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逐夢的 攝影狂熱者 - 樊為聖專訪

引言圖片-勇於逐夢的 攝影狂熱者 - 樊為聖專訪或許你曾經看過這樣的影像:把iPhone 當作觀景窗/取景器,然後用另一台相機將眼前景緻和手機同時捕捉入鏡,以這種方式拍遍全世界的『Through The Phone』系列不僅新奇,也讓人看見攝影師的創意。他是樊為聖,一位來自台灣的攝影狂熱者,他正以自己的方式儲備能量,然後,準備發光發熱。

 

絕對不輕言妥協

再次注意到他, 已經是三年後的事情了。一張張『Through The Phone』系列照片不停地在眼前滑過,這些影像創意引發了我的好奇心,於是開始查詢相關資料,才發現這個系列的拍攝者自己早已認識,大家都叫他Sam,而我還是習慣稱呼他的本名—為聖。將時間拉回到2011 年年底,那是和他合作『攝影眼的培養』單元的開端,也因為其獨特的影像質感一直令我對他有著深刻印象,與主流的乾淨明亮調性不同,他的畫面風格不強調高光和暗部細節,甚至還帶有粗粒子和低對比的視覺感,那時趁他即將入伍前約出來喝咖啡共敘,透過面對面交談才發現他的個性正如其影像風格一樣,很有自己的想法並且勇於做自己,從言談中可以了解在他字典裡找不到“輕易妥協”這四個字,樊為聖如此說道:「我一直認為對的事情就該堅持下去,這條路走來也許是孤獨的,但至少問心無愧。」

或許是抱持著這樣的信念,現在的他在New York 這個大蘋果中開始逐漸受到注意,甚至還接到美國知名時尚雜誌VOGUE 的邀請,參與時尚界年度盛會Met Gala的其中一個企劃,為已故傳奇設計師Charles James 拍攝其所設計的禮服。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契機,都源自於他始終堅持走到自己的道路上,只拍自己想拍的畫面,只做自己喜歡的風格,同時並有著不懼他人眼光的決心,這句話說起來看似簡單,但試問有多少人可以不被所謂的主流牽著走?那是一種態度,同時也要有著無所懼的勇氣才行。「嚴格來說也許是任性,但我一直以來的確都是這樣子的。」樊為聖說他之前在台灣特別喜歡逛國外的網站,尤其是歐美方面,在現在這種資訊爆炸的時代,要在網路上找尋國外的作品易如反掌,而也是在長期的耳濡目染之下,不知不覺形成現在的影像風格。「我本身很喜歡陰暗憂鬱的氛圍,並且也覺得照片就是要骯髒並且不怎麼清楚才順眼,同時喜歡底片的那種粗糙感。」他不諱言在還沒當兵前因為這樣失去了很多合作的機會,多數廠商普遍不太接受這種風格,但是他並不在乎,他認為美感喜好這件事情沒有誰對誰錯,本來就依個人的主觀認知而定,若是為迎合大眾口味而刻意去改變,反而會過不了自己這關,「攝影其實就是一門藝術的呈現,堅持自我風格是必要的,不僅可帶來辨識度,而且才能拍得開心。」

唯有嘗試過才會知道

當初決定要隻身到New York 闖一闖其實是在入伍之前就有的想法,主要原因是除了在網路上大量接觸歐美影像而產生的喜愛感之外,也由於和我們所處的亞洲存在著不小的文化差異,更是引發樊為聖想過去看看的好奇心,但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尤其他是在入伍後至退伍準備出國的這段時間,接案的量也日漸穩定且蒸蒸日上,甚至還有想要成立個人工作室念頭時所下的決定。「其實當初對於是否要出國不僅我自己很猶豫,包括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也都保持著懷疑的態度。」畢竟堅持了許久,在台灣攝影這個行業才剛開始準備要有點成績,難道真的要放棄眼前的一切重新來過嗎?這邊是熟悉且安逸的環境,而遠在地球的另一邊則是全新的未知,說不會感到害怕是騙人的,但最後促使他願意放下眼前所擁有的一切,飛到彼端從零全新開始的關鍵,就是他從書籍文章中看到的一句話“人生要把握機會實現夢想”樊為聖解釋:「我從那句話領悟到,有些事要趁年輕的時候去做,因為一旦你現在不去實行,以後隨著年紀增長也就愈來愈沒機會了,或許是體力的因素,或許是家庭的束縛⋯⋯等,當唯有親自去嘗試過,才知道曾經擁有的可貴。」他表示如果當初選擇安逸地待在台灣接案,也許會賺到一些錢,但一定沒有現在快樂,不會認識這麼多志同道合的好友,眼界也不會開闊,更別說會有和VOGUE合作的機會。

