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在大四那年夏天和當時的女友一起到美國西岸旅行,對於酷愛歐美影集的李易暹來說,那是一趟體認和應證的旅程,幾乎也是在那時培養出對攝影的興趣。然而回到台灣後發現街上弱勢族群是讓他維持拍攝動力的最大原因,於是便開始和街拍結下不解之緣。

 

運氣是需要創作的

李易暹不諱言,由於弱勢族群本身的獨特性並帶著些許視覺與心靈上的衝擊,會讓作品得到更多的注目和迴響,這也是他開始愛上街頭攝影的最主要原因。但後來意識到這樣做其實並不太光彩,為了改變這種心態並讓街拍作品有更上一層樓的表現,也是從那時候起他開始閱讀、研究與街頭攝影有關的書籍,以及觀看大量經典的街頭影像,除了藉此逐漸修正自己的鏡頭語言之外,同時也改變自身看待街頭攝影的態度。到現在,街頭攝影已經變成他生命的一部份,「每天都很期待能夠看見什麼有趣或是溫馨的瞬間,因為每當看著這些畫面發生,就覺得活著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李易暹笑著說道。

他謙虛認為自己是個很幸運的攝影者,常常運氣很好地遇見想拍的畫面,但事實上,運氣這種東西很多時候是要靠自己去創造的。因為街拍領域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技能叫做『預測人群』,它是一旦在街頭時間久了,逐漸就會養成出的一種感覺,只要能不停地觀察並且預測周圍的人下一步會怎麼走或是即將做什麼動作,都能夠幫助拍攝者提前做好構圖與測光的準備,要是運氣很好地如同自己的預測一樣,就可以把握這樣的機會快門。不過話說回來,他表示不可能運氣好到天天像在過年似的,更多時候常常都是等到太陽都下山了,理想的畫面卻一直沒有出現,只能空手而回,每當遇到這樣的狀況,總是會開一瓶啤酒,告訴自己下次一定會拍到喜歡的照片,藉此鼓勵並提醒自己不要氣餒,同時期待著下一次上街拍照的機會。

在街頭沒有勇氣很正常,我也時常感到害怕,有時也會舉不起相機,但是一旦面對不拍到會抱憾終身的畫面時,勇氣就會不知道從哪裡冒出,讓我舉起相機拍照了。

 

 

感受生活中的所有美好

說到街拍的畫面來源,他表示均源自於對生活中的感動,這樣聽起來好像有點抽象,但要做到這點其實並不難,只要打開所有感官去感受來自身邊的美好即可。「攝影本身就是一個與美學息息相關的興趣或職業,很多人之所以開始攝影就是為了想要把美麗的事物記錄下來,因此生活中許多微不足道的小地方總是會帶給我靈感,哪怕是一抹光影或是不起眼的線條,而我也常常將這些所見到的美好運用在拍攝議題上,無論是街拍或工作皆是。」但這些感動是需要培養才會逐漸形成,所以無論是看電影、影集、文學或影像類書籍,甚至是各種類型的畫展都好,只要多接觸和了解就會無形在腦中自動建立起美學資料庫,並且會隨著時間和經驗累積變得更大更豐富,當這些東西只要有10% 內化並運用在拍攝上,就會有更多的想法湧現,且作品自然也更加具有內涵和深度。同時他特別強調,在欣賞他人作品的時最切忌用一種『自己比人強』的心態去觀看,「因為自古以來文人總是相輕,在攝影圈也不例外,很多時候聽到的批評總是比讚賞來的多,若是沒有懷著一顆謙卑學習的心,是會害自己停滯無法進步的。」李易暹如是說。

 

 

尊重是一門同理心的學問

或許你會認為街拍經驗如此豐富的李易暹,一定每次上街拍照都能隨心所欲的舉起相機下快門,但實際情況正好恰恰相反。「在街頭沒有勇氣很正常,我也時常感到害怕,有時也會舉不起相機,但是一旦面對不拍到會抱憾終身的畫面時,勇氣就會不知道從哪裡冒出,讓我舉起相機拍照了。」他認為,想要將街頭攝影拍得好,其心態是很重要的,因為這將會影響畫面最終結果的呈現,若是鬼鬼祟祟的只想拍對方,得到的照片就會跟狗仔拍攝的沒兩樣,「不妨就把自己當成觀光客吧!身為一個觀光客看見什麼就想拍,一點都不奇怪不是嗎!?」這猶如醍醐灌頂的一句話,相信能幫助許多人突破害怕舉起相機的障礙。然而這只是其一而已,此外則還要抱持著同理心,因為當對著陌生人拍下他們的身影,其實本來就是一件容易冒犯他人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害怕因此惹上麻煩或引起衝突而對街拍卻步,尤其像是在對方和另一半吵架或是正狼狽的時候還舉起相機拍攝更是要不得的行為,拍攝之前只要稍微站在對方的立場想想就能避免,這是一種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概念,自己不想被拍到的狀況,別人肯定也不想,所以學會察言觀色正是街拍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技能。另外他也提醒,若是在歐美地區則要特別留意法律上的問題,像是未經過家長同意不能隨便拍攝孩童⋯⋯等,他們看待這方面的事情遠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嚴謹許多,很多人拍照只是興趣,若為此惹來麻煩就本末倒置了。

