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暮時刻,冬日京都的陽光稀釋在冷空氣中,剛下過雪的軟土帶些濕滑,卻止不住加快中的腳步,為的是魂牽夢縈已久的金閣寺。國中時期迷上日本文學,光是三島由紀夫《金閣寺》就重讀好幾回,沒有觀光指南的引導,文字描繪下的金閣寺已在腦海中烙下雛型。

「儘管父親從不曾說過,金閣是金碧璀燦輝煌的描述,但在他口中,世間再沒有比金閣更美的絕品。當時不論從字面上、音韻上理解,金閣寺的美是無法言喻,也是我心中獨一無二的。」

尚極致美的書中主角「溝口」小時候聽父親對金閣的描述後,內心便十分嚮往,進而央求父親死前送他至金閣寺修行。

參拜步道一轉身,金閣寺靜矗鏡湖池畔,金碧輝煌的三層閣樓建物光采奪目,薄稀微光中,夢幻般的雪粧金閣輝映成不同層次光束映入池水、庭園與天地之間;飛舞躍動的金色鳳凰忤立在屋項,靜候旅人的到來。

「我對金閣寺的美感到嫉妒。」「這美麗的東西不久即成灰燼,那麼,真實的金閣寺便和我幻想中的金閣一模一樣了。」

因無法承受金閣的美,進而想擺脫這羈絆,書中小和尚最終縱火焚燒金閣寺。

而史蹟記載的金閣寺,1950年時因大學生林承賢引火自焚,讓金閣寺慘遭焚燬,「金閣炎上事件」震撼全日本。三島由紀夫依據此事件實地考察、蒐集資料後,改以小和尚為主角,於1956年發表《金閣寺》一書,並旋即譯為各國文體發行,轟動全球,讓他自此躍上國際舞台,不但譽稱他為「日本的海明威」,更曾三度入圍諾貝爾文學獎,也讓金閣寺自此與富士山齊名,並列日本最代表性的名景。

「從這裡看不見金閣的形狀,只看得見卷卷濃煙和衝天火焰。樹叢間飛舞著無數火花,金閣的上空宛如撒滿金沙般。」


本名為「鹿苑寺」的金閣寺,1397年由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滿建造別墅「北山殿」,並作為政治中樞。後來在他過世後,其子足利義持將北山殿解體並縮減規模,僅留下舍利殿,經夢窗疏石禪師改建為禪寺,並任開山祖師,成了今日的金閣寺。


三層樓的建築,最下層亦是寢殿式的法水院、中層為武士宅第式的潮音閣,最頂層則是唐朝佛殿式的究竟頂,不同建築樣式卻巧妙和協。除底層外, 2、3層金箔貼牆,為彰顯幕府武士一統天下的至上權力,塔頂裝飾一具金銅合金的鳳凰象徵吉祥。以鏡湖池為中心的池泉迴游式庭園,借景衣笠山,西、北兩側群山環抱,池中葦原島、鶴島、龜島等次序性錯置,奇石相襯,金閣寺倒映於池間,光燦奪目,而以「金閣寺」美譽聞名。雖曾因火燒金閣而重建的30年間,金閣不再閃閃發光,最後寺方決定重新貼上金箔,復原成昔日樣貌,也才有機會在今日目睹美麗的金閣寺。

「沐浴在夕輝中的青翠山腹,就像野地中豎立的金屏風,教我見了不禁想像起金閣寺。每當眼見耀眼的陽光閃耀在遠方水田時,我常想,這就是未曾謀面的金閣投影吧。」

少了京都寺院的古樸,金閣寺的美卻也是其他寺院所難以比擬。順著楓林步道遊園,書院庭院旁的「陸舟之松」五葉松,樹齡已達600年,蒼松蓬勃形似船舟,據傳由足利義滿親自栽植,船頭還朝西,意味著西方極樂淨土。

夏日來訪,濃郁綠蔭掩映,京都的酷暑讓金閣寺光芒四射;秋楓再訪,入口處漫天楓紅與燦陽同等熱情。幸運地人潮不多,也稱不上擁擠,依舊耀眼的金閣寺映在池間,美麗的投影與紅楓竟如此觸動人心,比起書中主人翁,自己是何等幸運,沐浴在夕輝那陶醉又夢幻的豐秋,心中閃耀的喜悅正如金閣寺那般閃耀。

遊走在金閣寺庭園,總給我如夢境般的展演歷程,卻也老是聯想起書中,那嚴重口吃、長相醜陋,內心又沉溺在自我幻想中的小和尚。心隨著小說動線挪移,像是極欲探觸嵌藏主角的心靈傳說。極致的美,真的會導致內心扭曲與幻滅,讓人又愛又恨嗎?

希冀、想像、渴盼、失落、未知,三島由紀夫那深自心靈所創作出的獨特作品,詮釋著生命樂曲中所有的主題,讓金閣多了故事及想像,但終究文學的謬思還是遠超越出我的理解。

我沿著山間小徑漫步來到高處的夕佳亭,等著迎接夕陽餘輝的同時,心繫的卻仍是倒影在鏡泉池中,那永恆的金閣。不再如小說中溝口形容的高聳入天,但魂牽夢縈的滋味倒是嚐到了。

延伸閱讀

樂遊東京:這裡的春天,很不一樣

東京印象再啟動-東京車站城

樂遊東京:坐遊覽車跟著車掌小姐去旅行

東京珈琲時光TOKYOブックカフェ紀行

本文摘自《藝起遊東京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