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鄭鼎認識,算一算差不多也有七、八年的時間了,從最早的Nikon FM2、D70、D200、D7000,一路用到現在的D800,雖然拍攝器材一直在換,唯一不變的,是他對影像細膩度與質感的堅持。因為大學念的是應用美術科系,所以對於美感與設計方面,都有獨特靈敏度,是一位能將美感藉由攝影傳達出來的影像創作者。

 

攝影師介紹

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視覺傳達組畢業,曾任Miing Photogarphy攝影助理及後製,目前任職於自由落體設計公司,擔任專職攝影師。代表作品為《男身.女身》(2009Epson百萬影像大賞暨台灣尊榮賞,銅獎)、《果然台灣》(2011 TIVAC攝影新人奬,Leica特別奬)。作品風格細膩,以設計人的觀點,將生活周遭的人、事、物,透過鏡頭來忠實描寫,無論底片數位、高階低階相機,都只是他傳達觀點的媒材。不受固有傳統限制,擅長將時尚攝影與紀實攝影相結合,融合出更具獨特觀點的視覺影像。

▲認真仔細檢視每一張作品,是職業攝影師必備的態度。

 

Q:過去學習攝影的經驗?

鄭鼎:大學時期,念的應用美術科系,也開始學習攝影,加入學校的攝影社團後,與朋友們一起研究攝影。畢業後,想當職業攝影師,就自製履歷附上作品,寄送到Miing攝影工作室應徵。同一時間競爭的攝影師有五、六位,因為Miing覺得我的履歷與作品排版比較特別,所以就獲得面試的機會。

沒想到面試第一天,老闆就出了難題,要我挑選書裡一張最喜歡的照片,結果我挑選的照片非人像攝影,老闆覺得很驚訝,懷疑我根本不喜歡人像攝影。我覺得如果想做這行,一定要自己主動爭取實習的機會,這樣才能讓公司對你印象深刻。開始在攝影工作室幫忙後,前三個月還無法接觸專業攝影,只能觀看和幫忙一些簡單的事情,一直到老闆認為你真的有心想學,才慢慢開始教我修圖和打光。


▲《果然台灣》系列:將日常生活中的場景,用美學的思維表現出來。

 

Q:談談在專業攝影棚的學習過程?

鄭鼎:舉例國外的專業時尚雜誌,每一個小細節,包括Model的手指位置、眼神、表情等等,其實都是經過攝影、美術與廠商,整個團隊討論而來。在我工作的攝影棚,老闆經常要我大量翻拍國外攝影作品,看多了,會發現其實很多台灣的攝影作品,創意都跟國外照片雷同,只是用不同手法修飾而已,就因如此,老闆才會鼓勵我們多看、多參考,才能進步而不斷產生新的靈感。


▲芒種宜蘭。用大片色彩來凸顯主題,是設計人獨到的攝影眼。

 

Q:現在的攝影工作內容?

鄭鼎:從攝影工作室轉換到設計公司工作,由於職務內容的轉換,也必須由專業打光、彩妝、攝影,轉換到偏人文攝影專題的企劃,老實說有點不習慣。人文攝影邏輯不同,不特別在意構圖,也不一定注重清晰度,強調自然感。我建議可以多欣賞畫作,學習許多畫的視野或構成,比較容易展現自然的感覺。因為上一個工作,比較注重商業化與細節,但是帶著那些實務經驗,轉來拍人文攝影,反而會隨著時間,讓作品越來越發亮。

現在的設計公司比較注重本土文化,像前陣子在拍原住民人像,是一個接觸台灣議題的良機。我拜訪台灣最後七位文面的原住民耆老,然後把時尚攝影裡常用的光法、構圖或後製手法來處理,就與一般的紀實人像大為不同,展現出既人文又藝術的作品。


▲結合過去工作學習的經驗,用時尚手法拍攝紀實人像。

 

Q:如何挑選照片?

鄭鼎:若以組作品的觀點來挑選照片,通常第一、二張照片可能是重點視覺,第三張可能是小品的照片,再依序排出有起承轉合的組作品。所以系列作品,其實並不是每一張照片都要精彩無比,反而要挑選一些次要的照片,來襯托那些特別精彩的照片,整組作品才會層次感。


▲挑選整組作品照片,可以先思考哪幾張照片是主視覺,然後再選其它張小品照片,用來襯托主視覺。

 

Q:攝影作品如何進步?

鄭鼎:我認為,攝影作品拍出來了,就是一定要多給其他人看,才會有很不同的收獲,其他人角度一定跟你不同,有時候你覺得重要的特點,別人不一定有同感,反而會注意到自己平常注意不到的細節,這樣進步才會快。要拍出好照片,除了多多與別人交換意見外,作品也要有盡量能產生特別的「記憶度」。因為漂亮的照片、類名信片的作品,網路上太容易找到類似的手法,就像美麗永遠不及魅力一樣,這樣的作品並不會讓人刻骨銘心。如果能以不同的思考來拍,多用自己的角度去觀察,找不同往常的地方來拍,相信一定可以產生獨特又有記憶度的作品。


▲跟別人拍不一樣的角度與拍法,才會是真正屬於自己的作品。

 

(下一頁,與鄭鼎聊聊拍攝作品與參與攝影眼的心得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