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世界 365天繞著地球拍一圈

引言圖片-我們的世界 365天繞著地球拍一圈環遊世界是多少人羨慕又忌妒的夢想,尤其對攝影師來說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夢幻工作!SIGMA提供了這個機會,攝影師Mario Dirks在審查和比賽中脫穎而出,展開了為期50週的世界之旅,造訪全界最美的50個景點!

 

文字/攝影:Mario Dirks


義大利-威尼斯

我正站在聖馬可廣場(Piazza San Marco)旁的騎樓下,這裡擠滿成千上萬的遊客。對一個攝影師來說,能到威尼斯參加嘉年華會真是最棒的事了。但我只有一天可以拍攝,真是個大挑戰—而如果這一天還下著傾盆大雨,害得所有盛裝打扮的神祕面具客都不敢踏出家門一步,唯恐一身昂貴行頭毀於一旦,那就真的是一場災難了。幸好兩個小時以後,老天爺總算發了點慈悲心,讓我在走回旅館的路上只淋了個剛剛好。在旅館躲雨時,我守在窗邊等著天氣轉好,也看著其他尋歡作樂者試著用雨傘抵擋濕意。

當天下午稍晚時分,雨勢總算減緩為毛毛細雨,我決定出門碰碰運氣,也在街上遇見幾個面具客。天空依然陰鬱,光線也相當微弱,但大部份時候還足以應付拍攝。這是我第一次在威尼斯參加嘉年華會,真是好玩極了。不管往哪裡看去,到處都是打扮得有型有款的人們,個個都等著被拍攝呢。看到大批脖子上掛著兩部以上相機的業餘玩家、攝影愛好者與專業攝影師紛紛湧入,想要捕捉各式各樣的面具造型,其實毫不令人意外;但當三十個攝影師團團圍住一個模特兒時,可想而知就沒甚麼可以活動的空間了,你得推推擠擠一番,才能爭取到最佳位置。在擠到前排之前,我就吃了好幾個肘子呢。

擁有運河、船伕、古老建築卻沒有行車交通的威尼斯,充滿風情萬種的魅力,讓你彷彿有種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感受,到處都是吸引人的拍攝主體。

▲威尼斯的嘉年華會,攝影師的夢想—這只是眾多美麗的手工精製面具之一。

 

▲雨中的威尼斯—面對這麼糟糕的天氣,轉為黑白色調往往是再自然不過的選擇。

 

▲聖馬可廣場前的威尼斯面具—背景是大教堂,你可以看得出來。為了避開令人分心的遊客,我整個人趴在地上,往上朝著天空處拍攝。

 

▲威尼斯嘉年華會—精心打扮的狂歡者都喜歡擺姿供人拍照,如果你願意與他們分享照片作為謝禮,他們會更開心。

 

▲用長曝光捕捉知名的威尼斯貢多拉小船—在長曝光下,微小的波浪讓小船顯得模糊,反而讓這張照片有趣多了。

 

義大利-羅馬

在安全檢查哨前隨著人潮緩緩前進,我神經緊張得要命。只要再通過一個檢查哨,我就安全過關了。他們要求檢查進入許可證,這個嘛……我當然是沒有囉,只好偷偷混進前面的一大群人之中。一個警衛用充滿懷疑的凌厲眼神掃視過我們,就大吼了一聲「停步!」腎上腺素立刻經由血管衝過我全身,化為一顆顆掛在眉毛上的豆大汗珠。但我們這一群人還是安全過關了,沒有被刁難。我沒有出示進入許可竟然也能進入這個地方,真是萬萬沒想到啊。

等了一個小時之後,總算要開始了。現場期待的情緒愈來愈高漲,突然之間卻陷入一片死寂。然後他現身在舞台上了!現場爆出一片歡呼聲,有人鼓譟、尖叫,還有人賣力揮舞著國旗,大家都瀕臨瘋狂邊緣。我可不是在看足球賽或是音樂會—我在羅馬,置身於來自全世界的上萬名朝聖者之中,只為了見教宗本篤十六世一面。儘管我卯足全力,還是擠不進貴賓席中。現場光線相當微弱,講台又相當遠,也就是說拍攝環境並不理想;不過,我還是盡力碰碰運氣。兩個小時後,很可惜地,這千載難逢的經驗就要告一段落了。

我還有一天半的時間, 可以好好探索羅馬。數量多到數也數不清的教堂、博物館、噴泉等弄得我頭暈眼花,所以我得逼自己專注在幾個最重要的景點才行。聖伯多祿廣場(St. Peter’s Square)上擠滿了人,所以我決定晚點再來。結果我最後去了聖天使橋(Ponte Sant’Angelo),在那裡欣賞橋上成行排列的雕像。一位握著十字架的天使吸引了我的視線,也正符合我虔誠的心境呢。

我繼續往前走到古羅馬廣場(Roman Forum),但這裡也是人山人海,看來不管我想去哪裡,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抵達,而天也開始黑了。在打道回旅館的路上,一個古羅馬帝國遺跡氣勢雄偉的輪廓變得清晰可見—那就是羅馬競技場(Colosseum)。

隔天,我參觀西班牙階梯(Spanish Steps)、特萊維噴泉(Trevi Fountain)、萬神殿(Pantheon)、納沃納廣場(Piazza Navona,),還有其它地方。在這一天的尾聲,我再次前往一開始造訪的地方,也就是晉見教宗的建築物。我終於可以拍下一張看得見聖彼得大教堂壯觀圓頂的照片。只可惜,此情此景也提醒著我,隔天一早又要向下一個目的地出發了。

▲聖天使橋上的雕像—這張照片構圖的焦點與搭配得宜的天空一同創造出懷舊的感受。

 

▲仰望—這是卡比托利歐山(Capitoline Hill)上所攝,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壯觀雕像的其中一部份。光是手部,就將近6 英呎半高呢。

 

▲聖彼得大教堂,天主教堂的中心—為了這張照片,我從正前方拍攝的角度,好讓被攝主體左右對稱。街燈看起來就像是飛機降落跑道一樣,將觀者的視野引導到被攝主體上。

 

▲通往天堂—我將鏡頭拉近,聚焦在這座位於聖天使橋上的雕像細部上。

 

▲在保祿六世大廳(papal AudienceHall)進行教宗接見的本篤十六世—在狹窄而燈光昏暗的場所拍攝時,自拍單腳架就是避免相機手震的好幫手了。

 

▲羅馬競技場—執行死刑、格鬥士對戰以及鬥獅等充滿血腥的事件都在這裡進行。如果這些年老體衰的牆壁可以說話,它們一定有許多陰森恐怖的故事可以娓娓道來吧。

 

本文節錄自《我們的世界:365天繞著地球拍一圈》一書,記錄了攝影師Mario Dirks為期一年的旅程,從德國出發,走遍全球五大洲,用照片和文字記錄這個世界的精采!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