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早期承襲了大中國的文化,往後在工業革命後又被西方人入侵,有了明治維新,在加入二戰時,成為亞洲最強大的國家,而戰後的汽車與電器工業,與不斷向外輸出的流行文化,在在影響了亞洲近代一百年。但其實這個看似光鮮的國家,擁有著相對封閉的文化,而許多矛盾的現象似乎又沒法跟他們的工作與生活找到平衡點,但或許也因為這些矛盾,讓造訪日本的旅客,除了美食與建築外,日本文化會是外國人感受最深刻的。這次延續上週主題,讓roundTAIWANround的主編從一位台灣旅客與旅遊從業人員的角度,試著認識這個亞洲第二大國。

繽紛又富趣味的立體招牌

許多台灣人,很唾棄自己國家城市裡雜亂的招牌,一個比一個巨大、一個比一個突出,每到了颱風期間,行人都很擔心招牌會掉下來砸到人。但是當你上網搜尋「香港」時,除了維多利亞港與高聳的建築外,再來看到最多的就是招牌林立的街景,問問造訪的外國旅客,是否會覺得這些醜陋無比?爾或這些就是香港的象徵?而到了日本關西的通天閣,除了其有名的觀景台外,圍繞在周邊的小吃店與餐廳,招牌一個比一個誇張,成為遊客駐足拍攝的對象。或許招牌的大小在安全無虞的條件下不應該是個問題,而是如何統一社區,讓整體營造出一種獨特的氛圍才是。

 

宅配

台灣許多的建設與服務,都是傳承自日本,而現在網路產業最仰賴的貨運業,連宅配的單子都跟日本長得一模一樣。而這張照片是在奈良東大寺裡的咖啡廳拍攝的,雖然我不知道廟裡的咖啡廳或者紀念品店能宅配些什麼,但可想而知日本的貨運業也是很蓬勃的。

 

尛電影

日本的色情文化是世界有名的,但原本以為只是擅長拍片,沒想到在城市的巷弄間,也可以看到這種明目張膽的小電影放映廳,清晰的手繪海報與毫不遮掩的真人海報,不知道是為了免除購票人的尷尬,爾或已經發展的非常成熟,一切都是透過販賣機自助處理。實在有點難想像,如果家長剛好帶著小朋友經過,要如何解釋?

 

辣妹街上任你挑

日本是個很奇妙又矛盾的民族,他們白天工作時西裝筆挺,講話溫溫有禮,面對上司即使心中不滿也會裝做服從樣,但是只要下班領帶一解開,不馬上回家報到的,在外面總是有各種情境讓他們作亂。夜色一黑,各個長腿短裙辣妹街上排排站,旁邊的皮條客拿著手機直接打上數字,告訴路過的男人是否需要解放。雖然這都是人家國家的文化,但對於相對保守的旅客來說,晚上逛街的興致可就大大減低了。

 

開張大吉

在台灣,店家開幕時,門前總是會塞滿了議員、鄉長與親友送來恭賀的花束,其實這個文化不是很多國家所有的,沒想到來了日本,竟然可以看到類似的場景,也是挺稀奇的。

 

選舉文宣

在以乾淨聞名的日本,也能看到選舉的海報,不過當然數量沒有台灣多,不會整條街都掛滿競選旗幟。而他們使用的黏貼材質,似乎也較不傷牆面,讓一時的選舉不會傷害一世的建築。

 

文宣車輛

說實在的,這玩意兒就有點吵了,跟台灣的沒啥兩樣,只差在車上沒有站個人穿著鮮豔背心用大聲功拉票。

 

棋藝館

日本老人比例已經突破25%,這些大量的長輩,離開職場之後,平常都在幹些什麼?下棋是個讓腦袋能持續運轉的好活動,不過台灣的老人都是在廟宇前的榕樹下或者公園裡玩,一大群人圍著兩個人對下,但在日本可是有專門的棋藝館,付費找個對手來消耗無聊的夜晚。

 

娃娃機

下棋的幾乎都是老公公,那老太太不煮飯洗碗時,是做什麼休閒活動?玩夾娃娃機囉!日本的娃娃機幾乎什麼都可以夾,公仔、糖果、洋芋片、甚至電子產品都有,玩法也是千奇百怪。

 

電子釣蝦場?

台灣的釣蝦場可是在亞洲旅遊中很出名的,許多韓國人來到台灣,都指名要到陽明山腳下的釣蝦場玩一場。在日本,像這樣有著電子釣竿、虛擬魚池的釣魚電玩,在二線城市與親子遊藝場裡可是很受小朋友歡迎的。只是想想,日本這麼大,為什麼家長不直接帶小朋友到大自然體驗真正的釣魚呢?

 

柏青哥

說完了老人與小孩,那大人呢?那絕對不會漏掉日本的柏青哥。在城市裡,各個鬧區都可以找到這樣大型的彈珠店,且各間都標榜自己擁有最新的機台與更寬敞的空間,甚至還有跟七龍珠等漫畫聯名的店家。雖然這些都是合法的場所,玩完之後照規定只能帶走小鋼珠,但是其實跟台灣的博奕店一樣,帶著小鋼珠到後門或者隔壁的房子,再將贏來的小鋼珠換成現金,雖然這樣不算違法,但是個很明顯的法律漏洞,或者政府就是要默許賭博的行為。也因為柏青哥的利潤太大需求太強,Sega的母公司甚至在最後一台家用主機Dreamcast失敗後,願意蕩然放棄以前的霸主位置,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柏青哥機台生意實在好賺太多了!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在「誰是接班人」的實境秀裡,地產大亨川普不斷強調,開店蓋房子最重要的就是地點,選對了地點,人潮錢潮就滾滾來,相信成天在街上為了建寺而化緣的出家人來說,可能再清楚不過了,而柏青哥的門口或許是個不錯的好地點。

 

為家人祈福

除了請和尚到街上化緣外,更高明的作法,是盡可能吸引信眾到廟宇前祈福,做些捐獻就可以將家人的名字留在神明的眼下,期許事事平安。這些作法在台灣也是很常見的。

 

另類祈福

所以為心誠則靈,祈福的形式不需要這麼拘泥。像這間位於京都清水寺山腳下的寺廟,讓來訪的祈福者,拿了一個像肉粽的彩色沙包,寫上祈求的內容,不論日文、中文、還是韓文,掛上去就有機會讓願望實現,這跟日月潭的文武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下一頁看更多日本文化中有趣之處!)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