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癮症:《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 專訪

引言圖片-貓癮症:《拍貓,是很嚴肅的》吳毅平 專訪這日下午,吳毅平老師應邀前來接受訪問,然而採訪人並非雜誌出版社人員,而是另一位同樣也是拍貓成痴的攝影人阿泰。 在這段訪問中,兩人會擦出什麼火花呢?以下,為二人談話的內容。

書封與內容

Q1:「拍貓,是很嚴肅的。」這本書在我看到這個封面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好笑;看到標題是很嚴肅的,可是看到一隻貓卻是很憂鬱的表情。這隻貓在當時,他是很嚴肅的嗎?那麼如果我將書本標題的「拍」這個字遮去,變成「貓,是很嚴肅的。」,吳老師是否有這樣的意思?

Ans:這隻貓他是很嚴肅的。嗯~你要這樣(將書本標題的「拍」這個字遮去,變成「貓,是很嚴肅的。」)講也可以。可是因為我剛好之前有想到這個畫面,也有這張照片,就用在這裡。


Q2:您當初在選照片的時候,除了與前一本書做區隔之外,有沒有遇到想要使用的照片難以抉擇的狀況?

Ans:當然會遇到這樣的狀況,不過還是把我覺得好、不錯的照片盡量放進去;我不希望照片太小,大部分至少要有一頁或二分之一頁大。以作者來說,當然會希望可以放更多東西、書更大本等等。而書本出版之後,最後還是得放到書店裡面去賣,所以書的厚度、書的價格等等,都會影響你要放多少東西。它還是得照著某個章法在走,不是在電腦裡面編圖文,例如說你在部落格上,你可以一篇文章放一百張照片,你要寫多少字,隨便你。


Q3:我在翻這本書的時候,很多照片都有文案,吳老師您在拍的時候就已經想好文案,還是事後在整理與篩選照片的時候才下文案?

Ans:應該都是事後想的。比如說,我覺得這個畫面很有趣,不過我當然還是維持我是好的,我才會拍、才會放圖上去。而這本書裡面的圖大概可以分二部分,一個部分是,那個字(文案)其實是多餘的,所以有的圖是沒有字的,它就是一個很有情境的東西,你說放了任何的字,也沒有甚麼意思。那另一種就是,也許你的圖只有七十分,加了一行字上去之後就會變成八十五分。我剛剛講的那個圖本身大概就已經有八、九十分,所以你加不加字,是無所謂。

本書單純就是影像出發點去表達;我覺得今天要做一個精選,像市面上一些老攝影家,一輩子的精選,那種的出發點就是,將他們這輩子拍過所有最好的照片收集起來,其他的可以完全不用考慮。而目前這二本書,本身還是有某個主題的書,所以我就是在這個主題之下,去挑照片;上一本會有一些文字說明型的照片,你將它單獨出來,它並不是一個多了不起的照片,但是它卻可以說明那個國家,就大概是這樣。或許是因為我在媒體待過,我知道要怎麼樣去整合照片;我覺得,從五百、一千張照片當中只挑出一張,這是很正常的,(你)也應該這麼做。

萬中選一?

Q4:我今天清晨去淡水,拍了四百多張照片,可這當中只有一張照片是我滿意的,其他的照片就是沒有完全達到我心中的狀態。吳老師您也會常常遇到這樣的狀況嗎?

Ans:這部分跟你會不會拍照、經驗、程度是沒有關係的;就我所知,即是全世界最厲害的攝影師或是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就有辦法只拍五張照片,就可從當中挑出一張滿意的;他們的拍法也是這樣的,應該說大家都是這麼拍的。除非是你本身就是設計過的畫面,像是商業攝影,你可能花十個小時去準備,然後只要按二下就解決;一般所謂的紀錄性、報導性的東西,其實大部分的攝影師都是這麼做的;他跟新手還是甚麼的都無關。

這很容易被誤解,我也常常被問這樣的問題,不少人以為我就是拍幾張照片就解決。像有的朋友會跟我說,他拍家裡的小孩或是貓怎麼拍都是晃的,我就會跟他說,那你就拍一百張,只要有一張是不晃的照片就是拍到了,其他九十九張就可以刪除。

這是觀念的問題,與技術無關,因為其他人都不會看到我們另外刪除的四百九十九張照片。我在學校裡的時候,要將所有拍過的底片,交給老師,老師只是在看你整個過程在做什麼,最後目的也是從當中挑出一張;所以剛剛說的(整合、刪除照片)我一定是這樣做,我覺得那個跟技術好不好、拍照的過程沒有關係。

只是運氣好?

