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黃蝶】黃蝶雖然常見,拍攝是需要耐心的;飄飄蕩蕩似乎飛行不快,卻是沒個定著處。若是動作輕慢,或許可以一睹牠們那小巧細膩的身影(幾乎全部種類的黃蝶都是全年可見)。

▲【翡翠樹蛙】分布於台灣北部的翡翠,也是全年都能夠發現成蛙的,春天不難聽到牠們鳴叫求偶的聲音,視天候狀況與其躲藏情形,常常白天就開始歌唱;循聲找去,若白天就找到,不妨嘗試別有一番味道的自然光拍蛙。

▲【台北樹蛙】很多台北樹蛙白天也會鳴叫的,因為牠們常常躲的太好、躲得不見天日,所以即使是白天,只要不是陽光直接照到,也會鳴叫。由於不難找到,一樣的滿足了我白天拍攝牠們的期待…

▲【台灣盾蝸牛】全年都有,低海拔山區的特有種。這並不難發現,但是事情似乎總是如此:沒拍攝念頭時常看見,想特定拍牠時卻怎麼也找不著~

▲【三星雙尾燕蝶】像這一類型分佈廣、全年可見、容易靠近、外型具特色的物種,真是非常親切的拍攝目標,你認為呢?

▲【阿里山小灰蛺蝶】從早春起,海拔約1000公尺的區域,牠們開始出沒。這是屬於喜好在林緣活動的蝶種,沿著陽光與陰影交界處飛舞停棲;如果你早上到訪,這時牠們會在草地或是相當低的位置,找尋植物葉片上的露水來吸食,將有比較從容的拍攝機會。

▲【大藏波紋蛇目蝶】由於南部災後幾年來石山林道都不開放入山申請,而那是我自己很喜歡去的一個大藏與其他蝴蝶的拍攝點,所以我有四年沒拍過這隻蝶了。春夏間在1200~2000公尺山區,只要你有耐心去等跳來跳去的蛇目蝶停下再慢慢接近,就滿有可能找到的…

▲【台灣黃斑蔭蝶】這也是春天就開始面世的蝶種,夏秋也有,但有低溫型態與高溫型態的差異;春季以海拔1500公尺為多,夏季則是700公尺山區能見度就頗高了。

▲【嘉義小灰蝶】春夏秋冬都有世代發生的嘉義小灰,雄蝶領域性是很高的,這個性讓拍攝變得輕鬆;因為人過度靠近牠而飛離時,由於相當執著“領地”,所以通常很快就飛回原位了。

▲【埔里紫小灰蝶】一般而言,初春正是數種紫小灰蝶(朝倉、埔里紫、凹翅紫、紫燕…)容易發現族群與新蝶的期間,我拍這張已過驚蟄,此時於低海拔山區雖不難發現個體,但蝶體多已老舊,失卻新蝶那種對畫面特有的說服力…

▲【長鬚蝶】這全年都可以見到的小天狗是很有趣的,我下溪床拍完照想跨上機車離開時,卻發現牠就停在機車上,想搭便車到下一站嗎?

▲【玉帶蔭蝶】並不是很常見到牠在水邊吸水。玉帶蔭蝶在平地即可見其蹤跡,也是全年都能夠找到的物種。

▲【朝倉小灰蝶】因為這個山區溪床不遠有幾顆青剛櫟,原本就偶能見到朝倉的身影;一月到五月、然後是八月到十二月,我都曾在低海拔見過朝倉小灰蝶,所以其成蝶發生期間是很長的,只是此刻三月所見到大多是老蝶。

▲【紫燕蝶】這個季節如果你去低海拔山上,見到牠的頻率也應該很高。紫燕蝶是相對謹慎敏感的蝶種,但是在三月左右所見到的個體,雖然比較老舊,會比較容易接近~

▲【埔里紅弄蝶】山區在各個季節的溪邊或積水處,弄蝶類也是其中吸水昆蟲之常客;踮高腳步噘起屁股尿尿的模樣很逗趣,今年春天你也別從觀景窗漏了這動作吧!

 

冬會念春,春總想夏,請把握現在

民國94年,那時候網路資訊尚不如現在發達,關於拍攝的熱點與季節、種類,很多人都是靠摸索著花很多時間探訪,而慢慢資訊普及了,找尋特定物種不再是秘密與難事。而物換星移,環境變化的速度超乎想像,資訊有了、物種數量卻明顯少了。

每個季節都會有每個季節的限定種,但是,觀察與拍攝,會將最多的喜悅獻給懂得感動與珍愛自然的人;雖然聽來八股,這仍是不變的事實。有「除去春蝶不是蝶」這種心思的,身處自然卻設限了接收的感動與體會,是很可惜的。

面對拍攝八九年的物種,偶爾才發現牠們有某種特殊的小動作與習慣,那種原來如此的會心一笑,希望你也常會發生;不一定要攜帶或比對圖鑑,去喜歡生命其實就夠了~

 

誠摯的祝福大家‧隨時都有心感動
阿生

延伸閱讀

春之底,找尋好久不見的昆蟲朋友們

自然研究社,大型阿生用攝影帶你領略羽化奧妙之處

大型阿生 當 導遊 帶你到 蘭嶼 拍 生態攝影

生態攝影 閃光燈 的 使用時機

大型阿生

拍蟲拍蛙拍蛇拍活的。台南人,自認為是個「滿腦子蟲的流浪漢」。熱愛山林與其間的住民們,一年總有好長一段時間要上山探望。

看更多文章
大型阿生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