當然,將自身門面打理乾淨是最基本的禮貌,李易暹舉個有趣的例子:「一般宅男在電車上拍照會被說是癡漢,但金城武在電車上拍照則是很有想法的創作。」雖然不是人人都金城武,但是我們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整齊乾淨不猥瑣,這對被攝者在心境上的影響可是有很大的差距。而他認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無論你學會了多少街拍技巧,都比不上給被攝者一個尊重,因為其實街拍有些時候和性愛很像,重點在於完事之後可不能馬上拍拍屁股走人,這樣會帶給被攝者非常不好的感覺。「以我自己的作法來說,若情況允許,在拍完以後我會花時間去跟被攝者聊聊我拍的東西,聽聽他的故事,並且隨身帶了些自己印成明信片的作品送給他們當作紀念。千萬不要把街頭攝影想成是一次性或是拋棄性的東西,街頭是永續的,當你離開了,它仍舊在那裡,保持著交朋友以及分享的熱情,往往會讓你在日後再回到同一個地方時,拍到更深入更可貴的畫面。」

 

 

笑著過生活

對熱愛街拍的李易暹來說,每一座城市都像是一個不同的舞台,有不同的演員在演著不一樣的好戲,而他工作之餘最大的興趣就是在一旁觀察形形色色的人們,並以劇照師的角色捕捉舞台上演員們的一動瞬間,好與觀眾分享當下的精彩,這也是他街拍的最大樂趣。若細看其作品會發現,他相當擅長運用既有街頭的元素來點綴畫面,有些甚至成為影像中的主角,讓觀者有著會心一笑的同感,像是線條符號、光影幾何、街頭塗鴉甚至是接吻中的情人⋯⋯等,而這些都是他生活經歷的累積和投射,同時也是心境轉變的最佳佐證。「就像前面提到的,最初街拍其實算是自私地想娛樂自己,後來自覺這樣的態度並不好,但這也是一個成長的過程。直到現在我在街頭探索時,除了拍下可以代表自己心境的畫面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想透過捕捉有趣的瞬間,來表達我對某件事物或時事的看法,因為曾經看過一些街頭攝影家,他們的影像中充滿了幽默與詼諧,雖然是日常不過的畫面,但就是會讓觀看的人會心一笑,這種能夠用幽默的心情來過生活並記錄著,是我努力想要追求達到的境界,同時也是街拍中除了觀察力之外,個人認為更重要的事情。」

最後,他也鼓勵愛街拍的同好不妨多投入旅行,每個拜訪過的文化對街拍來說絕對是有正向的幫助。一方面可以解放日漸痲痹的視覺,因為常常待在同一個地方很容易就會感到疲勞,把一切視作生活中的理所當然,這對於街拍只有壞無好;另一方面應適度把自己丟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探索,去聽聽當地的聲音,會增加自己的涵養與想法,不同文化所激盪出來的火花是不容小覷的。而在出發之前所做的功課也很重要,充分了解一個地方的風俗民情與禁忌,會幫助自己在當地更為融入,而留下來的回憶價值更是難以衡量。

 

李易暹

又稱衰尾道人。幾年前賣了吉他以後總算有錢買相機,也正式開始按快門數日子的生活,目前為自由接案攝影師。曾獲得Nikon 世界攝影比賽3rd. place。
FB》www.facebook.com/yihsienphotography
FLICKR》www.flickr.com/photos/metal543

 

延伸閱讀

街頭札記:放下相機,聆聽街頭細語。

街頭札記:I see you, and I got you.

街頭札記:勇敢的在街頭使用 慢速快門 吧!

街頭札記:替風景加上獨特的調味吧!

與 攝影師 們聊電影《 一千次晚安 》:李易暹、馬賽、森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