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怎麼開始喝葡萄酒的,現在有點忘了,記憶裡好像是覺得烈酒太強,燒喉嚨燙舌頭的,而啤酒又脹又怕痛風吧;一方面想說葡萄酒這麼一個龐大的味蕾世界,不喝人生會很遺憾;再者聽音樂或是翻書時,嘴巴需要滋潤;朋友來找無酒不歡;總之到後來就是要⋯⋯喝,有時喝到好酒自然會感動流連,但只要是新奇有趣,不分價格,都要喝。喝著喝著,就想矇瓶猜,矇瓶猜不難,通常至少可以猜中產區、猜對品種。但就是會有那種你不知道怎麼猜,感覺似曾相識卻不復記憶的味道。

2009 Villa Panciago就是粉粉嫩嫩的青春氣質,香氣異常得奔放,他肯定不屬於波爾多,也不是勃根地黑皮諾,有點像隆河卻又沒那麼香料,充滿活力,也平衡順口,喝了就不知不覺會快樂起來的。Villa Panciago原來是薄酒萊的AOC產區酒,薄酒萊,一個幾乎被我們遺忘的產區;最容易被忘記的初衷,原來是這麼的單純,這麼的輕鬆,這麼的歡樂,這讓我想起一首年代久遠快忘記的歌,Bee Gees的「In the morning」,那是一種快樂,一種睜開眼睛迎接時光就很快樂的快樂。唉!就是要喝才能體會這道理啊。

 

要讓老酒緩緩甦醒

接著是1986 Chateau La Nerthe,一瓶買得起的二十五年老酒。有人跟我說不愛喝老酒,就好像也有人跟我說他不愛喝老茶一樣匪夷所思,現實生活中老茶老酒是難得的天物,愛喝的會不遠千里、掏心掏肺去搶。

Chateau La Nerthe 在隆河的好產區:教皇新堡,1986也許在適飲期,也許也過了,但探索沒喝過的老酒本身就是大樂趣,再說我對隆河酒的窖藏能力充滿信心;La Nerthe開瓶時是一種沈暮氣質,比起Villa Panciago的青春刺眼,那南轅北轍的樂趣真大。但顯然他要開始往上走了,經驗告訴我老酒更需要醒,是要輕柔穩定慢慢醒,不要Decanet,不過淺嘗第一口,那單寧居然強勁依舊,讓整個舌根毛茸茸的,好樣的。

 

老酒品的是心境

事實上,老酒的香氣肯定沒有新酒的奔放,但老酒跟老茶一樣,品的是韻。有點像是求道般地返回內心,他讓你心境指向平和、安靜,接著如影隨形的扎在你的味蕾,舒服地清柔地。同時品嚐兩支如此截然不同的酒,會讓你感覺葡萄酒世界的開闊、奧妙。也許將來我們再怎麼喝都喝不完葡萄酒的寬闊及遠大,但只要保持喝第一杯酒的虔誠,那就對得起葡萄酒了。聚會解散前,2009 Villa Panciago發散出美妙的焦糖味,而1986 Chateau La Nerthe呢?是茴香,迷人的茴香。剛好聽到一段絕妙的電影配樂:一首安魂曲,華爾奇麗雅的「They'll remember you」。

延伸閱讀

柏林盲測品酒會,智利SENA力拼法國五大之四

重現葡萄酒與生活的價值

薄酒萊 新酒潮流退燒!

中西酒器比一比

林煥楨

身為爽爾國際負責人,代理許多歐美音響品牌,也喜歡喝酒,熟知各種酒的特性,也把人生當作酒來品味。

 

 

未成年請勿飲酒

撰文:林煥楨、攝影:陳金燾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1月號/2012 第96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