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首場正式舉辦的攝影展,Michael Kenna特地來到台北,並在展前抽空接受我們簡短採訪。Michael只稍微瞥了一下我擬的採訪大綱,就神色自若、毫無保留的侃侃而談。讓我特別感到驚訝的是,身為已成名的攝影師,他的態度從頭到尾保持了親切謙和。問起他今年幾歲?生於1953年的他開玩笑說自己是「永遠的25歲」,接著補充說:就像「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一樣,每過一年更年輕。

坦白說,雖然他已經快60歲了,但他看來真是駐顏有術,說40出頭絕對是可以接受的。以下是我們對談的摘要整理,問的是Digiphoto,回答的是Michael Kenna。


▲Michael Kenna

 

Q.從立志當神父、轉而接觸藝術領域,你投入成為專業攝影師的轉捩點為何?過程中有受到什麼特定人事物的影響嗎?

我出生在蘭開夏郡威德尼斯市(Widnes city of Lancashire),這兒是英格蘭的工業重鎮。大約10歲時我就被家裡送到修道院就讀,從小就在傳統愛爾蘭天主教家庭濃厚的宗教氣息中長大。由於並不想把神職做為終身職業,因此差不多17歲時我轉讀藝術學院,我猜想自己有意識到這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相對神學來說,藝術對我來說是本能的,「成為攝影師」也是一種藝術表達的形式而已。之所以選擇「攝影」這個形式來做為職業,我想是因為受過學院教育的關係。

我接受過很多次採訪,媒體很喜歡問「哪位」攝影師對你的影響最大?我想這或許是個標準問題,但卻好像忽視了我們每個人都會參觀美術館、聽音樂會、甚至去博物館感受這些與美有關的事物。影響我的人很多,我從小到大的生長背景、我的父母、宗教信仰等,雖然我的家庭並沒有藝術相關背景,但宗教背景對於我人生觀的養成,其實有美學相關影響。甚至深入點說,我讀過的劇作家、看過的舞者、文學家、無數的畫家、當然也有攝影名家們…。這些因素都以某種特定的形式累積起來,對我個人攝影生涯造成了深遠的影響,要刻意去清楚區分出來,對我來說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Rocky Pier Tsuda Shikoku Japan, 2001


▲Harbor Wall Aoya Honshu Japan 2001

 

Q.就我所知,你起初從事的是商業攝影,而後才決定踏入風景攝影的領域。請描述這個過程中心境的改變?商業攝影的背景,對於之後從事風景攝影有什麼影響?

因為我來自相當貧困的家庭,因此很自然的在就讀班伯理(Banbury)藝術學院時,我已在開始試著發現可以用什麼方式謀生。當時我有幾個選擇:當畫家、雕刻家、或是攝影師?當時英國並沒有像是美國那樣買攝影作品的風氣,我可以選擇要當個藝術家、或是從事純粹商業攝影。選擇前者,很少人在業界存活下來,看起來不是個好主意。相對的從事商業攝影,可以擁有相對穩定的收入,可以養活我自己。而且從事商業攝影的話,通常客戶通常願意負擔耗材如底片與沖洗費。不像畫家或雕刻家必須的顏料或是石材、金屬材料都必須自行買單,這可是相當大筆的事前支出。

要達到這樣的計畫,不論待在家鄉或我學校所在的牛津郡(Oxfordshire),其實都是不太可能達成的。只有到英國的首善之都倫敦市,才比較有機會。因此在藝術學院的畢業後,我再到倫敦印刷學院(London College of Printing)就讀,花了三年時間專攻攝影。在這段時間裡,我已經決定要往商業攝影發展。畢業後我從攝影助理生涯開始接案:書籍封面、音樂專輯封面、汽車、紅酒、白蘭地、時裝廣告、體育攝影、新聞攝影等…幾乎什麼都做。但主要以平面廣告、產品型錄等為主,當時的廣告主們還蠻願意付出合理的價碼,來買這些作品。


▲Rainy Afternoon Sankakuji Ehime Shikoku 2003


▲Lijiang River, Study 9, Guilin, China, 2006

更幸運的是,在我20幾歲時,也就是七十年代的時候,我把自己的觸角伸到了紐約,發現他們是把攝影作品展示在藝廊裡銷售的,而且還真的有市場!所以我決定兵分兩路:一方面持續接商業攝影的案子,另方面則深入鑽研自己愛好的風景攝影。幾年過去,我開始賣出幾幅作品,然後越來越多,直到我可以相對的把興趣轉換成職業為止。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從事攝影工作40年以來,能以這樣的方式兼顧穩定收入,以及保持對創作的熱情,對我而言是最理想的生活模式。

我現在不做商攝了嗎?當然不是!有好的、可以充分發揮的案子我還是很樂意接,其實到現在我仍然維持這樣雙軌並行的方式。你問商攝背景對我的風景攝影有什麼影響?我認為經由紮實的學院基礎,我培養出了攝影的基本功;商業攝影讓我養成精準的構圖以及對攝影器材的掌握能力;最重要的是,隨著年紀漸長,我也逐漸的發展出所謂「個人風格」,讓作品有比較高的辨識度。當然這對於經營我個人品牌來說,是絕對有利的。


▲Reflected Tree, Hongkun, Anhui, China, 2007

 

(為什麼Michael Kenna只拍黑白風景?下一頁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