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蛙家族有五種,除了前幾年外來入侵南台灣的亞洲錦蛙是大個子(約五至八公分)之外,其他四種都是只有兩三公分的小傢伙。小雨蛙、史丹吉氏、黑蒙西氏、巴氏,每隻都是小不嚨咚的大嗓門;牠們總是藏身在泥坑土洞草叢裡,聲音很大,但要見到大叫的蛙躲在哪,可真不容易。反正我們不是目標聽眾,雌蛙自然能找到唱得好的雄蛙。

 


▲草叢或是樹上的諸羅樹蛙若是沒有發出聲音,很容易走著走著就錯過;雨天牠們歡喜歌唱時,是觀察的好時機。(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SIGMA EF-500 DG Super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8, 1/125 sec)

 

聽,雨夜的交響曲

山裡面的雨天夜裡,則是另一番有趣了;首先,會聽到溪流裡傳來響亮的鳥叫聲:「啾!」那是鼓脹雙頰的斯文豪;樹叢裡「嘓嘓嘓嘓」的火雞聲,那是綠色的可愛小莫;低矮草叢裡有陣陣吹口哨的愉快聲響,那是面天;溪邊有像是壞掉收音機般怪異的頻率,那是T型眼的褐樹蛙;積水處似乎有撒嬌似的嗯嗯聲,那就是拉都希氏赤蛙了⋯山上一場雨,處處不寂寞;賣力唱歌訴說衷情的雄蛙,和躲在一旁聆聽著究竟要怎麼選擇才好的雌蛙。


▲拉都希氏赤蛙和左邊的日本樹蛙,一來一往地叫著;原來不同的種類之間也可以較勁。(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1, 1/100 sec)


▲北部的斯文豪氏赤蛙綠得更美,牠們在2008年底被新增列為台灣特有種。(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1, 1/80 sec)


▲山中夜晚,溪澗裡總傳來單聲響亮的鳥音,是俗稱「鳥蛙」的斯文豪氏赤蛙;雙鳴囊在左右兩頰鼓起,形狀很有趣。(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1, 1/125 sec)
註:型態特徵:斯文豪氏赤蛙有褐色和綠色兩種體色,南部不少母蛙吻肛體長可以到十公分以上,算是大型青蛙。


即使是平地,農田或是水溝裡,也有在雨天大肆歡唱的蛙兒。最易擾人清夢的是澤蛙,牠們的聲音還會變速,一開始伊伊嗯嗯的,像是發不出聲音地清著嗓子,過了這片段後就開始大鳴大放,體力特佳的牠們可以從晚間八點唱到隔天天亮之前的四五點。而同樣是田裡的青蛙,台北赤蛙和狀似威猛的金線蛙就羞澀多了,叫聲像是怕被聽見似的,總只輕輕地唱。


▲台灣中部以南才有分佈的史丹吉氏小雨蛙聲音頻率非常高,就像是蟋蟀的聲音放大版;很難想像那麼大的音量,竟是由兩公分出頭的小傢伙所發出…(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ISO 200, F11, 1/125 sec)


▲小雨蛙家族都是大聲公,黑蒙西氏小雨蛙喜歡躲在落葉堆裡大唱情歌,卻是很難發現唱歌的蛙在哪。(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SIGMA EF-500 DG Super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3, 1/100 sec)


▲褐樹蛙的聲音不大,很容易被溪流和雨聲所掩蓋,牠眼睛有淺色T字紋路,是其一大特徵。(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1, 1/100 sec)


▲雨夜如果聽到敲竹筒的聲音,大概就是牠:白頜樹蛙。牠們躲藏的本事也相當高明。(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8, 1/100 sec)

`
▲保育類的金線蛙雖然體型不小,也非常貪吃,鳴叫的聲音卻非常小家碧玉,很不容易和牠們的外觀聯想在一起。(Canon EOS 450D + SIGMA APO 180mm F3.5 MACRO + Canon Speedlite 430EX & Panasonic PE-28S。ISO 100, F11, 1/100 sec)


青蛙蠻適合做為親子共同欣賞的題材,因為在手上看一看放回去對牠們無妨。天上飛的蝴蝶觀賞不易,山上幾次見到小孩子在家長陪伴下揮舞著捕蝶網的神情,童真的臉孔常隱現殺生的快意,一網而下是否中蝶的得失,已超越對蝴蝶死活的顧忌;個人不認為脆弱纖薄的生命該如此對待,且在這樣過程中,對小孩的人格特質培養是否潛在負面的影響,亦未可知。不持網的賞蝶方式雖不用擔負這樣的心理壓力,但不易停棲的蝶,總考驗著大人與小孩的耐心。

所以,帶小孩賞蛙吧!只要帶齊雨傘雨鞋水電筒防蚊液,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雨怪出沒,這一年會是親子在自然中共處,更貼近彼此的美好時光。

 

 

本文同步刊載於鏡頭下的森之言葉
作者》大型阿生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