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是幻想著編輯的夢幻生活嗎?總覺得編輯就是該領域的神,站在山頂向宅宅們呼喊著敗家之歌?NONONO(搖搖手指)編輯的生活除了寫稿之外,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爆笑史。因此,為了讓更多喜愛我們的朋友,更瞭解DIGIPHOTO編輯們的認真自肥工作內容與生活,自本週開始推出「小編週記」。

以一篇簡短(如果編輯話不多的話)文章,與大夥分享這一週的工作心情日誌,也想藉機會跟老闆喊話:該加薪我們真的有用影像享受生命!想一窺編輯們的私密日記?走,蠟斯狗(Let’s Go)!

 

Rene小編:為什麼動物園沒有老虎?

一直記得台北動物園沒有獅子但是有老虎,沒想到周末去了之後才發現,有母獅子沒有公獅子也沒有老虎,但是導覽手冊的Cover Girl卻是老虎,導致和友人打賭沒有獅子的我輸了,為什麼動物園的導覽手冊要這樣欺騙我的感情。打賭輸的懲罰就是要跳下去餵獅子,只是你一定會想,為什麼我還能坐在這裡打字呢?答案很簡單,因為遊客和獅子之間隔了一道玻璃,搞得願賭服輸的我想跳下去也沒辦法。唉~我還是比較想親耳聽威武兇猛的公獅子吼出震懾的吼聲,而不是聽園區廣播出的騙人假音效。

▲木柵動物園沒有帥氣的公獅子,只有意興闌珊的母獅子。

 

Ellery小編:初訪侯碉

E小編週末去了「傳說中」的侯硐,第一次坐台鐵,買了區間車的票,站在月台,看著跑馬燈─心想著還有五分鐘,結果默默地等了十分鐘,連個鬼車影都沒看到,奇怪?是等錯月台嗎?跑上去問站務伯伯,他說那就去坐自強號到七堵吧,所以E小編就默默地搭上了通往七堵的車。結果在一個幾乎可算是偏僻的地方下了車,靠著站務阿姨的指引,坐上搭往八堵的莒光號,然後站在八堵的月台上等了約半小時,終於等到平溪線的火車,順利抵達喵喵侯硐囉!

 

(後面還有Vesuvius扮玩命快遞的搏命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