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como Brunelli 的作品特色與西方所熟知的動物攝影顯得大相奇趣;他利用一顆標準鏡頭透過腰平觀景視窗以壓低觀察動物的角度,並且緩步地接近被攝物(有時接近半隻手臂長的距離),像是一種動物觀察動物的角度在親近彼此,刻意地拉大光圈製造淺景深來對比主體的影像。Brunelli的相機如同《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瘋帽子(Crazy Hatter)的「縮小水」,讓他走進觀景窗內微觀動物仙境。

鄉野間的舞會餘燼 Giacomo Brunelli

在人群擁簇的城市間本來就很難見到家畜或是家禽圍繞在我們生活的四周,而我們與動物之間的關係也隨著人性慾望的逐漸擴張,越趨於疏離。概是如此,對於家禽、家畜的農稼生活也成為都市人漸漸無感認知的一部分。離開動物園,動物與生活經驗的聯繫也只能出現在餐館中那一行行口慾橫流的菜單吧!都市化的過程裡,寵物早已取代過去家畜的經濟生產的地位,轉成為安撫城市人的心靈導師。

在動物攝影方面, 日本攝影大師荒木經惟(Araki Nobunoshi)無時地以第三根觸角窺視著「貓」,透過動物拍出了都市人被邊緣化的一種疏離感,眼前一隻大花貓在前院裡上演「哥吉拉降臨」,逐一摧毀我們所建構的惡夢城市;在國內,John與Fish兄妹走出荒野,讓國內的鳥類攝影增添不少色彩,不僅使過去枯燥的生態攝影帶上文人風雅的氣息,也在相紙上溢滿了水墨的古典之美。

這些亞洲攝影師對於動物主題的攝影多著墨在內歛的意韻,以深遠的美感帶給人們的影響力;相較之下,西方人在動物攝影的作品上強調了報導與紀實的領域,在敘事上也較直接。不過,曾在倫敦的國家攝影家畫廊展出的Giacomo Brunelli卻讓我們見到另一面相的動物攝影,許多影像裡蒙上灰濛濛的薄霧,搖曳著寧靜與不安的衝突。

出生於義大利鄉間農場的攝影師Giacomo Brunelli早已習慣與動物、家禽為伍,從小玩樂一起,雖然如此,卻不以為膩;相反地Giacomo Brunelli被牠們無法預料的一舉一動深深吸引著;十幾年前在父親的抽屜裡發現一台Miranda 35mm SLR老式相機,於是開始記錄各種動物奇趣。


▲The animals,2008


▲The animals,2008


▲The animals,2008


▲The animals,2008

 

(為何這些家禽都透露出一種陌生的感覺呢?)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