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在Digiphoto網站擔任兩年駐站達人的Ego,影像風格總是帶點小品卻不失溫情,她總是在每個週末的影像專欄上,與我們分享平凡生活裡的小確幸。也讓眼球被大山大海慣壞的同好們,能停下腳步,細味品嘗生活中的每個步伐、每個瞬間。Ego這回也加入新書《攝影眼的培養》作者群的行列,使小編有幸能南下見見本尊。現在就讓我們回到,那午後的摩斯漢堡中,與Ego漫談她的攝影歷程與心得吧!

遺傳與後天培養的攝影眼

Ego生長在純樸彰化小鎮,打開門看到的就是蔚藍的天空,和綠油油的稻田,同樣是七年級生的她,除了念書之外,鮮少離開這兒。如果你認為她的影像作品中流露出的美學,是源自這片土地,這也許只是答案之一。「因為媽媽喜歡畫畫,小時候常跟媽媽到文化中心看畫展。」再加上舅舅是位畫家,似乎約略能理解,原來常為我們帶來獨特影像之美的這雙大眼睛裡,是由母親細心的滋養,與潛藏在基因裡的意識所擦出的火花。同樣喜愛繪畫的Ego,也涉獵油畫、素描,雖然在國小一、二年級時,僅上過七天的畫畫課;只是包括攝影,這些與藝術相關的根基與運用,都是從網路上攝取、學習而來的。


▲在一塊收割的稻田拍攝的,想拍出再別康橋的感覺。


▲單純的想呈現「簡單」的氛圍。

 

既真實又虛擬的攝影老師

對現代人而言,無國界的虛擬世界裡,為許多人開啟了另一扇窗,身為80後的Ego也是如此。不善於與陌生人交談的她,因為facebook的崛起,讓她結交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甚至許多都是能當她爸爸媽媽年紀的忘年之交。這些網路上認識的朋友,有的為她準備整套的油畫工具,讓她盡情的揮筆;有的長期借她鏡頭,讓她將腦中的畫面拍成一張張照片;有的成了她的攝影啟蒙老師,不定期的擬定攝影題目,訓練她的攝影眼…

約莫是在2010年時,在facebook上認識一個住在美國的台灣攝影師,就跟一群同好參加「受訓」。每週都會擬定一些主題,像是樹、影子、工作中的人、一首張曼娟的詩等等。要大家思考如何在生活中拍出這些主題。隨著每期丟回去的作業都會有評論,駐美的攝影師不問用光構圖,只問為什麼這麼拍,裡頭的故事與意境是什麼,以及這麼呈現的原因。


▲雨過天晴後,大家都仰望天空。有多少人會留意地上的積水,倒影著那片晴空萬里的蔚藍。


▲剪影、光譜、與燃燒貢末後的煙裊裊香煙交錯下,展現具有憚意的意境。

 

與《攝影眼的培養》擦出的火花

這樣的訓練方式,與Ego不愛教條式教育的個性不謀而合,因此就這麼培訓了半年的時間。漸漸地,這些一同參與的攝影計畫,讓她創作時不受架構束縛、培養出不流於形式的攝影觀與思考能力,當然某一部份也是個性使然啦!(註:Ego坦言自己真的很不喜歡上課,連重修也被當,制式的台灣教育真的太扼殺創意)。與Digiphoto雜誌合作的《攝影眼的培養》專欄,也是以此形式,要大家內化攝影基礎,再拋下學術理論,從中開拓不同以往視野的理念不約而同。可是這不代表Ego比其它作者搶先一步,對Ego來說,加入《攝影眼的培養》,才是另一項磨練的開始。

“一開始只想試試看,沒想到要從以前拍過的照片裡,找到契合主題的照片,真的很難。在收到題目的那幾天,都花了很長時間找合適的作品。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愛》這個主題,因為它對我而言…太抽象了!”

“原本有一期《低角度》有邀請我,但是每次交的照片都被責編退件,也讓我反思:『我真的有拍過低角度嗎?』雖然最後無緣加入這個主題,卻也興起想拍一套《螞蟻的視界》系列作品的念頭” 


▲因為沒有親眼看過,所以就想拍拍看白天看到螢火蟲的感覺。所以用泡泡營造出螢火蟲的感覺,但比例似乎太大,就變成幽浮了~(笑)

在挑戰三次《攝影眼的培養》、歷經別人對你的作品有所要求時,使Ego思考著未來的攝影路,如果想走到幕前,成為檯面上的攝影師、攝影暢銷書的作者,該如何去迎合大眾市場。經過此番檢視、篩選符合主題的投稿照片後,也意外的發現「以前拍的比現在好」。Ego指出在2010-2011年這段期間的照片,比起現在的創作更有「夢想」的成份。「雖然那些照片都不是大眾市場的口味,但在這段期間裡,也是自己大量使用DC(Canon 100IS)實驗創意攝影的時期」,Ego笑笑的說。

 

最懷念的,總是一開始的自己

從接觸攝影開始,Ego就養成習慣,到處看別人的作品,不論是台灣的攝影網站,甚至是近期超hit的500px。透過觀摩別人的作品後,開始鑽研如何以既有的器材拍出同樣的效果。在自學攝影的那段草創時期,也接觸創意攝影,舉凡像是水滴、煙霧甚至是Light Painting,大多數的作品都是仰賴當時唯一的創作媒材:Canon 100IS。雖然現在擁有Canon EOS 350D(香港朋友送的二手機)、Sony A77,不過卻最懷念使用DC拍照的那段期間。

唯有親身歷經不同器材後,才真正體悟到相機的等級真的不是重點。Ego說:「當你手上的工具沒有那麼頂級時,拍照的過程才會燃起『熱血』的fu。那是一種自己對自己下的戰帖:今天就是要用這台相機拍出我要的。不就是拍照嘛?」


▲只是因為看見花的影子很美,就隨手記錄下來了。


▲在戶外拍攝到昆蟲後,回去就會google或是找圖鑑來確認這隻昆蟲的名字,也因此認識了很多花卉和昆蟲。

 

(如何用Light Painting寫字一次就成功?Ego傳授獨家小撇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