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為夢想逆向而行》美女攝影師 羅曉韻(Jolie)數次往返冰島、冒死嘔心之作!

引言圖片-新書《為夢想逆向而行》美女攝影師 羅曉韻(Jolie)數次往返冰島、冒死嘔心之作!為了拍下冰島四季之美,她不顧一切數次往返冰島,經歷冰島十幾年來最強暴風雪,打滑釀車禍,身陷積雪失去氧氣,險些命喪暴雪中;在無數次追尋等待極光之後,終於遇見十多年來最強盛的太陽黑子運動;探尋深不見底的海溝時,潛水衣破裂,身體失溫失去意識,差點回不了地面.........  一次又一次的追尋,一個又一個的磨難,這些反而讓她更加堅定!因為,那裏是一個誰也不願放棄的──夢想地。

1

為夢想逆向而行自序

冰島,是深藏於心底的那個溫暖又冷酷的夢中島嶼。

記得十幾年前,我特別自閉,每天都拉上窗簾,一個人呆在沒有光線的屋子裡,不願意出門,更害怕見生人。沒有特別的夢想,生活過得很消極,覺得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有一天,我在書上認識了冰島,有一種那孤寂的空氣才適合我呼吸的感受。長大後,我在一次次旅行時開始愛上這個世界。

當我自如地穿梭於不同的國度,流浪於世界的各個角落,足跡踏遍每一個大洲,卻沒有去冰島。因為我總覺得沒有準備好,知識上沒有準備好,身體上沒有準備好,更重要的是心理上沒有準備好。我不停地看關於冰島的書和電影,規劃各種路線,收集各種圖片,學習在不同情況下的拍攝方法,但還是遲遲沒去。

也許是在逃避曾經的自己,也許是捨不得就這樣回到夢中的島嶼。

但終歸還是要回去的。因為那個自己,像惡魔又像天使,卻是我的宿命。

多年後,我經歷了人生最痛苦的一年,遭遇了人生從來沒有過的生死別離,使我一次次陷入絕望。我最愛的外婆去了極樂世界,我可愛的弟弟因為車禍永遠離開了我,任性的我再也沒有了愛的能力,年少時的死黨闖了大禍還是從新聞得知……這些事情讓我再也無法快樂起來,所有童年與少年時的青春回憶,都被蒙上了悲傷的陰影。

從來不知道「永遠失去」這四個字,竟離我這麼近,而曾經說的「永遠」卻如此遙遠......

有時候,現實中想逃避的事情,但夢裡卻被不斷提醒,也許生活在夢裡更加真實,我非常留戀我的夢。我的內心渴望被放逐到夢境中的孤島。於是,我終於下定決心,來到一直夢想的冰島。

景物其實是人心的反映,而冰島就像是另一個自己。

因為這神秘的指引,這一年在一號公路開過一遍又一遍。開始一直在和冰島巨魔的壞脾氣打交道,內心無比壓抑、狂躁,經歷了兩次翻車被救,當時覺得我也會就這樣輕易地死去,然而一覺醒來,我又像夢遊般遇見冰島的各種靈物,聽他們的故事,與自然交流,得到啟發。其實巨魔的暴躁與精靈的友好,都是內心的自己。我想與巨魔做朋友,就像是學會如何與自己內心的魔鬼打交道。 

冰島的裂縫和冰川、升騰的大海、暴怒的火山,它們時而激烈、時而平靜。我在Vik黑沙灘找到隱形的翅膀,放下那沉重的過去;在苔原與精靈玩遊戲;夜晚幸運地遇見極光爆發和火山的紅光;當出海問候鯨魚先生時,我發現海島上的海鳥和巨魔其實是好朋友,巨魔保護著它。而巨魔的性格其實非常寧靜、隨和,且與自然和諧共生。我一開始被壓抑的心情,慢慢地在這些衝撞中重生,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自己。 