Q5:感覺上,運氣的成分佔非常大。例如說,到了現場,看到了貓,觀察與等待;但是在心裡應該沒有預先的希望他有甚麼畫面。還是您覺得,眼前的畫面蠻有趣的,就先拍了?

Ans:你講的運氣,應該存在於,你非要某個東西或是你被指定要拍某些東西,如果被你剛好遇到,那就是運氣。我的書上有說,同一個地方別人去五次,我去五十次,那麼所謂運氣這方面就會達到一個頂點,我會遇上跟別人不一樣的畫面。

你本來就不是非要拍到,而是說你遇到某個東西,這是運氣;你怎麼不倒過來說,你今天如果去別的地方,你的運氣會更好;例如你今天在這邊拍到你覺得八十分的東西,你好開心,今天運氣這麼好;可是如果你今天去到另一個地方卻可以拍到九十五分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運氣沒有所謂,那是比較出來。

今天如果十個人一起拍照,其他人都在這邊,而我去上廁所,而且是帶相機去上廁所,結果在另外一邊拍到一個大家都沒拍到的照片,這樣可以說你的運氣比別人好;可是如果說只有你一個人,就沒所謂運氣好不好。就像這些照片很特別,可是我也看過很多別人拍到的貓的畫面,是我這輩子沒看過的,一定有;就是你在任何現場,在任何地方你總會拍到跟別人不一樣的照片。

你看書上有不少照片表面上好像是運氣好拍到的照片,還佔蠻多的;其實就只是我很多地方我去了好幾十次,就像書上面說的,別人去五次,我去五十次,那總會遇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我相信我目前還沒有遇到的東西,在未來的五年、十年或許會遇到,那只是目前還沒遇到。我也遇到很多,也許別人一輩子都拍不到的東西。

Q6:因為我本身是拍鳥開始的,前面會提到運氣問題是因為在拍鳥來說,運氣的成分真的佔很大。今天八月,我在二二八公園拍五色鳥,現場大約有六十支砲對著樹洞,我當時真的跑去上廁所,然後有一隻五色鳥就飛到我面前停留;那時候我沒帶相機,只用手機拍,我在想當時我如果沒帶手機的話,也沒辦法將那隻五色鳥拍下來。這個狀況,是否就是您說的,就是運氣的問題。

Ans:倒過來說,你應該帶著相機去上廁所。


Q7:帶相機上廁所是很奇怪的事情。

Ans:你一定沒有在廁所裡面拍到好照片。如果今天在世貿有展覽,有那個變裝秀,女生我們一定不行,我們說男生,你看到那個扮成蜘蛛人變裝的人如果去上廁所,而你也觀察到,你就有可能能拍到穿變裝緊身衣,或是變裝蜘蛛人上廁所。拍照這種東西並不是說誰規定或是怎麼樣,而是說,如果有這種可能,我就會試看看能否拍到不一樣的東西。

又例如說,他懶得脫下來跑去外面買香腸,你就有可能會拍到蜘蛛人打香腸的畫面,這是一個任何狀況都可能的。或許說,今天去上廁所的時候,遇到五色鳥的機率是非常低,可是,倒過來想就是會有機會會拍到不一樣了畫面;就像你剛剛講的,今天如果現場有五、六十個人在拍五色鳥,我個人的習慣,就會選擇到別的地方去拍,當然或許沒有人的地方不見得就拍的到五色鳥,至少,我會拍到不一樣的東西。


Q8:這樣來說,您的習慣就是,很多人去拍的貓點,您就不會去拍?

Ans:這當中的因素是這樣,第一個,你會拍到跟別人一樣的東西;第二個,我不喜歡我工作(創作)的時候,有其他人,創作是很個人的事情,不應該是一個團體的活動。工作是一回事,而是那東西就是個人的創作,不應該是旁邊有人。或許有人喜歡好幾個人找一個模特兒,一起拍;也有人找私人的模特兒,一個對一個,自己拍。

這部分並沒有好壞,這是個人的創作習慣不同;有些人喜歡一群人,有的人就會喜歡一個人自己做事情。像我們去國外旅行,就會有跟旅行團與一個人的旅行;做某件事情跟是不是一個人或是跟團體,以及一個人的決定等等,這些都是過程的一部份。像拍照這件事情,我一個人做這件事情也代表,這是整個過程的一部份。

 

(好照片就會有好故事,吳毅平怎麼說?)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