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家族凝聚力與規範

一般中大型家族的生活範圍約略4公里見方,若以30公分左右的平均身長來計算,每天消耗的能量可想而知。而領地是依靠族群勢力大小而定,較強勢的家族,自然能占領較富裕的區域,而勢單力薄的狐獴家庭就只能在較貧瘠的保護區外圍生活。爭奪地盤並非少見,例如當初花花所領導的Whiskers 鬍鬚幫,就與鄰近的Lazuli青幫互相爭奪最佳區域,而近期從保護區外移入的JaXX幫派,勢力也逐漸進迫而來。

家族中以母親為主要成員,公狐獴成年後會外出流浪,並且 有機會因為與其他家族的當家母狐獴結褵,而一同接管整個狐獴家族,當然也有些公狐獴會找尋留在洞口附近的哺育員交配。Lisa生動的模仿公狐獴試探與求偶的表情動作,與 電影中男人在酒吧裡,舉杯邀約女生的表現實在很類似,頓時讓我們也笑翻了。不過,非擔任領導的姊姊一旦懷孕,卻沒能爭取領袖位置,極有可能會被原來首領所放逐,雖然我們覺得頗為殘忍,但卻也是維持團體秩序的重要抉擇。


艱困的研究現況

每天尾隨狐獴的研究過程中,幾乎都需要在近40度高溫下,行走接近10小時的路,加上需要踏過荒漠、翻越鐵絲網圍欄、不時有掉入草原洞中的疑慮,以及擔心遭遇眼鏡蛇吻,正因為相當辛苦,以往很少開放給外人進入保護區中,也由此可知Lisa這次帶回來的影像是多麼珍貴。

除去嚴酷環境的挑戰,由於狐獴並未列為瀕危生物,且相 對大象、獅子……等動物明星來說,較不受到南非政府重視,以至於雖然有規畫專為研究的保護區,但橫死產業道路的狐獴也不少。尤其領域橫跨道路兩側的功夫幫,經常會聚集在馬路上,也就偶而會發生輾斃慘案。正如前文所述的Beej就在Lisa回來不久之後,就因為車禍身亡,讓 她感觸頗深,經濟發展和動物保育確實常有衝突。


當群體覓食時,會有瞭望員爬上高處張望,負責安全警戒。


小狐獴的生活總在盡情玩樂與家庭細心照料下成長。


精彩作品來自

回到台灣的Lisa自認常有心留在喀拉哈里沙漠的感覺,對於這樣的感動,她也不吝於分享人,不僅輸出許多大幅作品,更以「約伯記」改編攝影相片書「狐獴比傑生死鬥」分 送同學與朋友。此外,在少輔院的演講中講述狐獴家族對家人的無私付出,獲得不少青少年迴響,不但讓他們敞開心門,也對未來有更正面的看法與選擇。

而很難想像這些照片,是Lisa用最初階單眼相機拍攝的結果。最初在新聞上看到這些影像時,筆者頗震驚影像中表現的細膩情感,相當具有動物攝影師的職業水準。趁著採訪機會,我還是好奇的問了一下使用的器材,Lisa笑笑的說是兩年多前買來拍小朋友的 1000D kit組相機,加上租來的EF 100-400mm f4.5-5.6L IS USM,而自己也非專業攝影 玩家,只是早年在廣告公司的經歷,讓她在攝影取景上,能有基本認識。筆者在三個多小時的訪談後,倒是認為Lisa對於狐獴的喜愛與認識,幫助她拍出更細微精緻的影像質感,也讓我們有機會能一起認識這些可愛的小動物。


已故的Mozart是狐獴界的薄命紅顏,Lisa以此畫願她在天堂幸福美滿。

狐獴小檔案

最廣為人知的狐獴角色俗名:Meerkats 學名:Suricata suricatta),莫過於迪士尼動畫獅子王中的活寶「丁滿」。現實世界中,狐獴居於南非喀拉哈里沙漠的小型晝行性動物,成年體長約為25 35公分,主要以昆蟲為食,但牠們也會吃蜥蜴、蛇、蜘蛛、植物、卵跟小型 哺乳動物。具有複雜分工的社會化行為,群體生活平均約莫20隻屬母系社會,約莫 1年性成熟,但群體中僅有最高階領導母獸具有繁殖權, 其餘多為領導者的手足或子女。族群出外覓食時,當天會有成員爬上樹枝等高處擔任哨兵警戒,其餘較年長狐獴會主動擔任飼育員,將找到的食物優先給予幼者

溫芳玲 Lisa Wen 網址:meerkatsinkalahari.shutterfly.com

 

延伸閱讀

用 鏡頭 捍衛自然的環保鬥士: 奚志農 專訪

攝影人舞台:沈昭良的紀實攝影與影像創作 專訪

三年站上國際舞台,極其細膩的攝影奇才 陳雨秋 專訪

攝影師 的一天: 新聞攝影 高政全

悲憐應許之地的子民們,戰地攝影師Kloie Picot專訪(下)

本文同步刊載於DIGI PHOTO雜誌 no.52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