歸屬感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我離它那麼遠又那麼近,竟然瘋狂到一年之內在每個季節都飛去冰島,害怕錯過每一種美妙的風景,因為它隨時都在變化。大多數時間冰島天氣陰霾,有雪的話基本上什麼都看不見,隨時還會轉變成暴風雪,還有可能遇見火山爆發。路上也沒有什麼吃飯的地方,有時候又冷又餓,開車六、七個小時才到得了一個休息站,但我喜歡這種迷失的感覺。在那些時刻,一些近乎完美的事物會意外地呈現在我的經驗與感覺中。它有可能上一秒是地獄,而下一秒就是天堂。

冰島曾經安撫了厭倦奔波與殺戮的維京海盜的靈魂,冰島開闊的奇觀也讓我徹底走出了悲觀的情緒。人類在大自然中那麼渺小,又有什麼是放不下的呢?在當下,在冰島,我尋找到那個勇敢、樂觀、平靜、偉大又渺小的自己。

在冰島,放逐自己,重拾自己。

 

《為夢想逆向而行》書摘

02凝固的飛行殘夢 Sólheimasandur DC-3

孤獨的美國海軍飛機DC-3燃料用盡,墜毀在冰島南部海岸黑沙灘的深處。幸運的是所有乘客都倖存了下來,但飛機的遺體永遠留在了這裡。

它安靜地躺著,時間凝固在墜機的那一天。

帶著破碎的心來到這裡的我,撫摸著同樣破碎的機艙,想像人們逃生時的慌張。這有靈的殘骸時刻提醒著我,以為的明天好像永遠都在,而湮滅其實不過一瞬之間。

 

09 迷失暴風雪 Lose in The Snowstorm 

夜晚,開車趕往中南部,一路都在野外行駛。四周沒有燈,沒有房子,就像空間靜止了,憑藉著微弱的光,在無盡的黑夜裡小心翼翼地緩緩前行。忽然間,透過擋風玻璃,我看到車燈照到的地方飄起雪花,地開始轉白,小車沿著GPS導航進入一條單行小道,大概才開10公尺遠,狂風竟一個勁地開始怒吼,雪怪開始暴躁,可憐的小車幾乎毫無招架之力。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暴風雪,只好停在路邊等雪魔發洩完脾氣,同時悔恨自己沒有找輛Super Jeep。但停留卻招來更大的噩耗,積雪越來越大,再不走可能就開不出這積雪了,內心掙扎很久,決定不聽從GPS導航的指令,退回大道沿著大路開。

除了前方積雪的路面,僅能在黑暗中隱約能看到遠山的輪廓,其餘全都被黑暗吞噬。這些流竄的雪怪、黑色的巨魔讓我徹底淪陷。這是一個被恐懼籠罩的時刻,不知前路是哪裡,也不知能否在這雪夜等到天明。小車東倒西歪不知開了多久,雪停了,天也亮了些,睏意來襲,車開得越來越緩慢,似乎在半夢半醒中看到雪原深處有些許亮光。這下有救了,精神馬上來了!開近一看,原來是一座有好多綠色尖頂的小房子。敲開了門,迎面而來蓄著長鬍子的帥氣善良老闆SSS。

我抓著他吐露了這一路來的恐懼,他說:「妳遇見的是冰島今年最大的一場暴風雪,十分危險,如果不是那場暴風雪來得急,讓妳放棄走小路,妳肯定出不來了啊。那條小路周圍杳無人煙,一旦車子陷進雪裡,汽油燃盡,便會凍死。」啊,被他這麼一說,看來是那雪怪放了我一條生路,把我引到了這裡。

 

這小房子原來是一家旅店。我吃了羊肉丸子,在其間入睡。夢見我在綠色的星空下,火焰在白雪中燃燒,我不停地向火焰奔跑,卻到達不了。一覺醒來,天亮了,窗外的暴風雪始終沒有停,世界已經一片白茫茫。我想去下一個目的地。SSS告訴我這暴風雪暫時不會停,剛又有幾輛小車躲到了這裡。但冰島4月的天亮時間只有6個小時左右,十分寶貴。我一直猶豫到底走不走,不走的話後面的行程就接不上了。

