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藏語 講得不太好。當然原來也有講得好的時候,那也做不到日常用語對答如流。但是我知道很多生僻的詞彙,比如:拉肚子、熊掌、鐵鍬、人參果拌飯、腦子裡長蟲草等等。所以很多藏族人都誇我藏語講得好,一來二去的,我的藏族朋友就多了起來。而和 大昭寺 喇嘛 們的友情則是我在 西藏 最珍惜的感情之一。

廚房章

這些年來,來西藏的旅行者也越來越多,也數不清有多少文章裡面提到了大昭寺的尼瑪次仁。旅遊者對他的稱呼從「尼瑪師傅」不知怎麼就變成了「尼瑪大師」。有不少遊客雖然對藏傳佛教瞭解不多,但是虔誠之心卻無以復加,聽尼瑪講解之後再把自己心目中難於解答的問題一一拿出來請教,多數無非也就是大款問收成,美女問姻緣之類的。尼瑪擅長用最淺顯的佛教原理一一作答,我聽了聽,問題的核心差不多皆可以用「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來解釋。幾乎每次人家聽完都會緊緊握著他的手,感謝再三,還常聽見有人問他:「您這樣的水準怎麼也得弄個活佛什麼的幹幹了吧。」

尼瑪次仁世俗的職務是大昭寺管理委員會的副主任,他的爺爺奶奶都是林周縣的砍柴人,兒時的尼瑪生活清貧,但每日載歌載舞,倒也快樂逍遙。後來進了寺廟,他發奮學習,又在北京進修佛學,還精通漢語、英語和日語。

聽尼瑪次仁講解大昭寺絕對是一種享受,我至少聽了幾十遍了,內容沒有重複。尼瑪次仁也是拉薩的名人之一,身兼很多社會職位,可憐的他,到了夏天旅遊旺季,每天不僅要開各種古七怪八的會,還要應付很多人來向他請教各種各樣的旅遊和佛學問題,累!

遊客裡什麼樣的人都有,有一次,售票處來了個日本年輕人。來了之後就問我們裡面有沒有懂日語的人,根據我的經驗,如果想用他們母語說話的人多數都會找麻煩,所以就說沒有。

然後他就展示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本子,用大家都很熟悉的磕磕巴巴的日本式英語開始了滔滔不絕的演講。反復講了兩遍之後,我們聽了個大概的意思:他是個到處旅行的人,而且收集各個地方的公章,現在既然到了寶刹,這章子嘛,是不是可以蓋一下。

這可把我們難住了,因為大昭寺只有一個公章,在「寺廟管理委員會」手裡,其他人,別說我們,就是堪布格列活佛也輕易見不著。但是日本人的態度堅定而又誠懇,無論我們怎麼解釋都不可以改變他的決心:無論什麼章,只要是大昭寺的人給他蓋就好。只要有人來購票他就含笑閃在側旁,人家一走,再上來把要求重複一遍。

正費盡心機解釋著,尼瑪從樓上下來,趕緊把問題推給尼瑪,尼瑪很耐心地聽日本人又講了一遍,他把我們剛剛說過的話又詳細地向日本人解釋了一遍,但是日本人堅稱他一定可以得到蓋章,而且要蓋個章也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如果我們現在拿不出來,他可以預約我們明後天的時間——直到蓋上為止。尼瑪想了想,最終點頭說:「你不要走,我去去就回。」


▲尼瑪次仁。

 

然後他留下一臉疑惑的我們,獨自上樓,很快拎了一個很大的盒子來,打開,裡面是一方非常樸拙的大章,比一般的名章和公章都大很多,上面連著一個高高的手柄,手柄上還繫著一條陳舊的綢布條,章體顏色灰黑相間,沾著陳年歲月的痕跡,一看就知道是有年代有來頭的,說它是剛出土的文物也絕對有人相信。我湊上去一看,上面都是我不認識的藏文,很複雜,和內地的章子不一樣,中間還有一些空著的地方,很漂亮。

我很吃驚地看尼瑪給日本人蓋好章,日本人頻頻鞠著躬好像眼淚都要流下來的樣子,雀躍而去。

然後,尼瑪抬起頭沖我微笑著解釋,「這是咱們大昭寺廚房給送貨的菜販用的,你看,這裡填菜名,這裡有空的地方是填單價和數量的,總數寫在下邊。」

周圍的遊客紛紛笑翻在地。

 

延伸閱讀

那時西藏 :薩嘎有個 李嘉誠 ?

那時西藏:記一個 攝影師 的慢拍十年

尋找最後的 香格里拉

Canon EF 135mm f/2L USM 長期試用 心得分享

佳能鏡界

作者/攝影:趙嘉
本文同步刊載於那時西藏:記一個攝影師的慢拍十年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