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蝶,是一群人迷上了指甲般小的蟲子。好吧,我說得籠統了些-一群人迷上指甲般大小的蝴蝶。在一般人眼裡,或許如此敘述仍是難以理解的一件事;就像如果不考慮價格這個因素,大概我也無法理解為何那麼多人會迷戀鑽石那般。愛好這檔事,原本就是:隔層紗隔層山。

如果只是透過一般的野外觀察,並不容易發現小灰蝶的美麗,尤其只是在山林間偶遇,或者是任憑牠們由眼前飄飛而過 — 不要說美不美,甚至往往忽略了牠們的存在。


▲蘭灰蝶是目前台灣僅剩幼蟲以蘭花為食的蝴蝶,出現的環境常是山壁附近的半陰陽處。(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ISO 200, F6.3, 1/250 sec, -1 EV)


▲墾丁小灰蝶並不只在墾丁出現,台灣全島低海拔都有機會發現,牠們體色很深,逆光時看起來整隻都是烏漆媽黑的。(Canon EOS 3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200, F6.3, 1/320 sec, -1/3 EV)


▲綠底小灰蝶分布零星而廣泛,由屏東到基隆都有,大概是屬於和我無緣的蝴蝶,雖然多,我卻只遇過兩次。(Canon EOS 3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400, F6.3, 1/1600 sec, -1/3 EV)


於是乎,在台灣以名錄記載的三百九十二種蝴蝶裡,佔據了一百二十四個席位的灰蝶家族成員,或持續在野外魅惑拍蝶者心志,或稀有難尋得近乎傳說,卻連一種都未曾被寫入保育名錄之內 — 即使其中幾種早消失多年,被評估為疑似絕種。絕種是沒得商量的,不管牠們曾經在這片土地生存多久分布多廣,永遠消失就是永遠消失;沒辦法挽回補救,即使給一大片純林亦然。


▲東方晶小灰蝶,稱為指甲蝶又有些太小;這是國內最小的蝴蝶,大概和蒼蠅的體型差不多而已。(Canon EOS 3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400, F6.3, 1/400 sec, -1/3 EV)


▲杉谷琉璃小灰蝶,只出現在春季,海拔約一千公尺附近的山區;南橫和新竹都有族群分布。(Canon EOS 3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200, F7.1, 1/250 sec, -2/3 EV)


▲低溫型態的蝴蝶感覺上比夏季型內斂,姬黑星小灰蝶原本就紋路簡單,冬季所見個體更是簡樸到了極點。(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0, 1/200 sec)


尋找特定的小灰蝶,其實是很容易遭受挫折的。我曾跑了數十次的扇平,卻僅見過一次銀帶三尾小灰蝶,盤旋在頭頂樹叢葉縫間,且那次是沒有拍攝機會的;也曾騎了每趟耗時三小時以上的山路不知幾回,總見目標在樹梢間來來去去,卻不曾接近到三公尺以內;況且我習慣在距離幾十公分之內拍攝,而不是隔靴搔癢的三公尺之外!蝶運甚佳或是技巧高超,我自認無緣,但可以接受「勤能補拙」這貼切的詞句來形容自己。我花了多少時間、多少次數那始終是我的事,出不出現、給不給接近、場景如何,則是牠的安排。既然喜歡,就不該存在抱怨的空間。


▲田中烏小灰蝶則和渡氏烏小灰蝶體型相當,這幾種外型都有些近似,訪花和停駐時間都比較久,只要不去打擾,牠們對鏡頭的接近毫不在意。(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200, F6.3, 1/800 sec, -2/3 EV)


▲凹翅紫小灰蝶型態很特殊,我總覺得牠看起來很像斧頭。牠每次飛起來的樣子都相當驚慌失措,很奇怪?(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ISO 100, f/8, 1/160 sec)


野生動物的普羅喜好很是詭異的,美麗和愛好常是兩回事。物種稀有性往往左右腦中主觀認定,並嚴重影響視覺;對涉獵越久者,影響更是深遠。比方說,配色鮮豔的紅邊黃小灰蝶其實艷麗無匹,而紋路前衛大膽的三星雙尾燕蝶也足以讓人大讚奇特,卻因為這些個體在山區容易發現,常淪為被視而不見的物種。沒人理會不見得是件壞事,對於野生動物來說往往反而是種幸運 — 更自由,更不受叨擾。矛盾和詭異的審美觀和價值觀雖拉鋸著,卻有種很微妙的平衡關係。


▲棋石小灰蝶交尾的樣子。左邊是雌蝶,前翅較圓潤;右邊的雄蝶前翅末端則相對比較尖。(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200, F8, 1/50 sec, -1 EV)


▲這是台灣另一種肉食性的蝴蝶:白紋黑小灰蝶。牠的眼睛是淡綠色的,雖然沒有朝倉那種金屬感,但也很特別。(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8, 1/200 sec)


▲冬天山區可以見到的蝴蝶種類其實還是不少。別人總是在夏天遇到台灣銀斑小灰蝶,我卻每次都是在冬天和牠相逢…(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ISO 200, F7.13, 1/200 sec)


在邏輯上來看,牠們有著絕大多數素食主義的和平;雖然有兩種例外(棋石小灰蝶幼時捕食竹蚜蟲,白紋黑小灰蝶幼蟲則捕食軟介殼蟲),但一般說來,小灰蝶們對外界的生存需求僅落在植物、花朵、露水上,甚至已知不少種類更略過了花朵此一需求,當真是寡欲清心。


▲台灣黑星小灰蝶是山區的極優勢種,見到牠們的頻率很高。牠正在吃海鮮—藍灰澤蟹,那是台灣特有種。(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200, F5.6, 1/80 sec, -1/3 EV)


▲寬邊綠小灰蝶也是台灣原始林中的綠寶石,是特有種蝴蝶,多出現於海拔兩千公尺的森林邊緣,早晨偶爾會下來低處吸取植物上的露水。(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ISO 200, F6.3, 1/500 sec, -2/3 EV)


▲白斑琉璃小灰蝶果然不負名稱上的「白」字,相較於其他琉璃小灰蝶,牠的體色真的白皙許多…(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ISO 100, F10, 1/200 sec)


想拍牠們?不必急著往遠山行去,這些僅如指甲大小的蝴蝶,其中固然有不少種類得行千里造訪,但身邊咫尺可能就有不少種類安靜且不引人注意地,在公園及校園中生活著。我至今仍難忘,初時奔走大崗山與新化多次,僅為一睹台灣雙尾燕蝶的期待;以及夜半遠赴萬里得山,睡在車上,只想早晨起來拍拍紅邊黃小灰蝶的那種快樂 — 雖然牠們都只是很常見,且分布廣泛的指甲蝶…

 


本文同步刊載於鏡頭下的森之言葉
作者》大型阿生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大家的回應

  • 藍色笨笨貓
    藍色笨笨貓 (發表於 2010年10月04日 15:26)

    1

    好喜歡看阿生的作品
    自己也會去拍一些生態的東西
    為了拍這些小灰蝶還特別去買了微距鏡
    只是最後才知道為什麼阿生會用180mm的鏡頭
    因為拍這些小可愛可不是用大光圈就好的啊
    我卻因為大光圈而買了150mm f2.8的鏡頭
  • 76ad2ac5f40c09e9025d035d4bbe8cb7?size=48&default=wavatar
    芊芊 (發表於 2010年10月04日 16:01)

    2

    好漂亮喲 ^^ 真棒
  • 拉麵道
    拉麵道 (發表於 2010年10月04日 23:09)

    3

    好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