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拍出來的照片,不是少了一味,就是畫面顯得太過於雜亂?常聽人說,「 攝影是減法的表現 」,到底該怎麼刪除不必要的畫面,突顯想表達的主題,或是將過於複雜的元素,適度的精簡化呢?其實,只要把握 拍攝主題 的單純性,凝練所看到的畫面,並且將簡化過後的景物,利用 相機 或 鏡頭 的特性加以改造呈現,就能讓最簡潔的 影像 告訴大家你想說的話。

 

單純又多樣

單純而不多樣就會十分平淡無味,頂多也只是不使人討厭而已。但是如果將單純與多樣結合起來,就會使人喜歡,因為它能提高多樣性給予人的快感,讓眼睛能夠更輕鬆地去感受。藝術作品總是在追求單純,就是因為它能使優雅的形狀不顯得混亂。—英國評論家 William Hogarth ─

烏雲與山巒

在佳木斯鐃河濕地旁的一天傍晚,我和朋友們一起將鏡頭對準了這片水鄉澤園,希望能拍到一幅落日染紅水面的漂亮照片,可惜事與願違,西邊的雲層越來越厚,看來十之八九是看不到日落了。大家的情緒免不得低落下來,很多人不是隨意地拍了幾張小品,就是湊在一起聊天。但是此時,我注意到西邊的雲層和下方的山巒都呈現深灰色,接連在一起,幾乎融合成一個很單純且氣勢龐大的色塊。

仔細一看, 在這深灰色塊中卻又佈滿了明暗、深淺不一的色彩細節,於是我想起了威廉賀加斯在他的美學著作《美的分析》中說的一段話:「如果使單純與多樣結合起來,就會使人喜歡」。我一下子感覺到豁然開朗了,所以立即舉起相機,大膽地構圖,讓灰雲幾乎占滿整個畫面,只是為了將單純中的多樣性給強調凸顯出來,一個具有現實感的空間即轉化為另個錯綜的色彩迷宮。

 

精簡是成功之母

貪得無厭是失敗之源,精簡凝練才是成功之母。
—日本攝影師 前田真三─


石塊、苔蘚與落葉

2009年秋天,我應邀來到了內蒙紮蘭屯的大峽谷從事拍攝活動。大峽谷最動人之處當然是那些由火山岩構成的峭壁和深溝峽谷。當邊走邊觀察時,覺得眼前的風景雖然壯觀奇麗,不過要拍出令人滿意的作品還是相當困難的,因為鏡頭中的景物太豐富了,反而很難取捨,而正確的取捨往往是佳作誕生的前提。既然我一時缺乏駕馭大畫面的能力,那還不如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最令人感興趣的局部。

很快地我就注意到了,在峽谷的深處,有些岩石塊既生長著苔蘚又點綴著落葉,它們形成一個又一個狹小但又豐富的色彩天地。於是便開始仔細地、精心地於它們之間搜尋,終於發現了一處,無論形狀還是色彩都搭配得渾然天成、巧妙精緻的一角。所以我換上長鏡頭,用狹窄的視角將我的發現進行最大的取捨,單純集中在最打動我的那些形狀與色彩的排列組合上。這幅作品的誕生,既來自勿貪多而求少、求精的觀念,也來自於平時對複雜事物進行精準審美判斷、取捨的持久學習和實踐的結果。

 

(凌亂的畫面,要怎麼將它們簡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