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固瞬間的情緒,看人像攝影為何魅力四射

引言圖片-凝固瞬間的情緒,看人像攝影為何魅力四射自攝影發明以來,人像一直是這一媒介所帶來的最具個性和魅力的類型之一。早期的攝影創作著們按捺不住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鏡頭對准其他人,捕捉他們的形態,把他們的眼神與目光永遠在時光中凝固。

今天,我們對於將人物作為主題的興趣依然強烈——人們的手勢、衣著和表情,都暗示著完整而豐富的故事,在那些不容被忽視的凝視中,超越著我們在表面所能觸及的一切。

雖然人像攝影給人的感覺像是最現實和最容易接近的攝影形式,但它的構思和執行實際上比我們想像的要困難得多。攝影師理查德·雷納爾迪(Richard Renaldi)的廣闊職業生涯以探索人像攝影為基礎,同時他還教學生如何拍攝陌生人的照片。儘管那些年輕的攝影師總是想要得到更為明確的答案:一種如何與拍攝對象更密切聯繫的速成神奇方法。但雷納爾迪斷言,絕對沒有一個俗套的解決方案,你能做的,只能是保持放鬆的心態,繼而不斷地嘗試。

在此我們一起談談他在數十年的職業生涯中,對這人像攝影這一類型的了解。在這次採訪中,雷納爾迪談到了對大幅面相機的運用,以及是什麼激發了他著手於眾多的人像系列,為什麼人像攝影在我們的攝影世界中仍然如此普遍,如此的有力量。

我想談談你是如何開始使用人像攝影的。我認為圍繞人像進行創作的人有很多誤解,他們認為這是一種輕而易舉的表現方式,但我完全不同意。人像攝影所具有的歷史意義是巨大的,無時無刻存在在我們身邊,所以涉獵和關注人像攝影實際上需要很多勇氣。是什麼首先吸引了你?

你這麼說很有道理,因為我也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正如你所說,情況恰恰相反。當我教攝影時,人們對拍攝陌生人有很多焦慮。我認為人像攝影比我們認為的要復雜得多,尤其是街頭人像。我一直被這一形式所吸引,因為我喜歡人們——我喜歡看他們,觀察他們,而相機是使他們眼睛得以延伸的最佳工具。

90年代,我在馬格南圖片社做過照片研究員的工作,所以我看到了很多報導風格的照片,我認為這讓我有了放慢速度和與我的研究對象接觸的慾望。當我開始使用8x10大畫幅相機時,這真的顛覆了我的拍攝習慣,一切從頭開始。讓我真正可以深入研究在街上為陌生人拍攝人像究竟意味著什麼。

為什麼人像攝影中攝影師與拍攝對象的關係如此重要?你個人如何處理這種關係?

這取決於我在每個項目中尋找什麼。當我籌備於拍攝《接觸陌生人》(Touching Strangers)系列時,我會考慮對不同類型的美國人進行分類。但是,當我在拍攝《曼哈頓的周日》(Manhattan Sunday)系列時,我則要考慮去接近那些散發魅力的人。他們把這種理想的自我呈現給世界,所以我總是在尋找某種特定類型的人。

接觸陌生人的想法是怎麼產生的?這是你思考了一段時間的結果嗎?

  當然。我想將自己也融入到陌生的街頭中,尋找那些不可見的神秘關聯,我想把不同的人物放在同一幅畫面中。當我在思考該怎麼進行的時候,當時我正好在Greyhound汽車站的公共長椅附近拍攝,希望藉助這個主題來完成一組名為《公交車上的美國》(See America by Bus)的作品。在遇到那些類似的場景時,我都會嘗試同時拍攝兩個或更多陌生人在同一幅畫面內,協調這種互動的額外挑戰吸引了我。

作為一名人像攝影師,你希望在其他人的人像攝影中尋找什麼?你覺得最突出的是什麼?

好問題。我追求的是真實性、專注度、溫柔和富有同情心的畫面,以及最重要的:感性。我認為還要有一種存在感,一種讓人覺得被攝對像不僅僅是在目視攝影師,而是在看畫外的你。是某種深邃的凝視,一種不止於自我意識的存在。有時候是關於光的質量,或者情緒。如果一幅人像能夠講故事,那我會更感興趣。我不一定介意照片是否是擺拍的,但如果畫面太過於做作時,這可能是令一個弊端。

同時作為一名攝影老師,有沒有什麼你不厭其煩地告訴學生們的一些事情?

很多人認為有某種神奇的“套路”,但其實拍攝人像不存任何模式化的方法。他們只是想讓你告訴他們該做什麼,但實際上很多事情必須親力親為才能體會得到。對於很多年輕的攝影師來說,接近陌生人真的是一種焦慮,但試著不要被那種經歷阻撓。試著讓你保持放鬆,這才是最重要的。

 

轉載自 蜂鳥網 作者:Richard Renald

 

延伸閱讀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