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圖構圖,常常總是讓人聯想到三分構圖、井字構圖,但構圖並不是一套死的法則,它真正的目的,是要趣味地、活潑地、安排畫面中的各種元素,讓畫面有更多的亮點吸引觀看者的目光。下面我們就會看到,如何有趣地並列主體的局部,形成對比;以及如何掌握主體和背景的關係,讓背景的干擾因素降到最低,並突顯主體。

突破景框

此手法與前一種影像背道而馳。現在我們不是小心翼翼把東西塞進去,而是反其道而行,把東西小心翼翼拆成兩半,以達某種目的。我分別到不同地點,拍攝這兩頂著名的太空帽:分別是阿波羅和「星際大戰」黑武士達斯維達的太空帽(保存地點相隔甚遠,一個在休士頓,一個在聖拉菲爾的某個祕密倉庫)。不過,我想將兩者一併呈現。在此就以小圖解釋兩種方案:一種是簡單左右排列,一種是結合起來。原本的照片太寬且平淡無奇。各露一半較讓人意外,也才會趣味盎然,加上太空帽基本上跟臉龐一樣是對稱的,因此效果極佳。如此一來,對稱影像便大功告成了,只是與第52頁的對稱影像方向相反,那是將視覺焦點置中,這裡則是予以分開。

▲另一種處理手法是將兩頂太空帽融合為一,或許還可藉對立的背景來增強對比。然而,太空帽高度如有差異,效果便會減損。

▲若簡單左右排列,畫面顯得平凡無奇。

▲透過左右剪裁分割,將每頂太空帽恰一分為二。

 

極端

拍攝對象的擺放位置有很多種,最極端的是放在邊緣或角落,坦白說這也是最難成功的情況。景框的目的是要圈住畫面,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則這種擺放方式只會看起來不倫不類。可能原因有很多種,端視畫面及攝影師想呈現什麼;然而,只要有邏輯可言,觀者通常會接受,但贊不贊同就不一定了。採取這種手法,通常是要讓背景主導拍攝對象,而最常見的情況就是涉及人物及特定情境時。以此例來說,戴大禮帽的股票經紀人(沒錯,以前有些人確實會戴大禮帽)會擺在下方角落,完全是基於邏輯和圖形上的考量。這張要拍的其實是英格蘭銀行,雖然圓柱別具特色, 仍需路過的人物幫襯。我用插圖進一步解釋此概念。而要以圓柱填滿畫面,不留空隙,就必須採取這種銳角,人行道自然也就削去了一大半,最後只剩右下方狹小的三角空間。

▲圓柱之間若露出明顯空隙,照片效果就會較差強人意,或至少較為複雜。

▲圓柱是很強烈的背景,但若能抓好角度、遮住後牆,效果更佳。

 

瞬間

不論任何動作,實際瞬間通常都是關鍵, 且往往只有那數百分之一秒。以上述兩個例子來說,重點在於選擇的畫面與景框, 行經人物則是變數。人物會如何在景框中經過,或許會符合你的預期,但百分百料中的機率微乎其微。以本例來看,這排位於某英國臨海小鎮、五顏六色的傳統海濱小屋,構成圖形密度極高的情境,亟需加入行人以增添生命力。碰到這類情況,最佳辦法除了等待,就是在構圖內規劃一至兩個空隙,等待人物剛好通過即可拍攝。而要達到效果,人物絕不能跨越任何圖形線條,否則會前功盡棄,因此,在白色空間內精準捕捉這名女孩,就顯得益發重要。

以下其他作法多半都差強人意。就如最後的插圖所示,可以成功拍攝的位置非常狹窄。

▲這些失敗作品多半是擺放位置不佳。

▲以130mm鏡頭稍微搖攝,以三種預期位置的中央地帶為拍攝時機。

▲綿延不絕的情境,有待人物經過,而其中三種擺放位置最清楚明瞭。

 

本文已取得木馬文化授權,原文出自於《用構圖引導視線:圖解攝影師之眼,拍出讓人多看幾眼的構圖訣竅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