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所有的拍攝者來說,這都是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我們拍照,究竟是為誰而拍?

可能很多人都會說是為自己而拍,當然了,自己拍下的照片,第一個也是最主要的觀眾當然是自己,可是在被社群網路操控下充滿「讚」的現在,難道就不想讓自己拍下的照片能夠被更多的人看到,被更多的認識的不認識的人轉評讚,收穫更多的讚美之詞。

雖然轉評讚和為自己拍照本身並不衝突,但不可否認的是,在追求轉評讚的同時,我們也在根據得到的反饋改變著我們的內容,研究網路上那些通用的套路。什麼樣的照片更吸引人,我們也會不自覺的拍出同樣的類型,而忘了最初自己想要拍下什麼樣的畫面。

就像前段時間很有名的ins 帳號Insta_repeat 就專門蒐集那些著名網紅攝影師的點讚量超高的照片,發現其實很多照片都在用同樣的套路,第一個是誰用的早已經無從查考,但是能夠確定的是,一張照片成為了網紅照,就會吸引無數的人來模仿。


▲image via Insta Repeat

每位拍攝者當然都希望自己拍下的照片能夠有更多的人喜歡。但是問題是,並不是所有拍攝題材都這麼受歡迎,有些題材的確是先天自帶流量的,就像星空照,就像風景照,就像照片裡的照看的姑娘,這些賞心悅目的照片只要存在就足以吸引大部分人的目光。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喜歡那些自己接觸不到的美好,而不會去在意照片裡那些平淡的日常。

而有些照片,就是屬於流量欠費了,就像街頭攝影。可能是因為現代拍攝器材的普及,大多數人都能輕鬆的隨手拍,越來越多的「不那麼好看」的影像讓人們對街頭攝影形成了一種天然過濾。其實只是因為和其他攝影形式而言,街頭攝影重點在於內容而非形式。只不過,快餐時代,很少有人會去用心的閱讀照片裡的內容了。

形式和內容共同支撐起了一張照片,形式可以讓一張照片看起來更好看,也能夠吸引更多的觀看者。而內容卻是照片的意義,只不過,這個意義並不對任何人都有用,至少對於觀看者來說,他們很難理解拍攝者拍下這個畫面本身的意圖。

想要讓所有人都獲得和拍攝者本身對於照片共同的情緒體驗是很難的,因為觀看照片的角色倫理難以確立,人們很難跳脫出自己的直觀感,放下自己的背景和先天成見去閱讀照片,而更多則是從熟悉的背景和風格去接受畫面。

只為自己拍照的街頭攝影師裡,最極端的例子就是Vivian Maier 了,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膠卷被發現,可能我們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還有這樣一個人,幾十年如一日的用手中的相機默默的記錄下了一個時代的特徵。她憑藉自己的興趣和熱情來拍照,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照片是否會被別人喜歡。在她的生活裡,只有工作,和那台Rolleiflex 陪伴著她,記錄這個世界是她日常的消遣,卻帶給我們無數的寶藏。

有可能,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的Vivian Maier 這樣的人,他們拍下了無數的照片,卻從未分享,只是有些照片現在可能還靜靜躺在某個角落等待人們的發現,而有些照片,因為各種原因,和那些為自己拍照的人一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雖然在幾十年後的今天,時代和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說那個年代可以默默的做一件事而不會被人發現的話,在今天可能會很難。尤其是城市裡生活的年輕一代,幾乎不可能不接觸社群網路。在今天的數字世界裡,創造一張圖像是多麼的簡單,只需要打開app,用手指輕輕敲一下,就能夠拍下一張照片。簡單處理之後就能夠用最快的速度上傳到社群網路與全世界的人分享。當然,有多少人能看到你拍下來的照片還取決於你在社群網路上的能量。

而當我們公開分享我們拍下的照片,潛意識裡的目的就是希望得到一種驗證,一種肯定,我們希望看到這張照片的人們認為這張照片和我們自己認為的一樣好,我們希望所有的觀看者都能夠取得和我們一樣的共情,否則我們也不會去公開分享這張照片了。

這當然沒有錯。肯定和讚美是一劑催化劑,會激起我們大腦中的化學反應,不但感覺良好,而且令人上癮。不然也不會有人發完照片以後就不斷的刷新看看有沒有新的消息。而且這會影響我們的拍攝方式,因為反复實驗後我們會知道自己拍下的哪種類型的照片會更討人喜歡,哪種類型的照片收到的反饋很少甚至沒有反饋。在以後的過程中,我們可能會因此調整我們的拍攝類型。

當然,影響我們拍攝的因素有很多種,這只是其中一種。另外,受他人影響也並不是壞事,我們越樂於分享接受反饋,我們就能夠學到越多,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很難得到真正的進步。當越來越多的人喜歡我們分享的照片的時候,我們可以很自豪的說我們為所有人拍照,這當然包括我們自己。

 

轉載自 膠片的味道 作者:Kido  

 

延伸閱讀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