所以就在2013 年9 月,大約是退伍後的半年,樊為聖隻身來到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城市–New York, 他就像海綿一樣不斷的吸收新知,透過到處探索和拍照來累積自我能量,同時也和在那裡新認識的攝影同好一起到處去探險,尤其是那些還不曾親自看過/拍過的地方。打開他的Flickr 相簿就如同在觀看一本景點型錄,除了New York 之外,Pennsylvania( 賓夕法尼亞州)、California(加利福尼亞州)、San Francisco(舊金山)、Vermont(佛蒙特州)、New Orleans(紐奧良)、Tokyo(東京)、Kyoto(京都)、Yokohama(橫濱)、Fujisawa(藤澤)、HongKong(香港)和家鄉台灣都有他走過的足跡,就如同他在個人簡介中所說的:『人生就像冒險』,所以探索那些未知的事物是他一直都很熱衷的事情,而且每次出去都會有滿滿的收穫,無論是作品都或心靈皆是。「我通常和同行的朋友特別喜歡早起拍日出、日落,以及捕捉那些光影跟晨霧,這是一種享受拍照的樂趣和過程。」而他也將成所攝得的影像分享在Instagram,並積極地更新當中。「因為Instagram 可以說是目前最多人在使用的社交平台,曝光機率相對較高,很多廠商都是透過Instagram 看到作品進而來信詢問合作的可能。」所以後來他在當地開始接到一些人物和服裝類型的案子,甚至還得到去紐約時裝周後台進行花絮拍攝的機會,而這些對樊為聖來說都是難得可貴的經歷,在這頂尖的大城市,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設計師和文化交流,激起的火花不是仙女棒,而是像天上的煙火,璀璨且耀眼。

讓大家開始認識他的契機

聊到樊為聖之所以開始被外媒注意到的原因, 其實是『Through ThePhone』這系列作品的緣故,好奇問了他這組作品的創作起緣為何?他說其實是無心插柳的結果。「還記得拿到iPhone 5 的第一天,當下想試試看螢幕畫質是不是比iPhone 4 來的更優秀,所以就拍下了這系列作品的第一張,而之後只要外出拍照偶爾也會拍攝這樣的畫面,並陸續上傳到Flickr,久而久之就累積了一些同系列的影像。只是我一都沒有特別去整理,直到有陣子在歸類照片時創立的一個名為『Through The Phone』的相簿,然後將這些照片通通丟進這個set,沒想到過不久被一個外國的設計網站Designboom 刊登了,並且接著陸續就被轉貼在其他網路平台上,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滿有趣的。」而他也表示到目前為止還是偶爾才會拍攝這類的照片,並不會因為受到關注而開始大量創作,持續去探所未知並記錄眼中的世界依然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開啟與世界的連結

看到在New York 已待了一年多也逐漸有些許成績的樊為聖,總會令人好奇他的攝影之路是怎麼開始的,又是有什麼樣的轉變,才會有現在的影像主題與風格。回憶一開始握起相機的契機,大約是在高中時期買了人生第一台相機FUJIFILM FinePix S5000開始的,雖然只是一台高倍率變焦的類單眼,但卻無形中開啟了他對影像的興趣,因為當時覺得能夠將眼前的畫面記錄下來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所以那段時間他最常拍攝的就是同學的笑容、多變的天空、發亮的路燈和路邊的野狗,沒有任何企圖心和技巧,但心靈卻因此而富足,「這些照片至今我都還有留著,因為它們對我來說非常珍貴,那正是代表著攝影的初衷,單純而快樂。」樊為聖笑著說道。就這樣持續拍了三年,有天在朋友的推薦下開始使用Flickr,而也是這個打開他眼界的窗,讓他從上面接觸到許多國外的影像並深感震撼及欽佩,發現原來影像可以這麼的有氛圍、有故事、有想法和共鳴,於是開始認真看待攝影這件事,並嘗試從最基礎的觀念學習,試圖想要讓自己的作品能夠變得愈來愈好。

