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施銘成的鏡頭下,台北101成了促銷台灣的最佳代言人,再多官方宣傳文字,抵不上他一張精彩照片的吸引力。對外國人來說,他的照片與文字是認識台灣的窗口;對台灣來說,他提醒了我們在這小島上發生的許多點滴。透過他的攝影,世界因此認識了台灣。

「我不是個真正的攝影師。還不是。」儘管施銘成在採訪過程中不斷強調這一點,帶笑的眼神誠懇得像個孩子,這話聽來卻是毫無說服力。畢竟,只要點進他的Flickr相簿,兩千多張精彩絕倫的相片便映入眼簾,構圖優美、技巧高超,讓人難以接受他給自己下的定義。短短三年半間,施銘成以平均每天貼出兩張的驚人產能,創造了超過144頁的影像資料庫。他使台北的天空與台北101成了推銷台灣的最佳搭檔,自由廣場化身為演繹台灣民主進程的舞台,政治人物深沈的心思在他的鏡頭下無所遁形。看他攝影作品登上國內外各大媒體,很難想像施銘成的數位攝影生涯至今不到四年。


與數位攝影結緣之始

施銘成與攝影結緣,始於大學時代的Nikon FM經典底片機。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銷售麥金塔(Macintosh)電腦,因而結識了許多專業設計師與攝影師;耳濡目染之下,練就了他一副好眼力與審美觀。施銘成的工作始終離不開軟體銷售,這方面的人脈也越來越廣,「天天接觸美的東西,對我的美學培養有很大的幫助。」施銘成說。加上他既熟悉傳統攝影,又非常瞭解軟體運作的數位原理,這使得他一拿起數位相機,起步就比一般人快了許多。

「我的第一部數位相機是Nikon D70,2004年三月底因為工作需要才買的。鏡頭也是用18-70mm那支kit lens而已。」就連他常用來拍攝人像的70-300mm,也是稍後才買的。讓施銘成下定決心購買數位相機的緣由,還有另一個可愛的故事:「2003年時,我送了一部傻瓜級數位相機給一位女性朋友。過一陣子之後,她竟然跑來問我,自拍時為什麼總是拍出模糊的照片?」施銘成笑著說,「這實在與我對傻瓜相機的印象相距太遠了,所以我決定自己買部數位相機來瞭解一番。」他原本打算購買Canon EOS 350D,但就在下手前,Nikon正好推出了D70,他才臨時改變了心意。

▲ 這張在內洞瀑布拍的照片,曾經拿過flickr上的WINNING PHOTO of contest STREAM CREEK-BROOK。(Nikon D200 + AF-S DX Zoom-Nikkor 17-55mm f/2.8G IF-ED的30mm端。F/20,1秒,ISO 100,手動曝光,自動白平衡,RAW轉TIFF。)

 

儘管施銘成聊起自己接觸攝影的過程總是一派隨興,字裡行間卻透露出他對攝影的認真。雖然沒有時間去上課或正式拜師,施銘成可是為了學好攝影技術,把DCView上所有教學文章徹頭徹尾地讀了個仔細,除了大量練習之外,也積極參與分享、討論。「換句話說,DCView可以算是我在數位攝影上的啟蒙老師。」施銘成說。當時台北101已大致落成,又與他的辦公室朝夕相對,天時地利人和之下,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施銘成攝影練習的最佳素材。他從2004年五月開始拍攝台北101,旋即以「飛上青天」一圖,在台北建城120週年紀念「台北之美」市長盃攝影大賽中,拿下優選獎。這也是他贏得的第一個攝影比賽獎項。


▲「飛上青天」,為他拿下第一座攝影獎。(Nikon D70 + AF-Zoom Nikkor 70-300mm f/4-5.6D ED的155mm端。F/6.3, 1/800秒,  ISO 200, 光圈先決, 自動白平衡, Compressed RAW轉TIFF, -1.0 EV)

 

(下一頁告訴你,施銘成從哪裡累積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