我問SSS有危險嗎?他說:「如果想去做一件事就去做吧,勇敢一點,結果都無法預料,也沒什麼大不了。」我當時想,那一定沒什麼問題了嘛,轉身就出發,沒想到,小車剛開出酒店到馬路上,就因為風吹路滑,整台車斜翻在路邊,弄得我不知所措,萬幸的是離酒店不遠,SSS拿著工具把我又救回,撿回一條命。雪稍微小一點之後,我便再次告別SSS,勇敢地上路了。畢竟,我也是這樣想的,想做就去做,結果都無法預料,也沒什麼大不了。

隔年的3月11日我又遇見冰島近年最大的暴風雪,機場關閉,路上電線桿被吹倒,居民的木牆被吹飛。風力在10級以上,發佈橙色預警,強大降雨和大量融雪導致瞬間洪水、雪崩、石流,我們被困在小鎮裡許久。等暴風雪後,天氣變晴,一切仿佛恢復平靜,道路也清理好了,但路邊還有非常多被吹到旁邊撞壞,來不及救援的車輛,景況宛如世界末日剛過。

第二天風雪又捲土重來,當我們在一個彎道看到滑到坡下的一輛紅車子之際,沒想到我們自己的車也被風吹得方向盤失靈,加上地上濕滑的冰,車直直往坡下滑,就和小紅車擺在一起了。一名路過的司機熱心地幫我們一起推車,但是那個風雪實在太大了,打在臉上很痛,把人吹得連連往後退,好像被吹到看不清的迷霧裡,下一秒同伴就會隱形。後來運氣好,警車剛好來此巡邏,第一次看到了冰島員警,就得靠他支援。他把我們救援到小鎮,那裡的人都說他就像家庭裡的成員,非常貼心和熱情。但這連日的災難,導致一路封路、車禍連連,把他硬生生折騰到半夜。 當我問拖救公司何時才能一切正常的時候,他們說:「沒有人知道。這裡是冰島,妳要學會淡定。」後來我便淡定地改了回程機票。面對某些事,淡定是最積極的回應。

20 藍色冰洞 Vatnajökull

我來到這星球最美麗的地方,像是凝固在藍色海底,陽光透射冰川直抵海底隧道,將海平面下也映照得晶瑩透亮。冰洞隨冰川的消長而形成或消散,沒有軌跡可循,只能卑微地任由天地取用。

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我想是一份堅持。一年前因為冰洞積水沒能探尋,我失落、甚至哭泣。半年前在冰川徒步時,鑽進了這藍色小冰洞,辭後卻日夜思念,最後好運終於眷顧了我,美夢得以成真。拿著手電筒穿過藍色隧道,直往冰川底部走去。一切都是那麼純淨,蘊含魔幻力量的藍,沁透脆弱內心,震撼了靈魂並加以安撫。

我一絲絲拋下心底的繁瑣,淨化感受,以此做為重生的姿態。

25 黑色玄武岩瀑布 Svartifoss

位於瓦特納冰原上的Svartifoss,冰島語是「黑色瀑布」的意思。

這個瀑布位於Skaftafell國家公園,從公園頂部的小型停車場入口進去也得步行大半小時的路程。第一次前往冰島的時候由於是冬季,暴風雪後的步行徑十分難行,半路就折返了,心底就留下這坑這遺憾,一直覺得沒有找到神祕的玄武岩瀑布。

第三次來冰島後才發現,這裡就是我第一次放棄的地方。這次終於在秋天時趕到了,罕見的柱狀玄武岩上,水洩飛瀑直流而下,到冰藍色的水潭,像一個正在演奏的教堂管風。這是大自然的結晶。

