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管理始終是門重要學問,尤其在數位影像蓬勃發展時代更顯重要,而為了讓各位能進步了解色彩管理的重要性,DIGIPHOTO這回特別專訪黃東明老師,透過他長期的色彩管理經驗來和大家分享,色彩校色器對於影像處理甚至後製輸出所帶來的便利與後續影響。

現年56歲的黃東明老師,早期便開始鑽研畫作、古董……等物件的專業翻拍,儘管翻拍過程看似輕鬆,但卻隱含著高深學問,因為作品翻拍不僅只是數位化而已,還得忠實呈現創作者的意念與美感這樣才算是成功的翻拍,而其中成敗最重要的關鍵,便是對於色彩準確度的要求,因為色彩一旦所有偏差,將會使翻拍意義大大降低。據黃老師指出,早期他在從事藝術品翻拍時,由於僅能使用底片紀錄,再加上無法精準掌握每次沖洗結果,回來的照片都和實體色調有著極大落差,所以當時若想追求色彩準確性,無疑是自討苦吃。所幸數位時代來臨,讓以往認為天方夜譚的色彩管理變得相對可能,而為了讓作品呈現更加完美,黃老師也開始慢慢將器材數位化,但在這銜接過程,黃老師也不斷以數位邏輯來重新思考,當然其中也包括了色彩管理這一門全新功課。


▲從前端設定到後續輸出,黃老師皆做好色彩管理,如此才能確保影像即看即所得。


▲正因為對顏色重現的重視,讓許多畫家委請黃老師協助作品翻拍。


達人的色管流程

以下為黃老師的色管流程,可作為大家運用時的參考。在拍攝前,黃老師會先破壞相機本身的色彩調性,接著再至標準色溫環境下進行校色,如此便能確保前製端色彩的準確性,接著黃老師就會利用Spyder3校色器對著螢幕進行校色,完成後再以肉眼微調,這樣就能使數位影像在螢幕呈現上更接近原始物件的色調,但這先決條件是,你購買的螢幕等級要夠好,不然色管做得再好也是枉然(目前黃老師工作螢幕為Apple LED Cinema Display)。至於輸出端部分,Spyder 3也提供完善的解決方案,因為只要利用校色分光儀針對輸出品及列印紙材進行校色,再進入電腦做校正,即可輸出和螢幕一致的影像畫面,讓辦展或作品發表時展現更準確、細緻的色彩。

 

Spyder3Studio精密訴求

Spyder3Studio是目前Datacolor系列產品中,最完整的色彩管理工具,其中包含螢幕校色器〈亦有單獨銷售版本Spyder3Elite〉,與印表機校色器〈亦有單獨銷售版本Spyder3Print〉,其中較常使用的螢幕校色器,採用Spyder第三代色度計,不僅測光盤加大2.5倍,7個濾色測光引擎,讓Spyder3精度也由上代Spyder2的(_x , _y)0.0035,進展到0.0025。此外新版色度計背面,可增測環境光的變化,能隨環境光做螢幕調整,讓色彩準確度達到專業需求。


▲每隔1~2周,黃老師便會用Spyder 3 螢幕校色器做色彩管理與校正。

除了精度調整設定外,Spyder3校色流程也變得快速許多。黃老師表示先前採用Spyder2校色時,每次都需要耗費不少時間,而這一代的Spyder3第一次工作時間僅耗費5分鐘左右,期後軟體會通知做定期校色,每次僅須2.5分鐘左右,讓整體流程變得更快速、簡便。


▲黃老師2009年9月於爵士藝廊舉辦的「自然」展出多幅大型輸出的圖檔,藉由數位接圖以及嚴謹色彩管理,打破大圖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刻板印象。當這張攝自太魯閣的作品出現眼前時,彷彿伸手就可以汲取冰涼溪水、撫摸大理石岩壁的感覺。

 

還原色彩的真實感動

前製與後製的色管,其實最直接的回饋,就是對於影像的感動,以黃老師許多大尺寸攝影作品為例,雖然乍看之下與一般作品無異,但仔細觀察並與一般輸出作品相較,就能發現兩者間有著明顯差異。上圖為黃老師日前在爵士藝廊展出「自然」作品中一幅,儘管是透過拼貼而成,但卻不易察覺,之所以會有巧奪天工的技藝,主要是因為黃老師從前端拍攝的白平衡設定,到後端的輸出調性處理,他都非常的注意,如此才能確保色調一致性,不會有太大落差。

雖然黃老師進入色管的初衷僅求一幅還原真實的複製品,不過他也提出另一套見解:不論是人物、商攝、報導,亦或者自我影像創作,專業攝影師不僅要注意光線、構圖、變形……等問題,影像的色彩更為重要,試想拍攝火紅洋裝後,在螢幕上卻變成橘紅色的衣服;又或者媚惑紫色眼影,卻變成藍色眼妝,這些在專業領域都是不能接受的錯誤。所以定期利用校色器做色彩管理,不僅是專業攝影師對工作基本的態度,也是每個創作者對於作品的「尊重」。


▲輸出也不假手他人。針對不同紙材,黃老師會輸出樣張,再利用Spyder3Print校正該種紙材的噴墨參數,用來掌握並保證輸出後的色彩準確度。

 

色彩管理是攝影的基本功

由於對色彩的準確度相當要求,所以對於螢幕的色彩管理,早在幾年前器材數位化的過程中,就已一併導入他的工作流程。他說不先把螢幕色彩確定好,再怎麼後製調整也是枉然。畢竟對著一個色彩不準確的螢幕,又怎麼能知道作品的顏色是自己想要的色彩呢!

而一般人較少接觸的輸出,也是他特別在意的部分,除了對作品多一份堅持,他也認為辛苦拍攝、調整,最後若因輸出而破功的話,那之前的努力豈不白費,而或許就是這樣的顧慮,黃老師才會始終不假他手,堅持自己輸出。訪談中,黃老師笑說:「就是因為在意的東西太多,才會累死自己。」但筆者觀察到,黃老師在介紹或翻閱自己作品時總會流露出喜悅、興奮之情,雖然口中說著苦,但筆者相信黃老師應非常享受這一貫的數位化流程,才會至今樂此不疲。

 

黃東明簡介:
成長過程由於家中從事繪畫生意,再加上早年接觸印刷、古董翻拍與畫作買賣等行業,所以對於色彩管理與準確性的追求,不僅是長時間的訓練,也是本身對於工作的一份堅持。隨著數位化時代來臨,黃老師不僅率先將攝影器材全部數位更新外,亦是國內少數將色彩管理與輸出做完整流程掌握的攝影先鋒。其中更難能可貴的是,黃老師目前已運用超過10種以上的大圖輸出機與多樣不同紙材,而這也讓黃老師成為EPSON原廠大力贊助的數位噴墨輸出專家,其作品在各大攝影藝廊以及美術館中均有公開展示。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