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個 希區考克 的 電影 技法

引言圖片-13個 希區考克 的 電影 技法 電影的拍攝,不僅講求用畫面本身的美感,更注重畫面可呈現的敘事性,其中包含許許多多拍攝手法和技巧,是攝影的另外一塊天地。在還沒有音效相佐的 默劇 年代,對於畫面拍攝有遠比現在更高的要求,而國際著名的驚悚電影導演希區考克,正是出身自那個時期。讓我們追隨大師步伐,來學學電影畫面拍攝的技巧吧。

1. 以觀眾為主

電影是拍給觀眾看的,每一段戲都要考慮觀眾的感受,要確定裡面的內容是有吸引力的。人們是去戲院找樂子的,就像座雲宵飛車一樣,翻雲覆雨後還是很安全。戲院是安全的地方,希區考克了解這點,所以他會往觀眾身上丟東西,把他們拋下懸崖,帶他們偷窺危險的戀情,知道當他們走出戲院後,又要回到正常生活,電影越有趣,越多人會再回來。

 

2. 以情緒構圖

製造情緒,像:恐懼、歡樂、驚訝、悲傷、生氣──是拍每一場戲的終極目標。想知道攝影機要放哪,就要先知道那場戲要製造什麼樣的情緒。情緒來自角色的眼睛,鏡頭遠近可以控制情緒的強弱。特寫會讓螢幕充滿情緒,鏡頭拉遠,情緒會消散。突然從遠景跳到特寫會讓觀眾驚訝。從演員頭上奇怪的角度拍,可能代表特別的意義。

希區考克用這個原則去安排他的每一場戲,控制觀眾何時情緒該激昂,何時該放鬆。他把這個比喻成作曲,只是,他不是在玩樂器,他是在玩觀眾。

 

3. 不要把攝影機當攝影機

攝影機可以是人,遊走房中尋找可疑物。這會讓觀眾更有參與感。許多電影開頭都會有攝影機遊走,介紹電影關鍵物件的鏡頭。

希區考克從默片起家,沒有聲音,必須用畫面說故事。但1930 年,當聲音來時,一切都變了。一切都變成對白導向,電影開始仰賴演員對話。他提醒我們,不要忘記用畫面說故事,不要只把攝影機當攝影機。

 

4. 對白本身沒意義

人們對話,通常不會把內心最深處的想法講出來。一個對白可能很瑣碎、無聊、一般般,但講的人的眼睛通常會透露他真的想要什麼。一場戲的重心絕對不要放在角色說的文字上面,讓他們同時做別的事情,用舉手頭足拍出他們內心的想法。除非真的有必要,在用對白說故事。所以,電影人要填滿的不是對白的頁面,而是電影畫面的框框。 


5. 觀點式剪接(Point of View Editing)

詹姆斯 史都華在看一個地上的陷阱,接他微笑的畫面。

詹姆斯 史都華在看一個女人脫衣服,接他微笑的畫面。

兩個同樣的微笑,但意思完全不一樣。

不用對白,把想法植入觀眾腦中,就是觀點式剪接。這是主觀式的電影技法(subjective cinema)。拿主角的眼睛,利用剪接,給他東西看。

從演員的特寫開始剪到他看到的東西回演員看完的反應重複可以在主角與他看到的東西之間交互剪接,增加戲劇張力。這是一個非常有用的技法,有時比好的演技更有力道。更上一層樓的方法,讓主角走向被看的東西,再跟拍他轉換視點的樣子,這樣觀眾會認為主角在分享他的私人秘密。這就是希區考克所謂的「pure cinema」(純粹電影)

註:觀點模式下,如果另一個人在看主角,他就要往鏡頭裡看。

 

6. 蒙太奇給你力量

一系列特寫鏡頭組成的敘事,是基本的蒙太奇技法(montage)。這跟一堆不相干鏡頭組成的敘事不一樣。這是設計過的,一隻手、一張臉、一把槍、一個背影,串起來的故事,用這樣的方法講一個事件,只秀你想秀的部份,可以誘導觀眾,而且能完全掌握節奏。 

希區考克說這是:「把畫面的恐怖感,傳到觀眾腦中。」驚魂記中有名的淋浴戲,用一系列的畫面,把最暴力的地方避掉,你不曾看到刀戳進女主角的体內,但最暴力的畫面,發生在觀眾腦中。

基本原則:重要的東西,用特寫拍,確定觀眾有看到。

 

(下一頁還有更多大師的訣竅喔!)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