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寺與相國寺、建仁寺、東福寺及萬壽寺在寶町時代被制定為「京都五山」,位居五山之首。佔地廣及3公頃,光是現在從正門入口走到北門,竹林之道已繞過大半個山頭,回顧歷史資料才發現,當時曾遍及33公頃,幾乎整座嵐山都在天龍寺範疇內,隨著室町幕府的衰亡,加上歷經八回戰亂及祝融之災,除曹源池外,多數建築都在明治時代才重建,即便規模縮小,但光是現在的寺境也足以逛上近半天之譜。

每當秋日,總門前庭大片楓樹瞬間轉紅,與嵐山街區同樣繽紛熱鬧,從這入口,經過長長參道便可抵達方丈。

天龍寺之名,取自建造者足利尊氏將軍之弟某天夢見寺院南方大堰川中,有金龍騰空飛昇,因龍向來被視為守護佛法,於是改名為「天龍寺」,境內隨處可見龍騰之姿造型外,在法堂「坐禪堂」內部除奉有釋迦、文殊、普賢等尊相,屋頂鏡天井的「雲龍圖」更是鎮寺之寶。第一代由畫家鈴木松年所繪,當時由60多位僧侶齊力磨墨而畫成,於是寺方便在庭園內立以巨大「硯石」紀念畫家外,也供祈求書法學藝精進者來參拜。現展示的雲龍圖則已是第三代,由名畫師加山又造所繪,畫龍還真得點睛,從不同角度仰望注視龍的神情,炯炯有神反像注視遊客,真謂八方睨龍。

多花100日圓買張本堂參拜券可經由大方丈入庭園。大方丈裡安置著日本藤原時代所作的正尊「釋迦如來坐像」,木質迴廊如竹林隧道,曲折其間自是一番淨心。

大方丈西邊側是境內最知名,也是唯一自初建之始便完好留存至今的「曹源池庭園」,行走到大方丈內,歷史悠悠,望向池庭,由迴廊欣賞庭園之美。

平安初期,嵯峨天皇的皇后橘嘉智子在此地建立檀林寺,之後荒廢達四個世紀之久,後嵯峨天皇與龜山天皇才在此設立離宮,因西側小倉山姿影與龜甲類似因而得名「龜山殿」,天龍寺的山號「靈龜山」也因此典故而來。

1339年時,足利尊氏將軍為撫慰南北朝戰亂而死傷的將士,並為後醍醐天皇祈禱冥福,便請來聲望極高的夢窗疏石禪師將龜山殿改建為寺院,並擔任開山住持。始建之初僅有開山堂、臨川寺及篩月軒,為籌措龐大的建造資金,尊氏便採用禪師的建言,使用室町幕府公認的貿易船「天龍寺船」,重新開始與中國的貿易,用所得利潤創建了天龍寺,中國文化也因而大量傳入日本,使五山文學到達最高峰。在世即備受尊敬的夢窗禪師,在深山中修行多年後,發願在各地建立寺院,40歲之後開始設計庭園時,便發揮過人天份,除天龍寺最代表的曹源池庭園外,膾炙人口的西芳寺也是他的舉世傑作。

池泉迴游式的的曹源池庭園,白砂、綠松等植栽,配上沙洲型水灘,池內取材自鯉躍龍門的構想,表現出力爭上游的龍門瀑布、石橋等,另一方面也巧妙借景遠山,以愛宕山、小倉山、龜山及嵐山為背景,四季花卉帶來一幅生意盎然的禪門意境。

坐在緣側端視庭園,600多年前的舊貌,有著佛門的禪風清幽,也有著貴族閒情雅趣之情。初次觀拜時值冬日,人煙稀少,棲身在緣側,清寂飄逸的韻味最適合用以沈澱心靈。天龍寺內種有染井吉野櫻、枝垂櫻共有200株左右,四月上旬嬌艷櫻花美景倒映在曹源池中,山水相澗,櫻花群開,櫻雪迷漫間,如置身畫中,散發著空靈美感。 

偌大寺境如百花園,春櫻、燦楓外,玫瑰、茶花、杜鵑繽紛綻放,巨大硯石旁的觀世音菩薩立像前,自地下80公尺湧出來的靈泉,滿是愛的祝福,漫遊在庭園時,當下都可感受到春風沐浴,幸福直暖心田。

從北門步出,正是竹林之道,陽光灑下疏落光影,想起寺內篩月軒門楣上還掛著夢窗國師題筆的「篩月」兩字,這番禪境描繪的不正是當下嗎?

延伸閱讀

上野散策

東京印象再啟動-東京車站城

淺草.藏前散策

360度看東京晴空塔

本文摘自《藝起遊東京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