展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每當看到他三天兩頭早起拍日出,或是又去哪個叫不出名字的地方拍夜景,就不禁讓人佩服他的毅力與熱情。

FB粉絲團:阿展的攝影日記
部落格:My Photo Life


本文同步刊載於 DIGIPHOTO NO.63 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