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這個時節,對於喜愛生態拍攝的朋友們,心情大概就在等待與期待間反覆爭扎著。或者在物種出沒前夕,按捺不住心情而提前往山中找尋。然而環境是否依舊、物種是否如願出現,並不是拍攝者能夠掌握的,但至少春天如期回來。春天的生態物種豐富,在大型阿生的鏡頭下,會有哪些好久不見的朋友呢?

這兩年雖未親自到訪中北部一些拍攝生態的熱點,但聽聞朋友的描述,狀況變化不大,還是有些慶幸的…但對於在南部土生土長的我來說,近兩年多都沒時間能夠跑遠拍照,南部這兩年自然環境的狀況,感覺實在是悲慘到無以復加。有鑒於這段時間每週都在南部各個點尋尋覓覓重複槓龜,心中百味雜陳,所以此篇文字敘述想來還是盡量減短,不宜過長。

 

春天的拍攝題材

話雖如此,也可能說是自己期待過多,而有所失落。這個季節相對於上一個冬季,題材與物種數量相信還是能夠用倍倍增來形容的。春季題材的部份,歡迎大家可以參考之前舊文「春之底,找尋好久不見的昆蟲朋友們」及「生態攝影春夏拍攝主題」,想要拍攝生態,老玩家累積經驗,新玩家蒐集資訊;春天過半開始都還不嫌晚哦~

▲【薑弄蝶】牠算是相當好的拍攝題材,可能很安定,也可能小追個一兩分鐘就乖乖的停棲下來了,一年四季都不難發現。

▲【斑鳳蝶】在幾種早春的鳳蝶裡面,牠們在溪床吸水時的專著度是極高的,而擬態成有毒斑蝶的數種蝴蝶中,也算是偽裝的最成功的(評分員:鉛色水鶇,評分標準:演不像就會被夾去配)。

▲【水黽】有時候在水邊等蝶,會有沉靜下心的時刻,這時將著眼處縮小,可能將有不同的題材一一浮現。

▲【紅蛺蝶】全年可見的題材,其實以國內蝴蝶而言,紅蛺蝶的用色與花紋,算是非常複雜與漂亮的;從低海拔到三千米都有分佈。

▲【日本樹蛙】冬季剛結束,日本樹蛙就開始牠們的求偶角力。如果剛好有兩隻雄蛙鳴叫時距離過近,幾聲之後,大概就是一場架上演了~

▲【榆綠天蛾】三月起,山區夜裏的路燈旁,天蛾的種類與數量開始增加,這些飛行界的絕世高手,入夜停妥後似乎就將自己開關關掉了;安定性可是首屈一指的呢。

▲【凹翅紫小灰蝶】低海拔山區全年可見的物種,牠們的翅膀形狀相當特別,色彩雖是單純,卻不單調;每年在春季中期(國曆三月)數量頗多,能見度高。

▲【升天鳳蝶】與其他國內鳳蝶別樹一格的飄逸氣質,是春蝶中最令人著迷的經典角色。低海拔三~六百公尺處山區早現身影,而中海拔處直到六七月仍還可能見到升天,不過數量已是零星…

▲【眼紋擬蛺蝶】很多拍生態一段時間的朋友,會說這是他們拒拍的物種,因為太常見了;確實低海拔山區見到眼紋擬蛺蝶的頻率太高了,但是,我自己認為牠滿耐看的說~

▲【斯氏紫斑蝶】如果你春季到恆春半島的山區,或可以見到族群相當龐大的各種紫斑蝶,我這裡貼的是合翅的樣子,如果在陽光下成群紫斑蝶展翅飛舞時,那可是非常賞心悅目的景象;因為美麗的藍紫色藏於內翅,會隨著紫斑拍翅與光線變化而耀眼的閃爍著…

▲【台灣紋白蝶】喜愛觀察的朋友們,可能都在菜園拍攝過紋白蝶的各種階段與活動,這全年全島可見的物種,可以說是堅強與成功的表率了~

▲【善變蜻蜓】從一開始拿傻瓜相機,這就是我自己相當喜歡的物種,常常會跟牠們磨合廝混一兩個小時,當牠們習慣了你,會將你視為無害的存在,伸出手指都可能會飛過來停~我個人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棋石小灰蝶】原本僅在台南新化發現的棋石,隨著拍蝶的人口增加,漸漸的在其他幾個區域也陸續發現了牠們的族群,這倒是很讓人欣喜的一件事;有趣的是不同的區域中,棋石出現的熱季也不太相同呢!

▲【三尾小灰蝶】這已是高溫型的個體(在先前的文章中所貼的是低溫型態),雖是全年可見,但三月底起數量開始進入一波段的高峰,是比較容易找尋的時期。

▲【姬三尾小灰蝶】姬三尾低溫與高溫型態差異就沒有三尾那麼明顯,出現的季節也是和三尾雷同,而且能見度更高。

 

(後面還有更多的蝴蝶姐姐哦~)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