靜下心傾聽,總會聽見不一樣的聲音。

45 米湖的浪漫時光 Lake Mývatn

米湖周圍是冰島北部地貌最豐富的地區,有火山、地熱、溫泉、熔岩。米湖本身是是冰島的第五大湖,火山口在湖中形成一個個小島。夏季來時,住在湖邊的小木屋,格外寧靜,湖面水鳥成群,房東養的兩隻冰島牧羊犬像老朋友般陪伴著我一起度過漫漫時光。

其實「米湖」在冰島文裡是蚊蟲之湖的意思,因為湖底苔草豐富滋生了很多蚊蟲,也為魚鳥提供豐盛食物,所以這裡也是世界上鴨子品種最全的地方。

這是我在冰島最悠閒的一段時光,富饒與平靜屬於此刻。

53 地下熔洞 Vatnshellir Cave

這個8000歲的洞穴位於Snaefellsjokull國家公園,不起眼的入口藏在冰雪之中,我差點就要錯過。洞穴是由Thor和Aegir父子經營,他們是專業的洞穴導遊,準備了頭盔與手電筒,帶我們沿著熔岩流淌的路徑,爬下兩段長螺旋樓梯,進入地底35公尺深的洞穴系統。透過手電筒的微光,看到驚人的顏色和熔岩所組成的奇怪形狀。

這個洞穴在生長,從地下長出很多年輕的石柱。當我關上手電筒的那一刻,完全被漆黑包圍,但聽覺卻被無限放大,聽得見自己的呼吸和流水滴滴答答,Thor告訴我們這是巨魔的客廳,靜心還可能聽見它們在對話。在這個與世隔絕的空間,視覺已經失靈,而打開了其他的感官,用心裡去感受洞穴的生命力。

Thor還告訴我有一個半巨魔Baeur Snafellsas以前也住在這裡,它的母親是人類,父親是半巨魔,後來它離開洞穴,消失在Snafellsjokull冰蓋,成為了冰川的守護神,如果夠幸運也許會遇見它。

54 雪地裡的鯨魚骨 THE MARITIME MUSEUM HELLISSANDUR

西部的海事博物館,是為了記錄冰島漁民的歷史,我去的時候大門已經被雪埋了一半,但隱約能看到雪地裡埋藏的鯨魚骨頭和許多古老有趣的漁船機械零件。我的注意力很難集中,但好奇心非常強,對於感覺上的東西會印象深刻,但記不住名字,記不了順序,記不清故事。

我的記憶就像夢的殘影一樣,都是毫無規律的碎片圖像,表達出來也是零星點點。用畫面留下那些閃光的瞬間,就像雪地散落的鯨魚骨,雖然已經看不清,但埋藏著深入骨髓的靈魂。以前總害怕辜負眾人的期待,長大之後,才了解最不該辜負的人,原來是自己。所以即便無法組織腦海裡的事物,但我依然不會忘了那些靈光乍現的飽滿瞬間。

 

羅曉韻(Jolie)

大學主修心理學。現職為專業攝影師。以遍佈世界的攝影作品備受全球攝影人的推崇。擅長紀實攝影和風景、人像,尤其以把自己記錄在畫面中的照片廣受歡迎,曾多次與境外領事館、旅遊局、航空公司合作推廣宣傳項目(芬蘭、英國、希臘、澳 大利亞、南非、新加坡等等)。

將生命大部分的時間花在環球旅行,並持續著。喜歡用鏡頭記錄美好時光,再把自己拍到風景裡,當作是與這世界一次次地親密接觸。模特和攝影師的雙重身份並沒有矛盾,她透過鏡頭認識自己,也透過鏡頭發現自我。

她時而神秘冷酷,時而溫馨浪漫,多面性格將賦予她的鏡頭神奇而獨特的魔力,把人身心靈凝結的瞬間都拍進了照片裡,透過照片說話,用圖片吐納,將心裡的感受細細描繪在攝影構圖中。

因為對冰島十分迷戀,為體驗四季不同風情,多次進出冰島,屢屢開車環島。她說:「景色是人的心情,人是景色的表情。」

  • 粉絲頁:www.facebook.com/jolie1118
  • 微博:www.weibo.com/jolie1118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