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東京「江戶」在日文中為「河口」之意,當年建立江戶城時,看重具優勢的地理位置,並因應作戰守備及軍事所需,挖濠溝、堀堤土便於引水。當年充滿政治作戰意味的濠、堀,現今多埋填成道,殘留下來的護城河兩旁種滿櫻花樹,碧水綠蔭夾道,成為市民休閒遊憩的最佳去處。

皇居西側的「千鳥之淵綠道」便是其一。從半藏門到田安門這段河面,形似千羽鳥振翅展飛的模樣而得其名,每逢春神來臨,兩側粉櫻大肆綻放,大片花海沿著高低交錯的櫻隧道包圍著旅人,寫下春語的浪漫情懷,也讓這裡成為東京都內少數可與東京弘前、角館相抗衡,擠進日本前三大櫻花名景。

前後連接北丸公園及千鳥之淵公園,這條綠意盎然的步道平日就是東京人喜愛的散步道,還可划船圖悠閒。春櫻盛開之際,夾道的染井吉野櫻枝長垂及河面,迎風搖曳的粉櫻瀑布,倒映在水面,煞是好看。

一陣春風拂面,為數驚人的櫻吹雪猶若片片櫻瓣粉淚,輕落碧釉水面,待船隻划過,撩開一片粉紅漣漪,一旁野鴨群也同樣戲水地正開心。

真是「落花水面皆文章」,不論從什麼角度觀賞,美的驚喜都洋溢在幸福的臉上及讚嘆聲中。

九段下的北丸公園入口處又是一陣驚喜。北丸公園位在皇居對側的高堤綠地上,櫻木茂密,河水充盈,與千鳥之淵綠道的櫻花,連成一大片繽紛的花見天地,環繞四周。門口處粉櫻燦爛,密織遮天成隧道,枝椏與朵朵櫻花在陽光投射下,樹影、花影成了早春最簡單的元素,交織其中的,則是成群趕著入學式的新鮮人,這是一處人生階段的故事新起點。

粉色雪白的簇擁之下,人總流連忘返,不忍離去,遠眺靖國神社大鳥居,或又登上步橋,看花海連成串的壯觀景緻,從白天到夜晚,各有其風采。

雖夜間打燈不若白天的如夢似幻,但人潮更多,交警的動線管制消化不及蜂湧前來的民眾,許多剛下班西裝畢挺或俐落套裝的上班族成群結隊,有備而來,在櫻花樹下飲酒笙歌,縱情享樂,盡情解放自我,沿途更是白亮夜燈與相機閃光燈同步齊開,在花簇碧水間,上演一齣微熱感的夜櫻記事。

北丸公園對街正是鼎鼎大名的靖國神社。和千鳥之淵綠道上祭祀著二戰時許多在海外戰死的無名英雄不同,靖國神社因供奉著二次世界大戰中陣亡的將士,而被許多人視為日本軍國主義的象徵、戰犯之地,在訴諸世界和平的理念下,戰後連日本領導人都會刻意避開這敏感之地,直到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打破慣例,來此參拜為國犧牲的日本先烈,繼而引起中國的不滿。

拋開沉重的歷史及紛紛擾擾,從神社的巨大鳥居進入,入口處是兩排大銀杏並木道,秋天時的入口處,不論白天或夜間來訪都別有風味。春櫻祭典中的靖國神社較平日更添熱鬧氛圍,形形色色攤販聚集其中,從白天到夜間如廟會般,香味撲鼻。

走進社境,偌大的靖國神社展現氣勢之美,清幽古徑,伴著碎石子路的沙沙聲,高大杉樹間,鳥語、烏鴉輕聲齊鳴,染井吉野櫻、山櫻花、緋寒櫻和枝垂櫻等不同品種的櫻木繁多。

清早前來,純白鴿隻穿梭展翅飛翔在櫻花林木中,只見穿著傳統服飾的巫女,拿著掃帚清理寺內庭園或整理祭典販賣品,優雅的身影,細膩的動作,像極了微寒早春的美麗小插曲,淡淡地卻讓人印象深刻。

傍晚後又是另一番風景,三五好友大隊人馬、又或全家總動員,櫻花樹下擠滿黑鴉鴉賞櫻同樂的人群,到底這才是拋開壓力下,日本人的真性情啊!

歷史成敗難以斷定是非,或許帶著純淨而喜悅的心情來訪千鳥之淵、靖國神社,用另一種歡慶的心情,再次遇見微寒早春中,在日光及櫻花樹下甦醒的靈魂。

延伸閱讀

旅行?還是拍照? 旅遊攝影器材與拍攝建議

旅遊攝影:交通動線、器材準備小撇步

東京新名所:10大新景點舊城區巷弄私旅

東京建築,法國風情

本文同步刊載於 東京新名所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