而在求進步的同時,樊為聖也意識到手上的那台類單眼相機已逐漸無法滿足他,因此在大一那年入手第一台單眼相機Canon EOS 400D,之後2010 年底再升級成Canon EOS 5D系列並使用至今。雖說如此,但其實可以發現他不是個盲目追求器材的攝影人, 除了已使用多年的EOS 5D系列之外,最常使用的鏡頭就是EF35mm F1.4L,「我不太會去了解各種相機鏡頭的差別,也不追求要收集到多少的L 鏡,基本上只是這顆鏡頭的焦段符合我的需求這樣就夠了。再加上我出門只喜歡帶著一機一鏡,而且最常拍攝的地點就是街頭,EF35mm F1.4L 不會因為太廣而變形,也不會因太望遠讓畫面感到壓迫,所以它就成為我最喜愛的鏡頭。」從他的作品就可以了解到當把一顆鏡頭用到出神入化是何等境界?凡舉人像、風景、街拍、生活、工作和創作,都是他用這一機一鏡組合所拍攝出來的,誰說器材一定要多?「買得多不如用得巧」,樊為聖將這句話做了最好的詮釋。

繼續留在大蘋果逐夢

回想起移居New York 到現在的這段時光,他覺得是段人生中不可思議的旅程,雖然隻身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國際級大都市,但卻運氣很好認識到現在這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們,縱使大家都是不同膚色的人種,但熱愛攝影的心是緊緊相繫的,有困難彼此會互相幫忙,這也是當初若選擇待在台灣將York 至今,無論是在生活或是工作上是否有過難忘的經歷?他想了片刻答道:「像我剛來到New York 的第二個禮拜,就跟幾個在網路認識的攝友一起出來拍照,我們的目的地是一個火車會通過的隧道,但那個地方其實是禁止進入的,拍了一段時間就碰到警察開車來臨檢,我們當下就像是美國影集裡嫌犯被逮捕一樣雙手放在牆上背對警察搜身,也因為當時剛去語言能力不是那麼好,遇到這種情況我幾乎嚇傻了,還好在搜完身後就讓我們趕快離開沒有進行逮捕動作。另外就是我在紐約時常會到處去尋找制高點拍攝城市風光,而也有被警察前來關切,最誇張的是有一次還被當成恐怖份子逮捕,但其實後來才知道很多頂樓都是禁止進入的,包括一些公寓也是,更因為911 的關係,美國對陌生人在高處都抱持高度警戒的態度。」由於台灣、New York 兩地都待過,樊為聖也有一些心得與我們分享。他表示這邊從業的人口眾多,相對要與人競爭也更困難許多,但跟台灣相比, 專業較會受到尊重, 因為他們的觀念認為攝影即是藝術,而不是一種工具,不管你有什麼想法只要提出來,別人都是給予相當的肯定,而且在這裡有什麼機會都要靠自己主動去爭取,不能害怕與人接觸,必須懂得如何推銷自己,才會有嶄露頭角的機會。至於對自己未來的打算,他覺得自己在New York 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目前會以自由影像工作者的身分繼續待在那裡學習求進步,他也不否認其實出來久了自然會想回去陪陪家人,但至少要等到做出一番成績再回來也不遲。對於這位勇於逐夢的人,我相信離成功的日子一定不會太遠,也深深地祝福他。

什麼是Met Gala ?

又稱Met Ball,是由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舉辦的慈善晚宴,被譽為時尚界的奧斯卡,也是一年一度的盛會,從1971 年開始舉辦,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題,而其主旨是為進行慈善募款。2014 年展出的主題為“Charles James:Beyond Fashion”,主要是要向美國第一位時裝設計大師CharlesJames 致敬,Charles 最具代表性的設計則是充滿建築學結構感的華麗禮服,一件禮服重達約23公斤,但看上去卻輕盈無比。

 

樊為聖Sam_Fan

1987 生於台北市。自由影像工作者,現居於紐約布魯克林。於七年前開始拍照,並熱愛旅遊以及探索新事物,喜歡以街頭作為攝影主題。
Instagram | @samalive
Web | www.samalive.co

 

 

本文已取得出版授權,原文節錄自《DIGI PHOTO 1.2月號/2015 第71期》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